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在人類社會裏,守墳是一件很講究的事,對父母長輩應該如何守,穿什麽衣服,幾個年頭,繁文褥節極多。

    柳十歲有書生的身份,卻是修道者,不會在乎這些事情。

    在朝天大陸的四百年前,他結束了在一茅齋的學習,請示老師布秋霄後,便在師兄奚一雲墓前守了三年。

    三年後,他讓小荷結束了那間客棧的生意,離開了千裏風廊,去了趟海外,想勸顧清回來,未果。

    然後他和小荷回到了果成寺,在菜園裏住了幾年。

    住到第二年的春天,趙臘月便來了,也要他回青山。

    她的原話是,布秋霄看來短時間裏不會離開,既然當不了齋主,不如回青山。

    小荷在廚房裏做菜,別說發表自己的意見,就連去聽那場談話也不敢。

    狐狸精沒有什麽男主外、女主內的說法,她也不是想著打不過柳十歲,而是害怕趙臘月。

    井九飛升離開後,她對他的恐懼便盡數轉移到了趙臘月的身上,看到此女便覺得不自在,那便不如不看。

    柳十歲說道:“我以前是被逐出山門的,這麽光明正大地回去,感覺有些怪。”

    趙臘月渾沒當回事,說道:“讓卓如歲寫封掌門诰令便是,要是覺得這樣不方便……”

    柳十歲正准備說是有些不方便,就聽著了她的下一句話。

    “……那就把卓如歲踢了,來做這個掌門,畢竟才是我們神末峰正統一脈。”

    柳十歲不禁對卓如歲生出些同情,心想當初就不應該在神末峰蹭那麽多頓飯。

    這時候又有人走進了菜園,陽光穿過槐樹落在那張稚嫩的臉龐上,那雙眉淡的快要看不見,直接說道:“卓如歲腦子有問題,總找我麻煩,們如果想換掉他就盡快,免得將來惹出更大的問題。”

    柳十歲不知道趙臘月與童顔同時過來找自己做什麽,猜到是要商議大事,不解說道:“彭郎不是已經回信說在那邊沒事?難道們還真准備按白早說的那樣去雪原戰一場?”

    趙臘月說道:“我們想商量一下飛升後的事情。”

    按照以往的慣例,朝天大陸千年才會出現一位飛升者,現在看來這個必然會被打破。

    那些自天而降,落在各處的仙箓,替這個世界解決了很多問題。

    放眼此時的朝天大陸,不算在雪原的新女王與彭郎,這一代裏最有希望飛升的便是他們三人及卓如歲。

    饒是如此,提前幾百年便開始考慮自己飛升後的事情,還是顯得有些過于自信,或者說自。

    只能說他們都被井九影響了很多。

    童顔開始講述自己的安排,說完之後便回了雲夢山。

    趙臘月與柳十歲又說了些什麽,直至深夜才告別。

    站在菜園門前,她望著廚房裏的燈光與蒸汽,說道:“知道她會死的。”

    柳十歲沈默了很長時間,沒有說話。

    ……

    ……

    幾百年後,他們真的飛升了,再次在小菜園裏相遇,然後來到果成寺裏。

    趙臘月坐到廊下的木地板上,說道:“看來我們沒有算錯,那就看怎麽解決雪姬的問題了。”

    雪姬是這個宇宙裏最強大的存在,她有什麽問題需要幫著解決?

    趙臘月一直坐在崖畔盯著溫泉邊的那個少女,難道便與此有關?

    “公子以前說曆史基本就是重複,來到這個世界後,我發現還真是這樣,祖師他們和太平真人也沒甚區別。”

    柳十歲到石塔前,把那些落葉扒開,拿出了一個泡菜壇子。

    這是遊戲裏設計的隱藏環節,只有他這樣的人才會發現。

    趙臘月微微挑眉,說道:“別沈迷。”

    柳十歲說道:“我不在遊戲艙裏,我知道這是假的,不用擔心我,我反而有些擔心顧清。”

    是的,泡菜壇子是假的,泡菜是假的,菜園裏的白菜、田邊的槐樹與桑樹都是假的。

    小狐狸已經死了好幾年了,那只老狐狸也沒幾年了。

    柳十歲把泡菜壇子放到雨廊裏的某個角落,相信應該比較容易被人發現。

    兩個人走出果成寺,穿過還殘著鞭炮碎屑與臘肉香味的村落,到了東海畔,夜色已經消退。

    “顧清用情比更深,真有可能隨她一道死,甄桃倒不見得。”

    趙臘月的語氣很平靜,就像在點評一幅畫。

    柳十歲知道她大旨無情,不願意與她討論用情深淺這些事情,說道:“公子肯定希望他們都不死,都好好的。”

    遠方的朝陽從海裏一躍而出,仿佛在贊同他的說法。

    ……

    ……

    夕陽在海的那邊落了下去。

    巨人揮了揮手,天空裏便出現一場大風,從雲層裏扯下好些絲縷,就像吃棉花糖一樣。

    那些有著透明羽翼的精靈,被嚇得不輕,對著巨人的後背不停地喊著,叫嚷著,反正知道他性格溫和,不會在意。

    寶船看似緩慢、實則迅速無比地向著碧海那邊駛去,很快便把這些畫面與聲音扔在了腦後。

    數日後,寶船便來到了著名的鳴泉秘境外。

    顧清站在船首,看著遠方早已面目全非的大漩渦,聽著轟隆如雷的水聲,很自然地想起當年。

    當年師父用無上神通修複大漩渦後便昏死了過去。

    其後的那段時間,他帶著各宗派的無數修行者來回陸地與海上,終于把這件事情做成了。

    胡太後走到他身邊,望向遠方的大漩渦,臉上流露出微微怯意,說道:“別讓船靠的太近。”

    縱然是境界高深的狐妖,時光也在她的臉上留下了一些痕迹,但與花白頭發被海風吹亂、眼角已有皺紋的顧清相比,她明顯要年輕很多,甚至看著有些老少配的意思。

    現在的顧清早就已經是通天巅峰的大物,兩位妻子的境界也高的不像話,哪裏會擔心寶船墜入大漩渦裏。他知道妻子只是習慣性地表演自己的柔弱,如過往數百年一樣沒有揭穿,示意弟子們把船開走。

    過了大漩渦便是無風帶,海面平靜如鏡,又像是幽藍的緞面,直到被寶船像剪刀般切割開。顧清再次想起一些很多年前的往事,那時候在中州派的問道大會上,所有人都看著何霑在青天鑒幻境裏海面上行走……

    “何霑估計這次還是不會出現。”他有些遺憾說道。

    據說何霑這些年一直在白城小廟住著,在修行界現身的次數竟比他還少。

    “現在彭郎在雪國,女王從來不離開冰峰,獸潮也沒了,他還學什麽曹園?不就是要躲媳婦,實在過分!”胡太後冷笑說道:“我要是德瑟瑟,就去果成寺找禅子狠狠告他一狀。”

    顧清笑了笑,心想如果真要告狀,那應該去一茅齋找布聖人。何霑的身世以及布秋霄之間的關系,隨著井九飛升早已成了無人知曉的秘密。但那年顧清也在朝歌城,而且一直在旁協助師父,幾百年思忖下來,早就已經猜到了一部分真相。

    “我們真的要回青山嗎?”胡太後有些不自在說道:“把平詠佳要的東西送回去不就成了,爲何要回去?”

    時間可以讓很多事情變淡,比如愛情,比如烤魚的味道,也包括仇恨,但這件事終究有些不同。堂堂帝師居然帶著太後娘娘私奔了……就算現在景氏皇朝不像以往那般強勢,如果他們回到青山,修行界又會怎麽看?

    更何況那些還活著的老人們都記得,顧清才是井九心裏青山宗掌門的不二人選。

    所以數百年間,爲了景氏皇朝以及青山宗的顔面,顧清與兩個妻子極少回到朝天大陸。

    上次回去的時候,還是應城小荷的葬禮。

    當年小荷的生活都是他依師命安排的,兩人時常通信,交情不錯,而且她與妻子是同族。

    “五百多年了,想來總要淡些,而且這麽大的事,不親眼看著有些不放心。”

    顧清把飄舞的花白頭發栊到身後,用一根烏木筷子做成道髻,動作隨意,卻自然有份潇灑。

    胡太後知道他心意已定,不再多言,說道:“再過些年就回青山吧,就算不做掌門,在神末峰做太上長老也挺舒服,何必要留在海上被風吹日曬。”

    顧清修道有成,卻有著如此明顯的老態,自然是刻意爲之。

    她從來沒有提過,也知道他的心意,這番話的意思便是回應。

    顧清知道她是不願意死前的老態被自己看見,微笑說道:“我又不是因爲年紀小才喜歡。”

    數百年後,他的情話說的更加如意隨心。

    胡太後微羞啐了一口。

    這時甄桃從艙裏掀簾走了出來,剛好聽到顧清的這句話,看到她的這個動作,冷笑說道:“好一對奸夫**。”

    胡太後嘿嘿一笑,挽住她的手,說道:“我讓蘇州西山往東海送了些新鮮的枇杷,到時候我剝給吃啊。”

    ……

    ……

    寶船抵達朝天大陸之前,先到了蓬萊神島。

    與此同時,還有至少數百艘寶船,從海洋各處來到了這座以神木、船運著稱的大島港口裏。

    顧清帶著兩個妻子下了船,向港口裏走去,沿途聽著那些船工對話,才知道那位仙子已經好些年沒有在海上出現過了。

    他心想自己可做不到師父這般無情。

    來到蓬萊島的一家仙舍裏,陸續有異大陸的船商過來禀報事宜。

    在朝天大陸修行界的幫助下,現在的寶船航行速度要比五百年前快了十倍有余。那些曾經只在傳說裏出現的異大陸,漸漸變成了眼前的存在,自然變成了朝天大陸的附屬。

    這次爲了那件大事,西風大陸以及別的幾個大陸、大島都送了很多珍稀資源過來,用的當然都是蓬萊島的寶船。那些船商禀報事宜是一回事,主要是請示顧清,最後是各國自行結賬,還是由青山宗統一安排。

    青山宗對這種事情向來安排的很明白。

    顧清正色說道:“這等大事,蓬萊島能夠參與進來便是榮耀,不要給錢,不然對寶船王太不尊重。”

    ……

    ……

    最終蓬萊神島的寶船王沒有拿到一分錢。

    甄桃也沒吃到傳說中的枇杷。

    不是胡太後言而無信,而是因爲她們的船沒有在東海登陸。

    前些年顧清帶著她們回朝天大陸參加小荷的葬禮,船行太急,一時沒有收住,竟是把通天井外的崖壁撞壞了。爲了確保冥界的幽冥之氣不會泄露,水月庵與果成寺花了極大氣力,就連冥界都來了人幫手,總算沒有出問題。

    因爲這件事情,水月庵對顧清非常生氣,這次竟是不准他的船靠岸。

    當然,不管是水月庵裏的弟子們還是寶船上的人們都知道,水月庵對顧清生氣的真實原因是什麽。

    誰讓他拐走了當年水月庵最有天賦、最有前途的女弟子?

    甄桃看著越來越遠的東海崖山,心裏有些難過。

    過去了五百多年,庵裏的長輩與師姐妹們還是不肯原諒自己嗎?

    “沒事兒,再過幾年等庵主死了,誰還敢不讓回來?”胡太後有些笨拙地安慰道。

    甄桃知道她不是壞心,竟是無法生氣,反而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寶船沒有往南走多遠便靠了岸,果成寺的僧人早在碼頭上等著。

    顧清把船上的那件重要事物交給了現任的講經堂首座,便不再理會此事,帶著兩個妻子上了岸。

    講經堂首座看著胡太後欲言又止。

    胡太後也是欲言又止,猶豫半晌後才說道:“他還是不肯見我?”

    說起來她的處境比甄桃還麻煩。

    甄桃還能等著庵主死,她可不想。

    顧清拍了拍他的肩,說道:“先回青山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