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葉某雖然並非大富大貴之人,但是一身家底也是不差,大長老覺得有何物品是足以打動在下?”

    葉天看著對方。

    後者面露猶豫,最終還是從袖中掏出了一樣東西。

    那是一個石器方塊,表面溫潤,也無花紋,瞧起來普普通通。

    卻是如此一樣普普通通的石方塊,在葉天面前出現那一刹那,引得後者一陣心悸。

    “這是何物?”

    葉天忍不住問道。

    “這是先祖所留下的,據說其中有他能夠如何成爲強者的秘密。”

    大長老說著,遞給葉天。

    後者遲疑一下,還是接了過來,拿在手中以神識探看,並沒發現特別之處,但是那種萦繞在心頭的悸動始終不曾褪去。

    “試著以陣法之力去溝通。”

    百相提醒道。

    葉天恍然。

    先前這大長老說自家先祖最擅長的就是陣法之力。

    于是葉天運轉著丹田之中那青藍相間的陣法之力,順著經脈緩緩流入掌心之中,而後再注入這方塊石器。

    陣法之力剛一接觸到這石器的表面,葉天瞬間感覺到一陣龐大的吸力,從他掌心之中的石器上傳來,而後體內的陣法之力就不受控制的瘋狂,向石器之中洶湧而去。

    一切發生得迅猛,只在一瞬間連他也沒有反應過來,而他體內原本龐大的陣法之力,在這石器的猛烈吸取之下,也沒有堅持過三息時間。

    三息過後,葉天眼前一黑……

    將他喚醒的是呼嘯的狂風。

    從方才昏迷過去,到如今逐漸有了清醒的意識,葉天感覺只過去了一瞬間而已。

    他聽到耳畔有呼嘯不絕的風聲,也感受到臉龐有細沙拂過,他努力想要睜開眼睛,卻發現絲毫動彈不得,只能默默地感受著肌膚上的風沙侵蝕。

    過了許久之後,他終于可以睜開眼睛,但是入眼的卻是昏黃的天。

    這是鬼界的天空嗎?

    葉天看到眼前的景象之後冒出來第一個想法。

    鬼界的天空應該是星空盎然,可是如今映入他眼簾的這片天空沒有星辰,只有一片昏黃,這是不屬于夜幕的顔色。

    他想要動彈一下,卻發現自己的身體根本不受控制,連一個指節都無法彎曲。

    他能感受到嘴唇已經幹涸發裂,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聲,可是卻無法控制這具軀體。

    但接下來他蓦然間起了身,可葉天唯一的感覺只是眼前的景物突然間轉換,由那頭頂上的天空變成了眼前一片草原。

    這是一片一望無際的草原,沒有山峰,沒有砂石,只有一眼望不到邊,綿延向遠方的綠色。

    “江神,大道封爲水神不要,如今竟然還敢反抗大道親自敕封的天道!好大的膽子!”

    葉天聽到一個婉轉似靈泉的聲音從腦後傳來。

    然後身體轉了過去,映入眼前的是一個女子。

    那女子身材高挑豐腴,一張小臉長得精致,三千青絲及腰,皓腕凝霜,蔥蔥玉指搭在一把玉面琵琶上,眉目間卻透著煞氣。

    “骨娘,我道不同不相爲謀,大道想要對付我也不是一日兩日的事情,不過他礙于規則無法出手,所以才會找這些撇腳的理由,再讓們一起對付我,怎麽?在我面前還要念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嗎?”

    葉天清晰地聽到從自己的咽喉裏發出了不屬于自己的聲音。

    他一時間弄不清眼前是何種情況,但是卻能感受到從自己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如此危險,只是也如此陌生,並不屬于自己。

    “縱然不爲自己考慮,也要爲的後代考慮,知道得罪了大盜是什麽樣的下場。”

    女子冷聲道,眉眼間的煞氣逼人,令葉天也感到一陣心悸。

    這女子絕對是天道修爲!

    葉天心道。

    而他“自己”,若是與那女子相比只強不弱。

    “不過是爲了一個區區水神的名號,就要讓我在他手底下俯首稱臣數萬年,呵呵呵,骨娘也不是第一天認識我,可能嗎?就算是遺禍後代又如何?他不能真正動手,無非就是將他們困住,限制他們的修爲境界,僅此而已,如此也好避免外界的禍端,享個平安喜樂,算什麽遺禍。”

    這被女子成爲江神的男人笑道。

    而葉天聽到這裏瞬間想起了先前自己手中的那個石器,又想起了大長老所說這百裏爲界限,將他們的修爲跟自由囚禁在這裏。

    這是那村莊的老祖?!

    葉天曾以爲這不過是個傳說而已,現如今石球似乎給了他不一樣的答案。

    他如今清晰地感受到這氣息是做不得假,它只是昔日的記憶,若是沒有體會過真正的天道氣息,若是沒有真正對戰過天道級別的高手,也無法造出如此記憶。

    “既然冥頑不靈,今日就休怪我不念舊情。”

    骨娘說道,身子懸浮于半空之中,衣裙隨輕風飛揚,風華絕代。

    “應該知道憑借一個人是無法把我帶回去。”

    江神道,在空中虛握一下,一團水波蕩漾浮現,瞬間化作了一柄巨錘。

    葉天能夠感受到從這巨錘之上所傳來的氣息,充滿了蠻荒的力量,似乎一錘就能夠將一座山嶽給砸毀。

    而他也能夠清晰地體會到它的觸感,溫潤中帶著沈重,無比合手。

    “要是他一個人不夠的話,若是再加上我呢?”

    一個精壯的男子從天而降,身披黃金甲,手中拿著一把寶劍,身後的鬥篷獵獵作響,一條猙獰的巨龍盤旋在他周圍,向著江神咆哮一聲,惡臭血腥的氣息撲面。

    而江神什麽也沒做,只是冷冷的看了它一眼,那巨龍就仿佛見到了無比恐怖的事物,一刹那現了原形,連忙閉上嘴躲在自己主人身後。

    “天銘,可知道我所主乃是天下萬江,這巨龍可過天門也不過是我法外開恩,讓他走江入海。怎麽?如今換了個主人,還敢欺負到舊主頭上?不怕我把剝皮抽筋炖了湯?!”

    江神聲音豪邁,前半段是說給那男子聽的,後半段則是說給那巨龍所聞。

    而後者似乎能聽懂人言,當江神說完之後連忙露出討饒神色,一改先前威風的模樣。

    “慫貨!”

    男子似乎氣不過,直接一腳講那巨龍踹飛。

    後者哀嚎一聲,蜷縮在角落裏不敢上前,甚至還裝模作樣地吐出一口龍血,表示自己已經受傷,無法參加戰鬥。

    骨娘冷冷看了那龍一眼,表情不屑。

    “回去就把炖了!”

    持劍男子見那巨龍如此模樣更加氣惱,惡狠狠威脅道。

    後者哀嚎幾聲,索性裝作昏倒了過去倒地不起。

    “又何須將氣撒在他的身上,若是大道讓一人,前來來對付我,可敢?”

    江神冷聲道。

    “哼,也好意思,我不過是新晉天道,而身爲萬界水神一身天道修爲早已登峰造極,與我單打獨鬥,還真是看得起我。”

    那名爲天銘的男子還頗有幾分趾高氣昂。

    “這是兵慫慫一個將慫慫一窩,我說那水龍爲何如此膽怯,原來是跟學的。”

    骨娘冷笑一聲。

    “真多廢話!趕緊跟我一起把他抓拿回去,也好早點與這瘋婆娘分開。”

    天銘說著,紋身突然爆發出一陣強烈的光芒,照耀了整片天空。

    猶如一輪落入凡間的太陽,刺目非常。

    而那女子也沒有再對隊友冷嘲熱諷,輕輕彈一下琵琶,蕩漾的音波宛若實質一般的向著江神這頭飄蕩過來。

    而後者只是大吼一聲,這音波浩蕩,直接將那琵琶音給逼退,惹的女子一陣倒退。

    “若是再來兩個,恐怕今日還真要栽在這裏了,但是就憑們兩個還是有些不夠看,本以爲大道已經足夠重視我了,沒想到手機還是將我看輕了。”

    江神笑道。

    直接把巨錘高高舉起在半空,而後狠狠地向著地上一砸,瞬間地面被咋開一條尺寬裂縫,隨後就有潮水湧出,洶湧地撲向對面二人。

    “氣蒸雲夢澤!”

    天銘大喝一聲,渾身所散發出來的光芒不只是刺目那樣簡單,還帶著炙熱的溫度,將眼前洶湧而來的潮水給蒸發個幹淨。

    “這個是專門爲而創的招式。”

    天銘笑道,直接揮舞著手中劍向著江神揮去。

    “大道不過是覺得這天地之間只有黑夜太過單調,所以才把招那過去,今日把派到這裏,莫非他又想讓這天地恢複成有夜無晝的狀態?”

    江神說著,一手拍向地面,洶湧澎湃的海水從四面地上憑空生長高高湧起,帶著偉力規則,像是從四面拍來的巨大手掌狠狠地拍向天銘。

    後者身上散發出熾熱光芒,讓周圍所有靠近的水珠全都蒸發幹淨,但只是稍微阻擋了這巨大手掌落下的速度。

    而後只聽聞轟隆一聲。

    男子就被毫不留情的拍向地下。

    這一震,周圍土地坍塌崩潰,顯出了一個以江神爲中心的巨坑。

    若是從遠處看來,就可發現這三人的身影都是龐大無比,如小山一般的巨人,在這天地一角,發動了一場驚世之戰。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過往

    “江神,忤逆大道終歸是難逃一死,爲何還不明白?縱然今日將我們兩個抵擋回去,明日裏還會有更多的天道前來討伐,總有精疲力盡的一刻。”

    骨娘說著,口中在勸說,手上卻絲毫不留情面,那琵琶弦都快被他彈斷了,無窮無盡的音波化作刺耳的利劍一般,刺激著江神的大腦。

    “我甯可站著死也絕不跪著生,縱然死後亦不入他的輪回!”

    江神眉眼一冷,大吼一聲。

    其中蘊含的規則力量直接將骨娘手中的琵琶弦給震斷,後者也因爲自己手中的法器損壞而受到了反噬,噴出一口殷紅血液,倒飛了出去。

    江神一鼓作氣直接爆發出全部的力量,擊敗兩名天道修爲的強者,這操作讓與他同視角的葉天都有些心驚。

    那被四海之水化作手掌拍向地面的天銘如今在出現于江神面前時,已經奄奄一息。

    而那名女子倒飛了出去之後直接砸在山峰之上,將一座山巅給砸斷,落入一片森林之中,驚起走獸飛鳥無數。

    “真不愧是昔日的江神,縱然是強弩之末了,也能幹掉兩位天道高手。”

    一個很不合時宜的聲音突然出現。

    江神緩緩回頭發現身後站著一名男子,一身白袍,手中有一團靈動的水珠在指尖輪轉。

    面目含笑,生得俊俏。

    那葉天見到此人的第一眼不由一愣,因爲這人竟然給他一種頗爲熟悉的感覺,但他的記憶之中似乎並沒有這樣的存在。

    “就是被天道親自敕封的水神?”

    江神冷聲問道。

    又重新把那一柄大錘拿在手中。

    “不錯,我就是天道親自敕封的水神,來接管這天下的江河湖泊。”

    男子笑著,輕飄飄的從山峰之上落在江神的面前,縱然足尖是點在土地之上,也能泛起淡淡的漣漪。

    “比那兩個人好多了,至少修爲好的多。”

    江神淡淡道。

    葉天卻能夠察覺到他話語之中所蘊含的凝重。

    眼前這人絕不簡單,至少要比先前那兩位加起來所帶給江神的危機還要大。

    葉天猜測道。

    一方面也好像正如那男子所說,如今的江神已是強弩之末,另一方面則是眼前這人同樣能夠控制山川湖泊,並且修爲似乎補弱的模樣。

    “多謝前輩誇贊了,這是前輩掌管了水域如此多年,是時候該給我們這些晚輩機會。”

    男子笑言,言語之中頗爲恭敬。

    “想當年我憑借自己一身修爲掌管水域也無需任何人的認可,若是不服直接上門挑戰,所以我這江神之位是靠自己打下來的,沒想到如今這堂堂這水神竟然還要大道敕封。”

    江神不屑道。

    “時代變了,大人。”

    男子說道,一揮手,那手中的水珠瞬間甩了出去,化作了一柄細劍。

    “如今的時代已經進入了大道的輪回,屬于蠻荒的時代已然過去,想要成爲強者必須得到大道的認可,如您一般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闖出一番天地,已是不能了。”

    “無論時代再怎麽變幻,始終要依靠自己才是王道,由蠻荒時代過渡成大道時代,日後又會變化成怎樣的時代呢?今日是我們被淘汰,日後是們也說不定。”

    江神一面說著拖延時機,一面趁機恢複著自己體內所損耗的力量。

    方才接連打敗兩名同等修爲的高手,雖然說與自己並不相處同一等級,但也不是可以輕松完成的。

    “縱然前輩將自己恢複成巅峰時期,也未必是我的對手。”

    男子一眼就看穿了對方的意圖,坦言說道。

    “這後生倒是有些意思,叫什麽名字?有資格讓我自己記住。”

    江神說道,他確實對眼前之人産生了一些興趣,若是能夠殺了他的話,他必然會爲對方立一座碑。

    “若是前輩不嫌棄的話,可直接稱呼我爲——蜃。”

    男子笑道,那笑容瞬間觸動了葉天心弦。

    蜃?大道手中的天道?蠻荒時代不是數萬年前嗎?

    一片雜亂的信息沖擊著葉天的腦海。

    他分明記得那大長老對自己所說的是數千年前自己的先祖,可是蠻荒時代與大道時代的過渡早已經是數萬年前的事情。

    若是眼前這人真是自己所認識的蜃,那麽如今自己擁有視角的似乎存在的時間比他更久遠,那是大長老在說謊?

    葉天一時間有些摸不著頭腦。

    “蜃?倒是從來沒有聽說過。”

    江神道。

    “從前沒有聽說過無妨,日後這個名號必然會弘揚整個空原域,因爲我即將成爲這個世界新的主宰,萬裏水域也即將會迎來新的主人,前輩也可安然長眠于地下。”

    蜃笑道,語氣是極度的攻擊與謙虛,可是其中的內容卻是如此狂傲形成的強烈反差。

    “今日就看看有沒有這個本事,若是真的能夠打敗我,即便將這萬裏水域讓給又如何?”

    江神說道,不在廢話,直接一腳跺在大地之上,瞬間踏裂了十方土地。

    而從那十方土地的裂縫之中,也洶湧起了海水,那些海水圍繞著江神,甚至緩緩地將後者托舉起來。

    “若有足下萬裏海,足可掀翻乾坤天!”

    江神朗聲道,而後只見那腳底下的裂縫越擴越大,洶湧出來的海水也越來越多,將四方淹沒成了一片湖泊,而後還在不斷慢慢擴大。

    隨著這一片水域的擴大,那江神的身影也被這水托舉得越來越高,想要直接沖破這片天空去尋找蒼穹之後的大道。

    “若真讓前輩找上門去了,那我這水神可是很失職的。”

    蜃笑道,就是輕輕擡起手來,而後緩緩一壓,那將江神據上去的水珠瞬間又落了下來。

    前者轟然落入了自己所凝聚出來的這片湖泊之中,引起了萬丈的濤浪。

    江神沒有言語,只是冷眼望著眼前這名年輕男子。

    “話說……這片天空的顔色我很不喜歡,還不如夜色星辰。”

    蜃的視線被江神吸引到了天空之上,望見了那原本是夜幕的天空,如今被一片昏黃的顔色給占據。

    而後他又將事先緩緩下移,轉移到了飄蕩在湖泊之上的天銘。

    後者如今昏迷了過去,雖然奄奄一息,但始終沒有死去。

    “這個世界,還是沒有太陽要好。”

    蜃說著,似乎是在喃喃自語又像是在在說給那湖泊之靈聽的。

    然後天銘周圍的水域形成了一道漩渦,直接將他吞噬了進去,只冒出幾個氣泡就再沒了半分聲響。

    而後蜃再輕輕一招手,從那湖泊之中飄起了一團掌心大小的光亮,沒有實質。

    蜃直接將其召喚到的掌心之中,然後張嘴吞了下去,他的身體瞬間變換成了原本死去的天銘模樣,只是身上的黃金甲變成了一身白衣。

    “原來作爲太陽之子是這樣的感受,怪不得這家夥整日的耀武揚威,原來身體裏如此炙熱。”

    蜃笑道,看著自己的新身體頗爲滿意。

    而在一旁的江神此刻面色凝重,這家夥在自己的面前就直接展露這樣的邪術,的確是沒有存在讓自己活得離開的心思。

    身爲大道手下的同僚,若是自相殘殺,那必然會受到嚴厲的懲罰,這也是明令禁止的。

    可是對方如此肆無忌憚,說明就沒有想要讓大道知道的意思,殺人滅口,無疑是最好的方法。

    “這家夥成日裏在大道面前谄媚,如今又是幾次三番的對前輩出言不遜,我就替前輩將他教訓一番。”

    蜃笑道,似乎是在對江神解釋。

    可是在後者的耳中,這分明就是把所有的罪責推到自己身上。

    江神實力強悍天銘決計不是對手,後者死在了前者的手中,也不是什麽稀奇事。

    而如今蜃殺了天銘,只需要再把身爲強弩之末的江神給幹掉,如此一來死無對證。

    他再將二人的神魂全都吞噬掉,不僅可以增強自己的修爲獲得二人的能力,也免去了大道將二人的神魂拖入輪回。

    如此一來,永絕後患。

    “前輩,還請給後生晚輩一個機會,這萬裏水域的位置您已經坐了夠久了。”

    蜃說著,慢慢地靠近對方,當最後二人的距離不過一尺時,他才停下腳步。

    把人的身高相差不多,彼此之間眼神對視。

    江神的眼神複雜,更多的卻是無奈。

    而蜃眉眼之中卻是含著笑意,若是不明真相之人,必然覺得那如沐春風。

    可江神只覺得如沐陰風。

    “新晉水神,蜃。”

    “懇求前輩赴死!”

    這話音剛落,瞬間有數條惡龍從湖泊之中沖出,身披黑色的鱗甲面目猙獰,向著水神吞噬而去。

    而後者沒再言語就直接掄起手中的大錘,狠狠地向著衆惡龍砸去,一錘一條惡龍。

    蜃則在悄然之中飄然遠去,站在戰場之外笑看著。

    “真是莽夫一個。”

    他喃喃道,面上的笑意始終退散不去。

    那些死去的黑色惡龍又會重新融入湖泊之中,很快又被新的惡龍取代。

    如此一來,連綿不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