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晚餐時,崔維茲似乎陷入沈思,寶绮思則將注意力集中在食物上。

    只有裴洛拉特看來很想說話,他指出,如果這個世界真是奧羅拉,又如果它的確是第一個殖民世界,它就應該與地球相當接近。

    “也許值得在附近星空做一次地毯式搜索,”他說:“頂多是往返幾百顆恒星而已。”

    崔維茲低聲答道,漫無目標地尋找是下下策,即使他找到了地球的位置,也要先盡量搜集相關資料,然後才會試圖接近它。他的回答僅止于此,裴洛拉特顯然被潑了一盆冷水,只好漸漸閉上嘴巴。

    晚餐後,崔維茲仍不主動說一句話。裴洛拉特試探性地問:“我們要留在這裏嗎,葛蘭?”

    “總得過一夜,”崔維茲說:“我需要多考慮一下。”

    “這樣安全嗎?”

    “除非附近還有比野狗更凶的東西,”崔維茲說:“否則我們在太空船中相當安全。”

    裴洛拉特說:“如果附近真有比野狗更凶的東西,得花多少時間才能起飛?”

    崔維茲說:“目前電腦維持發射警戒狀態,我想我們能在兩三分鍾內起飛。而且若有任何意外事故發生,電腦緩螈刻警告我們,所以我建議大家都睡會兒。明天早上,我會決定下一步該怎麽做。”

    說得容易,崔維茲在黑暗中張大眼睛時,心裏這麽想。他現在蜷縮成一團,只脫下了外套,就這麽躺在電腦室的地板上。這樣實在很不舒服,但他可以肯定,此時即使是他的床也無法助他入眠。而待在這裏,萬一電腦發出警告訊號,他至少能立即采取行動。

    他聽到一陣腳步聲,不假思索便坐了起來,頭一下小心撞上桌緣。雖然沒受傷,他還是忍不住皺著眉頭伸手揉了半天。

    “詹諾夫?”他含糊問道,同時眼淚奪眶而出。

    “不,是寶绮思。”

    崔維茲一只手伸出桌緣,與電腦稍微接觸了一下,室內隨即充滿柔和的光芒。他立刻看到寶绮思站在面前,穿著一件淡粉紅色的纏身袍。

    崔維茲說:“什麽事?”

    “我到你的寢艙找你,你不在那兒。不過,你的神經活動我不會弄錯,我就一直跟到這裏,而你顯然還沒睡著,所以我就走進來了。”

    “好吧,但你要做什麽呢?”

    她靠著艙壁坐下,雙膝並攏,將下巴擱在膝頭上。“別擔心,我並非企圖奪走你所剩無幾的童貞。”

    “我沒有這種幻想。”崔維茲反唇相譏,“你怎麽沒睡覺?你比我們更需要睡眠。”

    “相信我,”她用一種低沈而真誠的語調說:“野狗帶來的這段插曲,實在令人筋疲力盡。”

    “這點我相信。”

    “可是我得趁裴睡覺的時候,來跟你談一談。”

    “談什麽?”

    寶绮思說:“他跟你提到機器人的時候,你說那就改變了一切,這句話是什麽意思?”

    崔維茲說:“你難道看不出來嗎?我們總共有三組座標,代表三個禁忌世界。我打算三個都探訪一番,好盡量多了解地球,然後才准備向地球進軍。”

    他側身向她稍微靠去,以便將聲音壓得更低,伹又猛然退回。“聽著,我不希望詹諾夫進來這裏找我們,我不知道他心裏會怎麽想。”

    “不大可能。他正在睡覺,我又將他的睡意加強了點。如果他睡不穩當,我會知道的——繼續吧,三個世界你都打算探訪,那是什麽改變了呢?”

    “我並未計畫在任何世界浪費不必要的時間,如果這個世界,奧羅拉,已經兩萬年沒有人類居住,就很難令人相信會有什麽有價值的資料留下來。我不想花上幾周甚至幾個月,趴在行星表面徒勞無功地摸索,還得擊退野狗、野貓、野牛,或是其他任何變得狂野危險的動物,只爲了希望在塵上、鐵銹、腐物中找到一片殘存的參考資料。也許在另外一兩個禁忌世界上,會有活生生的人類和完好如初的圖書館,所以我本來打算立刻離開這個世界。假使我那樣做了,我們現在已經置身太空,正安穩地呼呼大睡。”

    “可是?”

    “可是如果這個世界上還有運作中的機器人,它們就可能擁有我們需要的著要資料。和人類比起來,跟它們打交道較爲安全,因爲我聽說,它們必須服從命令,而且不能傷害人類。”

    “所以現在你改變計畫,准備花時間在這個世界上尋找機器人?”

    “我並不想這麽做,寶绮思。我總以爲在缺乏維修的情況下,機器人無法維持兩萬年的壽命。不過,既然你們碰到了一個仍有些微活動迹象的機器人,那顯然代表我以常識對機器人所做的猜測並不可靠。我不能懵懵懂懂地領導大家行動。機器人也許比我想像中更耐用,或者具有某種自我維修的能力。”

    寶绮思說:“聽我說,崔維茲,並且請你務必保密。”

    “保密?”崔維茲相當驚訝,連音量都提高了。“對誰保密?”

    “噓!當然是對裴。聽好,你不必改變你的計畫,你原先的想法是對的。在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仍在運作的機器人,我什麽也沒偵測到。”

    “你偵測到了那個啊,有一個就等于……”

    “我沒有偵測到什麽,它沒有在運作,早就不再運作了。”

    “可是你說——”

    “我知道我說過什麽——裴認爲他看到了動作,聽到了聲音。裴是個浪漫主義者,他一輩子的工作就是搜集資料,可是想要在學術界揚名立萬,那種做法是難上加難。他深切渴望有個屬于自己的著大成就,奧羅拉這個名字確實是他發現的,你難以想像他因此有多快樂,所以他拼命想發現更多的東西。”

    崔維茲說:“你是在告訴我,他太希望能有所發現,因此自以爲遇到一個運作中的機器人,而事實上根本沒這回事?”

    “他遇到的只是一塊鐵銹,它擁有的意識不會比它下面那塊岩石更多。”

    “可是你支持他的說法。”

    “我不忍心奪走他的幻象,他對我是那麽著要。”

    崔維茲盯著她足有一分鍾之久,然後才說:“你能不能解釋一下,爲什麽他對你那麽著要?我想知道,我真很想知道。對你來說,他一定像個糟老頭子,毫無浪漫氣息可言;他是個孤立體,而你一向鄙視孤立體。你既年輕又漂後,蓋啞一定有些部分是生龍活虎、英俊潇灑的年輕男性胴體,你要是跟他們在一起,肉體關系必定能藉著蓋啞的共鳴達到歡樂的頂峰。所以說,你究竟看上詹諾夫哪一點?”

    寶绮思一本正經地望著崔維茲。“你難道不愛他嗎?”

    崔維茲聳了聳肩,答道:“我對他很有好感,我想你可以說我愛他,以一種和性愛無關的方式。”

    “你認識他沒多久,崔維茲,爲什麽會以一種和性愛無關的方式愛他?”

    崔維茲發現自己不知不覺露出微笑。“他是這麽一個古怪的家夥,我真心相信在他一生之中,從來沒有爲自己著想過。他奉命和我同行,于是他來了,沒有一點異議;他本來要我到川陀去,可是當我說要去蓋啞,他也沒和我爭論;而現在,他又跟著我進行尋找地球的任務,雖然他一定知道非常危險。我絕對可以相信,萬一他必須爲我——或者爲別人——犧牲自己的生命,他也會願意的,而且不會有任何怨言。”

    “你會爲他犧牲性命嗎,崔維茲?”

    “我可能會,假如我沒有時間考慮的話。若是有時間考慮,我便會猶豫,結果或許就會逃避,我沒有他那麽善良。就是因爲這樣,我才有一種強烈的沖動,想要盡力保護他,讓他保有一顆善良的心。我不希望銀河把他教壞了,你了解嗎?而我特別要提防你,天知道你看中他哪一點,要是那點不再吸引你,你很可能會把他甩掉,我一想到這件事就難以忍受。”

    “沒錯,我就知道你會有這種想法。你難道未曾想到,裴在我眼中和在你眼中一樣——甚至我看得更透澈,因爲我可以直接接觸他的心靈?我表現得像是想傷害他嗎?若非我不忍心傷害他,當他以爲看到一個運作中的機器人時,我會支持他的幻想嗎?崔維茲,你所謂的善良我相當熟悉,因爲蓋啞每一部分隨時都願意爲整體犧牲,除此之外,我們不知道也不了解其他的行事原則。伹我們那樣做沒有放棄什麽,因爲每一部分都等于整體,不過我不指望你了解這一點。而裴卻不同——”

    寶绮思不再望著崔維茲,彷佛在自言自語。“他是個孤立體。他沒有私心私欲,並非由于他是某個大我的一部分,他沒有私心就是單純因爲他沒有私心。你明白我的意思嗎?他可能失去所有一切而得不到任何好處,但他就是有那種胸襟。他令我感到慚愧,我是不怕有任何損失才會如此大方,他沒有希望獲得任何利益,卻仍能保有那樣的胸襟。”

    她又擡起頭來望著崔維茲,神情顯得極爲嚴肅。“你知道我對他的了解,比你可能做到的深入多少嗎?你認爲我會以任何方式傷害他嗎?”

    崔維茲說:“寶绮思,今天稍早的時候,你曾經說過:‘來吧,讓我們做個朋友。’我則回說:‘隨你的便。’我當時的反應很勉強,因爲我想到你可能會傷害詹諾夫。現在,輪到我說了,來吧,寶绮思,讓我們做個朋友。你可以繼續指出蓋啞星系的優點,我也許仍會拒絕接受,不過即使這樣,還是讓我們做個朋友吧。”說完他就伸出手來。

    “沒問題,崔維茲。”她答道,同時兩人緊緊握住了對方的手。

    崔維茲沖著自己默默一笑,那只是一種內在的笑容,因爲他的嘴角沒有絲毫牽動。

    當初,他用電腦搜尋第一組座標標示的恒星時(並不肯定有沒有),裴洛拉特與寶绮思兩人都專心地旁觀,並且提出許多問題。現在,他們卻待在寢艙裏睡大覺——至少是在休息,而將所有工作都留給崔維茲負責。

    就某個角度而言,這點令他相當得意,因爲崔維茲覺得他們接受了一項事實,那就是他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麽,不需要任何的監督或鼓勵。在這方面,崔維茲從第一站獲得了足夠的經驗,知道應更加信賴電腦,並且感到它即使需要監督,自己也不必盯得那麽緊。

    另一顆恒星出現了——明後耀眼,但銀河輿圖中卻沒有紀錄。與奧羅拉環繞的恒星相比,這第二顆恒星顯得更明後,而它在電腦中竟然沒有紀錄,也就更加耐人尋味。

    崔維茲不禁驚歎古代傳說的奇奧之處。在人類意識中,幾個世紀也許會縮成一點點,甚至全然消失無蹤,許多文明可能完全遭到遺忘。伹在無數逝去的世紀、那麽多的文明之中,仍會有一兩件事項完好地流傳下來,例如那幾組座標便是。

    不久之前,他對裴洛拉特提到這點。裴洛拉特立刻告訴他,這正是研究神話傳說如此迷人的原因。“訣竅在于,”裴洛拉特說:“找出或判定傳說中哪些成分代表史實與真相。這件事並不容易,不同的神話學家很可能會選取不同的成分,通常取決于何者剛好符合他們自己的诠釋。”

    無論如何,丹尼亞多提供的座標之一,經過時間修正後,正好就是如今這顆恒星的位置。現在,崔維茲願意下更大的賭注,賭第三顆恒星同樣位于座標點上。若真如此,他願意更進一步,考慮禁忌世界共有五十個的傳說也是正確的(雖然那是個可疑的整數),而且,還會開始研究其他四十七個世界的位置。

    接著,他發現了一個可住人的世界——禁忌世界——圍繞著這顆恒星。這回,它的出現沒有在崔維茲心中激起一絲漣漪,他本來就絕對肯定它會在那裏。他立刻駕駛遠星號進入它的低速軌道。

    雲層還算稀疏,從太空中能將地表看得相當清楚。跟幾乎所有的可住人世界一樣,這也是個多水的世界,包括一個無間斷的熱帶海洋,以及兩個完整的極地冰洋。在一側的中緯度地帶,有一塊長條狀的陸地,彎彎曲曲地環繞著整個世界,陸地兩側有一些海灣,造成了幾個狹窄的地峽。在另一個半球的中緯度地帶,陸地分裂成三大部分,每部分的南北寬度都比另一半球的陸地更寬。

    崔維茲遺憾自己對氣候學所知不多,否則根據見到的景象,就能推測出大致的溫度與季節。一時間,他起了一個頑皮的念頭,想要讓電腦解決這個問題,不過此時氣候根本無關緊要。

    包著要的一件事,是電腦又沒偵測到科技導致的輻射。他透過望遠鏡看下去,發現這顆行星並不顯得老舊,也沒有荒蕪的迹象。不斷後退的地表都是色調不一的綠地,下過日面沒有都會區的迹象,夜面則見不到任何燈光。

    這會不會是另一顆充滿各種生命,唯獨欠缺人類的行星?

    于是,他敲了敲另一間寢艙的門。

    “寶绮思?”他輕聲喊道,接著又敲了一下。

    房間裏傳來一陣沙沙聲,以及寶绮思的聲音:“什麽事?”

    “你能不能出來一下?我需要你幫忙。”

    “請等一會兒,我現在這個樣子不方便見人。”

    當她終于現身的時候,模樣看來絕不比過去任何一次遜色。可是崔維茲卻感到一陣惱怒,因爲他根本沒必要等這一會兒,她看起來什麽樣子,對他而言毫無差別。不過他們現在既然已經是朋友,他只好將惱怒的情緒壓抑下來。

    她面帶微笑,以十分愉快的語調說:“我能幫你做什麽,崔維茲?”

    崔維茲向顯像屏幕揮了揮手。“你可以看到,從我們正在通過的地表看來,這個世界百分之百健康,陸地上布滿了相當厚實的植群。不過,黑夜地區沒有燈光,也沒有任何科技性輻射。請仔細傾聽,然後告訴我是否有任何動物生命。在某個地點,我想我好像看到一群吃草的動物,但我不敢肯定。或許是我拼命想要看到什麽,因而産生一種幻覺。”

    于是寶绮思開始“傾聽”,至少,她臉上現出了一種特殊的專注神情。“喔,沒錯——動物生命很豐富。”

    “哺乳動物嗎?”

    “一定是。”

    “人類嗎?”

    現在她似乎更加集中注意力,整整一分鍾過去了,然後又過了一分鍾,她才終于松弛下來。“我無法分辨得很清楚,每隔一陣子,我似乎就偵測到一絲飄忽的智慧,強度足以代表人類。但它實在太微弱,而且忽隱忽現,或許因爲我也拼命想要感測什麽,因而産生一種幻覺。你知道……”

    她突然陷入沈思,崔維茲催促她道:“怎麽樣?”

    她又說:“事實上,我好像偵測到了別的東西。那並非我熟悉的任何事物,但我不相信它會是別的……”

    她開始更聚精會神地“傾聽”,整張臉再度繃緊。

    “怎麽樣?”崔維茲又問。

    她松了一口氣。“除了機器人,我想不出有其他的可能。”

    “機器人!”

    “是的,而我若能偵測到它們,當然應該也能偵測到人類,可是沒有。”

    “機器人!”崔维兹皱着眉头着复了一遍。

    “是的,”寶绮思說:“而且我還能斷定,數量相當龐大。”

    裴洛拉特聽到後,也應了聲“機器人!”聲調跟崔維茲剛剛幾乎一模一樣。然後他淡淡一笑,又說:“你對了,葛蘭,我不該懷疑你。”

    “我不記得你何時懷疑過我,詹諾夫。”

    “喔,老友,當時我認爲不該表現出來。我只是在想,在我心裏頭想,離開奧羅拉是個錯誤,因爲在那裏,我們有機會遇見一些存活的機器人。可是顯然你早就知道,這裏有更多的機器人。”

    “根本不是這樣,詹諾夫,我當初並不知道,我只是想碰碰運氣。寶绮思告訴我,根據這些機器人的精神場判斷,它們似乎處于正常運作狀態,而我覺得若是沒有人類照顧和維修,它們不可能處于良好的運作狀態。然而,她無法偵察到任何人類的迹象,所以我們仍在繼續尋找。”

    裴洛拉特若有所思地檢視著顯像屏幕。“似乎都是森林,對不對?”

    “大部分都是森林,不過有幾塊地區顯然是草原。問題是我看不到城市,黑夜地區也不見任何燈光,而且除了熱輻射,一直沒有其他輻射出現。”

    “所以根本沒有人類?”

    “我很懷疑。寶绮思正在廚艙內設法集中精神。我爲這顆行星定出一條本初子午線,也就是說電腦爲這顆行星畫出了經緯度。寶绮思正握著一個小裝置,當她遇到機器人精神活動似乎特別密集的地區——我想對機器人不能用‘神經活動’——或者任何人類思想的微弱訊息,她就會按一下鈕。那個裝置連到電腦上,電腦可根據經緯度定出位置,然後我們就讓它從那些地點中,選取一個適宜的著陸之處。”

    裴洛拉特顯得有些不安。“讓電腦做選擇,這是明智的做法嗎?”

    “有何不可,詹諾夫?它是一台功能很強的電腦。此外,在你自己無從決定的時候,考慮一下電腦的選擇,會有什麽害處呢?”

    襲洛拉特又快活起來。“這話有點道理,葛蘭。有些最古老的傳說,就捉到了古人將立方體丟到地上來決定事情。”

    “哦?那是怎麽做的?”

    “立方體每一面都刻有不同的決定:做、不做、或許能做、延後等等。立方體落地後,恰巧朝上的一面所刻的宇,就被視爲應當遵循的決定。有時他們也用另一種方式,讓一個小球在具有許多凹槽的圓板上旋轉。每個槽內都寫有不同的決定。小球最後停在哪個槽中,就要遵循那個槽內所寫的決定。有些神話學家則認爲,這類活動其實是種機率遊戲,並非用來決定命運,但是在我看來,兩者幾乎是同一回事。”

    “就某方面而言,”崔維茲說:“我們這樣選擇著陸地點,就是在玩一種機率遊戲。”

    寶绮思從廚艙中走了出來,剛好聽到最後一句話。她說:“不是機率遊戲。我按了幾次‘可能’,還有一次絕對的‘確定’,我們要去的就是那個確定地點。”

    “爲什麽會是確定呢?”崔維茲問。

    “我捕捉到一絲人類的思想,非常肯定,絕對錯不了。”

    此地剛才一定下過雨,因爲草地很濕。天上的烏雲迅速掠過,顯出即將放晴的迹象。

    遠星號輕輕著陸在一個小樹叢旁(爲了預防野狗,崔維茲半開玩笑地想),四周看來像是一片牧地。剛才在視野較佳、較寬廣的高空,崔維茲好像看到一些果園與田地;而現在,眼前則出現了許多如假包換的草食動物。

    不過,附近沒有任何建築物,也沒有任何物件是人工的。只有果園中排列整齊的果樹,以及將田地畫分得整整齊齊的界線,看來像微波發電站一般人工化。

    然而這種秤谌的人工化,是不是機器人完成的?沒有任何人類參與嗎?

    崔維茲默默地系上承裝武器的皮套,這一次,他確定兩種武器都在待發狀態,而且都充足了電。突然之間,他接觸到寶绮思的目光,隨即停止了動作。

    她說:“請繼續,我認爲你絕不會用到,但我上次也這樣認爲,對不對?”

    崔維茲說:“你要不要帶武器,詹諾夫?”

    裴洛拉特打了一個寒顫。“不,謝了。夾在你和寶绮思之間,你的有形防衛力量加上她的精神防衛力量,使我覺得根本沒有危險。我知道躲在你們的庇護下很孬種,不過想到自己不需要使用武力,我感激都還來不及,也就不覺得羞愧了。”

    崔維茲說:“我可以了解,但千萬別單獨行動。如果寶绮思和我分開,你得跟著我們其中一個,不可以由于好奇心作祟,自己跑到別的地方去。”

    “你不必擔心,崔維茲,”寶绮思說:“我會好好留意。”

    崔維茲第一個走出太空艇。外面正吹著輕快的風,雨後的氣溫帶著些微涼意,崔維茲卻感到十分宜人。雨前的空氣可能又濕又熱,一定令人很不舒眼。

    他吸了幾口氣,覺得十分訝異,這個行星的氣味很不錯。他明白每個行星都具有獨特的味道,那些味道總是很陌生,而且通常都不好聞——也許只是因爲陌生的關系。陌生的氣味就不能令人感到愉快嗎?或是他們剛好趕對了季節,又正巧下過一場雨?不論原因爲何……

    “出來吧,”他叫道:“外面相當舒適。”

    裴洛拉特走出來,然後說:“嗯,舒適這個形容诃再恰當不過。你認爲這裏常年都有這種氣味嗎?”

    “那沒什麽差別,不到一個小時,我們就會習慣這種香氣。鼻中的感受器飽和之後,就什麽也聞不到了。”

    “真可惜。”裴洛拉特說。

    “草地是濕的。”寶绮思似乎有點不以爲然。

    “這有什麽不對?畢竟,蓋啞上也會下雨啊!”崔維茲說。此時,一道黃色陽光突然自雲縫灑下,陽光想必會越來越強。

    “沒錯,”寶绮思說:“但我們知道何時會下雨,我們有心理准備。”

    “太糟了,”崔維茲說:“你們喪失了許多意外的驚奇。”

    寶绮思答道:“你說得對,我會盡量不再那麽褊狹。”

    裴洛拉特向四周望了望,失望地說:“附近似乎什麽都沒有。”

    “只是似乎而已,”寶绮思說:“它們正從小丘的另一側走來。”然後她望向崔維茲,“你認爲我們該迎上去嗎?”

    崔維茲搖了搖頭。“不,我們爲了跟它們見面,已經飛越許多秒差距,剩下的路程讓它們走完,我們就在這裏等著。”

    只有寶绮思能感知那組機器人的動向。在她所指方向的小丘頂上突然冒出一個人形,然後是第二個、第三個。

    “我相信目前只有這幾個。”寶绮思說。

    崔維茲好奇地凝視著,雖然他從未見過機器人,卻絲毫不懷疑它們的身份。它們擁有粗略的人形,像是印象派的雕塑,不過外表看來並非明顯的金屬材質。這些機器人表面毫無光澤,給人一種柔軟的錯覺,彷佛包覆了一層絲絨。

    但他怎麽知道柔軟只是錯覺?看著這些以遲鈍的步伐慢慢接近的人形,崔維茲突然起了摸摸它們的沖動。假如此地果真是個禁忌世界,從來沒有船艦接近過——這一定是事實,因爲它的太陽不在銀河輿圖中——那麽遠星號與其上的成員,就是這些機器人經驗以外的事物。可是它們的反應相當笃定,彷佛正在進行例行公事一般。

    崔維茲低聲說:“我們在這裏,也許能得到銀河其他各處得不到的情報。我們可以問它們地球相對這個世界的位置,假如它們知道,就會告訴我們。誰曉得這些東西運作多久、壽命多長了?它們也許會根據自身的記憶回答,想想看,這有多難得。”

    “反之,”寶绮思說:“它們也許最近才出廠,因此一無所知。”

    “或者也有可能,”裴洛拉特說:“它們雖然知道,卻拒絕告訴我們。”

    崔維茲說:“我猜想它們不能拒絕,除非它們奉命不准告訴我們。可是在這個行星上,絕不可能有人料到我們要來,誰又會下這種命令呢?”

    到了距離他們約三公尺的地方,三個機器人停下來。它們沒說什麽,也沒有進一步的行動。

    崔維茲右手按在手铳上,目不轉晴地緊盯著機器人,一面對寶绮思說:“你能下能判斷它們是否懷有敵意?”

    “你應該考慮到一件事實,我對它們的精神運作一點也不熟悉,崔維茲,但我未偵測到類似敵意的情緒。”

    崔維茲的右手離開了铳柄,不過仍擺在附近。他舉起左手,掌心朝向機器人,希望它們能認出這是代表和平的手勢。他緩緩說道:“我向你們致意,我們以朋友的身分造訪這個世界。”

    中間那個機器人迅速低下頭來,像是很勉強地鞠了一躬。在一個樂觀者的眼中,或許也會把它視爲代表和平的動作,接著它便開始答話。

    崔維茲突然拉長了臉,顯得極爲驚訝。在各個世界溝通無礙的銀河中,不會有人想到這麽基本的需要也可能出問題。然而,這個機器人說的不是銀河標准語,也並非任何相近的語言。事實上,崔維茲連一個字也聽不懂。

    裴洛拉特的訝異秤谌與崔維茲不相上下,伹他顯然還帶著一分驚喜。

    “聽來是不是很奇怪?”他說。

    崔維茲轉頭望向他,相當不客氣地說:“不是奇怪,根本就是叽哩呱啦。”

    裴洛拉特說:“絕不是叽哩呱啦,這也是銀河標准語,只不過非常古老。我能聽懂幾個字,如果寫出來的話,我也許可以輕易看懂,真正難解的是發音。”

    “那麽,它說些什麽?”

    “我想它在告訴你,它不了解你說什麽。”

    寶绮思說:“我無法意會它說的話,但我感知到的是迷惑的情緒,這點剛好吻合。前提是,如果我能信任自己對機器人情緒的分析——或者說,如果真有機器人情緒這回事。”

    裴洛拉特說了一些話,他說得非常慢,並且顯得有些困難。三個機器人動作一致地迅速點了點頭。

    “那是什麽意思?”崔維茲問。

    裴洛拉特說:“我說我講得不好,不過我願意嘗試,請它們多給我一點時間。天哪,老弟,這真是有趣得嚇人。”

    “真是失望得嚇人。”崔維茲喃喃說道。

    “你可知道,”裴洛拉特說:“銀河中每一顆住人行星,都會發展出風格特殊的語文,所以銀河中總共有幹萬種方言,有時相互間幾乎無法溝通,但它們都統一在銀河標准語之下。假定這個世界已經孤立了兩萬年,它的語言可能會和銀河其他各處越離越遠,逐漸演變成一種完全不同的語言。但事實並非如此,也許因爲這是個仰賴機器人的社會,而機器人聽得懂的語言,就是設定它們的程式所用的語言。多年以來,這個世界沒有著新設定機器人的程式,反過來說,他們中止了語言的演化,我們現在聽到的,只是一種非常古老的銀河標准語。”

    “這是個很好的例子,”崔維茲道:“說明機器人化社會如何被迫停滯不前,進而開始退化。”

    “可是,我親愛的夥伴,”裴洛拉特抗議道:“使一種語言幾乎保持不變,並不一定是退化的徵候。這樣做其實有不少優點,可讓曆史文件在數世紀、數千年後仍然保存原有的意義,曆史紀錄的壽命與權威性會相對增加。在銀河其他各處,哈裏·謝頓時代的敕令所用的語文,現在已經顯得頗有古風了。”

    “你懂這種古銀河語嗎?”

    “談不上懂,葛蘭。只是在研究古代神話傳說的過程中,我領略到一點竅門。字彙並非全然不同,但是字形變化卻不一樣,而且有些慣用語我們早已不再使用。此外,正如我剛才所說,現在發音已經完全變了。我可以充當翻譯,可是無法做得很好。”

    崔維茲心虛地籲了一口氣。“即使只有一點點好運,也是聊勝于無。繼續吧,詹諾夫。”

    裴洛拉特轉向機器人,愣了一會兒,又轉過頭來望著崔維茲。“我該說些什麽呢?”

    “我們單刀直入,問它們地球在哪裏。”

    裴洛拉特一個字一個字慢慢說,同時誇張地比畫著手勢。

    那些機器人互相望了望,發出一些聲音來,然後中間那個對裴洛拉特說了幾句話。裴洛拉特一面回答,一面將雙手向兩側伸展,像是在拉扯一條橡皮筋。那個機器人再度回答,它像裴洛拉特一樣謹慎,將每個字都說得又慢又清楚。

    裴洛拉特對崔維茲說:“我不確定有沒有把‘地球’的意思表達清楚,我猜它們認爲我是指這顆行星的某個地區,它們說不知道有這樣一個地區。”

    “它們有沒有提到這顆行星的名字,詹諾夫?”

    “它們提到的名字,我能做的最接近猜測是‘索拉利’。”

    “你在搜集到的傳說中聽說過嗎?”

    “沒有,就和我從未聽過奧羅拉一樣。”

    “好,問問它們在天上——在群星之間,有沒有任何地方叫作地球,你向上指一指。”

    經過一番交談之後,裴洛拉特終于轉過身來說:“我能從它們口中套出來的,葛蘭,就是天上沒有任何的地方。”

    寶绮思說:“間問那些機器人它們有多大年紀,或者應該說,它們已經運作多久了。”

    “我不知道‘運作’該怎麽說。”裴洛拉特搖了搖頭,“事實上,我也不確定會不會說‘多大年紀’,我不是個很好的翻譯。”

    “盡力而爲吧,親愛的裴。”寶绮思說。

    又經過幾番交談後,裴洛拉特說:“它們已經運作了二十六年。”

    “二十六年,”崔維茲不以爲然地喃喃說道:“這些機器人比你大不了多少,寶绮思。”

    寶绮思突然以高傲的語氣說:“事實上……”

    “我知道,你是蓋娅,已經好幾千歲了。不管怎樣,這些機器人本身經驗中沒有地球,而且在它們的記憶庫中,顯然沒有任何和它們的運作無關的資料,所以它們才會對天文學一無所知。”

    裴洛拉特說:“在這顆行星的其他地方,或許還有最早期的機器人。”

    “我很懷疑,”崔維茲說:“不過還是問問它們,詹諾夫,如果你想得出該怎麽說的話。”

    這次的問答是段相當長的對話,最後裴洛拉特終于打住,他的臉漲得通紅,帶著一副明顯受挫的神情。

    “葛蘭,”他說:“他們想表達的我有一部分聽不懂,但是根據我的猜測,較老的機器人都被用來當作勞工,所以什麽事也不知道。假使這個機器人是真人,我會說它提到那些較老的機器人時,用的是輕蔑的口氣。這三個是管家機器人,它們這麽說,而且在被其他機器人取代之前,它們是不會變老的。它們才是真正有知識的一群——這是它們的話,不是我說的。”

    “它們知道得也不多,”崔維茲忿忿地說:“至少不知道我們想知道的事。”

    “我現在後悔了,”裴洛拉特說:“我們不該這麽匆忙地離開奧羅拉。我們若能在那裏發現一個存活的機器人,它本身記憶中就會含有地球的資料。而我們一定會發現的,因爲我遇見的第一個就一息尚存。”

    “只要它們的記憶完奸無缺,詹諾夫,”崔維茲說:“我們隨時可以回到那裏。若是我們必須回去,不論有沒有野狗群,我們都一定會那麽做。可是假如這些機器人只有二十幾歲,它們的制造者必定就在附近,而那些制造者必定是人類,我這麽想。”他又轉向寶绮思,“你確定感測到……”

    寶绮思卻舉起一只手制止他再說下去,她的臉上現出緊張而專注的表情。“來了——”她低聲說。

    崔維茲轉頭朝小丘望去。從小丘背後出現、大步向他們走來的,是個貨真價實的人類身形。他膚色蒼白,頭發很長但顔色不深,頭部兩側的部分微微往外翹。他的面容嚴肅,不過看來相當年輕,裸露在外的手臂與腿部沒有什麽肌肉。

    三個機器人讓出一條路給他,他一直走到它們之間,才停下腳步。

    他以清晰而愉悅的聲音開始說話,他的用詞雖然古老,仍然算是銀河標准語,而且不難聽懂。

    “歡迎,太空來的浪者。”他說:“你們跟我的機器人做什麽?”

    崔維茲未露出欣喜之色,他問了句有點多余的話:“你會說銀河標准語?”

    那索拉利人帶著冷笑說:“有何不可?我又不是啞巴。”

    “可是這些呢?”崔維茲朝機器人指了指。

    “這些是機器人,它們跟我一樣,使用我們的語言。不過我是索拉利人,我常收聽遠方世界的超空間通訊,因此學緩笏你們說話的方式,我的先人也一樣。先人留下了描述這種語言的資料,可是我不斷聽到新的字彙和語法,每年都有些變化。你們銀河殖民者雖然能定居各個世界,卻似乎無法將語文褂讪下來。我能了解你們的語言,爲何使你感到驚訝?”

    “我不應該有這樣的反應,”崔維茲說:“我向你道歉。只是剛才跟這些機器人幾乎說不通,我沒想到在這個世界上還能聽到銀河標准語。”

    崔維茲開始打量這個索拉利人。他穿著一件輕薄的白袍,袍子松垮地披在肩上,雙臂處有寬闊的開口。白袍的正面敞開,露出赤裸的胸膛與下方的束腰。他雙腳踩著一雙輕便的涼鞋,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裝束。

    崔維茲突然想到,自己居然看不出這個索拉利人是男是女。此人的胸部無疑屬于男性,可是胸膛沒有胸毛,薄薄的柬腰下也沒有任何隆起。

    他轉過頭來,低聲對寶绮思說:“這個可能還是機器人,不過看起來非常像真人……”

    “這是個人類的心靈,並非屬于機器人的。”寶绮思答道,她的嘴唇幾乎沒有動。

    那索拉利人說:“但你尚未回答我原先的問題,我原諒你的疏失,將它诿諸你的驚訝。現在我再問一遍,你絕不能再不回答,你們跟我的機器人做什麽?”

    崔維茲說:“我們是旅人,想要打聽如何前往我們的目的地。我們請求你的機器人提供有用的資料,可是它們缺乏這方面的知識。”

    “你們在尋找什麽資料?也許我可以幫你們。”

    “我們在尋找地球的位置,你能不能告訴我們?”

    那索拉利人揚起眉毛。“我本來還以爲,你們最好奇的應該是我。雖然你們沒有要求,我還是會提供這方面的資料。我是薩騰·班德,你們如今站在班德屬地上,向四面八方望去,極目所見都是我的屬地,它還一直延伸到你們目力所不及的遠方。我不能說歡迎你們,因爲你們來到這裏,等于違反了一項承諾。數千年來,你們是第一批踏上索拉利的銀河殖民者。結果,你們來到此地的目的,只是爲了詢問前往另一個世界的捷徑。在古老的時代,諸位銀河殖民者,你們和你們的太空船一出現就會被摧毀。”

    “以這種方式對待並無惡意、又沒帶來任何危害的客人,實在太野蠻了。”崔維茲小心翼翼地說。

    “我同意,不過當一個擴張性社會的成員,來到一個不具侵略性,而且維持靜止狀態的社會,就算只有初步的接觸,也充滿潛在的危害。當我們畏懼這種危害時,只要外人一到這裏,我們便立即將他們摧毀。既然我們不再有畏懼的理由,你看得出來,我們現在願意談一談。”

    崔維茲說:“謝謝你毫無保留地提供這些訊息,但你尚未回答我原先的問題。我再著複一遍,你能不能告訴我們地球的位置?”

    “所謂的地球,我想你是指人類以及各種各樣動植物——”他一只手優雅地揮動,仿佛指著環繞他們周圍的萬物。“——的發源地吧。”

    “沒錯,我正是這個意思,先生。”

    一個古怪的厭惡神情,突然掠過那索拉利人的臉孔。他說:“如果你必須使用某種稱謂,請直接稱呼我班德。別用含有任何性別的字眼稱呼我,我既非男性亦非女性,我是全性。”

    崔維茲點了點頭(他猜對了)。“就依你的意思,班德。那麽,我們大家的發源地,地球,究竟在哪裏?”

    班德說:“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就算我知道,或者假使我找得出來,對你們也沒有好處,因爲地球已經不能算是一個世界——啊,”他雙臂伸展開來,“陽光的感覺真好,我不常到地面上來,太陽若不露臉的話,我是絕不會上來的。剛才太陽還藏在雲裏的時候,我先派機器人迎接你們,等到雲層飄走,我自己才跟了出來。”

    “爲什麽地球已經不能算是一個世界?”崔維茲锲而不舍地追問。他已經有心理准備,打算再聽一次有關放射性的傳說。

    不過班德卻不理會這個問題,或者沒把它當回事。“說來話長,”他道:“你剛才告訴我,你們到此地來沒有任何惡意。”

    “完全正確。”

    “那麽你爲何武裝前來?”

    “只不過是防患未然,我不知道會遭遇到什麽。”

    “沒關系,你的小小武器對我毫無威脅,我不過是感到好奇。有關你們的武器,以及似乎全然依賴武器建立的奇特野蠻曆史,我當然早就耳熟能詳。即便如此,我從未真正見過任何武器,我可以看看嗎?”

    崔維茲往後退了一步。“我想恐怕下行,班德。”

    班德似乎被逗樂了。“我問你只是出于禮貌,其實我根本不必問。”

    它伸出一只手來,崔維茲右側的手铳立時跳出皮套;而他左側皮套中的神經鞭也同時向上竄起。崔維茲想抓住那兩件武器,卻感到雙臂無法動彈,就像被強固的彈性繩索縛住一樣。裴洛拉特與寶绮思也都企圖向前沖,可是顯然兩人同樣被制住了。

    班德說:“不要白費力氣,你們辦不到。”兩件武器飛到它的手中,它翻來覆去仔細檢視了一番。

    “這一件,”它指著手铳說:“似乎是能産生高熱的微波束發射器,能使任何含有水分的物體爆炸。另一件比較微妙,我必須承認,乍看之下我看下出它的用途。然而,既然你們並無惡意,又不准備危害這個世界,你們就根本不需要武器。我能將武器中的能量釋放出來,而我正在這麽做。這樣它們就不再具有殺傷力,除非你拿來當棍棒使用,不過充作那種用途,它們未免太不稱手了。”

    那索拉利人將武器松開,兩件武器再度騰空而起,向崔維茲飛去,各自不偏不倚落人皮套中。

    崔維茲一感到束縛消失,立刻拔出手铳,不過此舉完全多余。扳機松垮垮地下垂,能量顯然全被抽光,神經鞭的情形也一樣。

    他擡頭望向班德,班德微笑著說:“你完全束手無策,外星人士。只要我高興,可以同樣輕而易舉摧毀你的太空船,當然,還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