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秦明勉強吞咽了一口唾液,“那這麽說,他們大多數都只有十二、三歲的年齡了?”

    弗蘭德點了點頭。

    秦明目光分別從史萊克七怪身上掃過,苦笑道:“我現在才知道你們爲什麽要帶面具。你們真是給了我太多的驚訝。我一直以爲天賦已經很不錯的皇鬥戰隊,在你們面前根本就什麽都不是,如果年齡相同的話。他們將沒有任何獲勝的機會。”

    弗蘭德沒有說話,只是微笑的看著眼前這些弟子們,史萊克學院的學員,可以說是他一生之中最大的成就,秦明是如此,眼前的史萊克七怪也同樣是如此。

    戴沐白問道:“學長,能不能冒昧的問一下,您現在多少級魂力了?”

    秦明下意識的回答道:“六十二級了。運氣還不錯。”

    史萊克七怪面面相觑,同時想起了弗蘭德那句至理名言。史萊克學院只收怪物,不收普通人。

    “行了,別相互吹捧了。小怪物們都坐下吧。吃什麽自己點。今天這頓你們吝啬的院長大人慷慨解囊。別給我面子,隨便要。”趙無極看著得意的弗蘭德,大聲的招呼著史萊克七怪。

    弗蘭德臉上的笑容頓時變得僵硬了,而史萊克七怪則同時歡呼一聲,立刻叫來服務員,果然是不給趙無極面子,直接開始點菜。

    馬紅俊率先搶過菜單,翻了翻。菜單只有三頁,擡手在菜單上點了幾下,示意服務員記住這幾道菜。

    弗蘭德就在馬紅俊身邊,眼看自己徒弟點的幾道都是最便宜地菜肴,心中不禁大爽,好,不愧是老子的弟子。還真會給我省錢啊。真是不錯。但是,馬紅俊緊接著說出的話。卻令他立刻從天堂跌到了地獄。

    “恩,剛才我點的這幾個不要,菜單上其他的全來一份。量要大。再來兩桶上好的麥酒。快點上菜。”馬紅俊根本沒給別人點菜的機會,直接就替史萊克七怪完成了這光榮地任務。

    扭頭看向弗蘭德,馬紅俊有些奇怪的道:“咦,老師,您地臉怎麽了。怎麽有些發青?是不是昨天晚上沒睡好啊!”

    一旁的秦明還能保持矜持,但趙無極卻已經毫無形象的大笑起來。弗蘭德的小氣,在學院老師中,可是人盡皆知的。

    秦明此時表情已經恢複了正常,微笑道:“怎能讓院長破費呢。這麽多年了,我終于回來了,兩位老師,就給我一個感謝你們當年教導的機會吧。沒有你們。也沒有今天的秦明了。”

    趙無極哈哈一笑,道:“小明,你還是那麽懂事,本來我還想看看弗蘭德大出血地樣子呢。現在是看不到了。”

    弗蘭德一聽秦明說要請客,臉色頓時變得好看了許多,瞪了趙無極一眼。道:“看我出醜你很爽是不是?好啊,老趙,我們也好久沒有切磋切磋了,等回去以後,我找你練練手。也好促進魂力提升。”

    “呃……”這次輪到趙無極笑不出來了,他和弗蘭德不知道切磋了多少次,對于弗蘭德的實力自然再清楚不過。作爲力量型魂師的他,對于屬于敏攻系,又是飛行魂師的弗蘭德根本沒有一點辦法,更何況弗蘭德的魂力還比他高上兩級。

    到了他們這個級別。每一級魂力的差距可不向史萊克七怪現在這個級別那麽不明顯。沒差一級。都是絕對的差距。

    秦明看著坐下的史萊克七怪,最後格外將目光放在唐三、戴沐白和朱竹清身上。“真是可惜了,如果學弟、學妹不是咱們史萊克地人,我想方設法也要把你們弄到皇家學院去。如果有了你們的加入。說不定……”

    秦明剛說道這裏,熟悉的聲音突然從不遠處響起,“就算他們是史萊克學院的人,你也同樣可以把他們帶回皇家學院。”

    衆人定睛看時,只見大師從外面走了進來,也不客氣,直接在弗蘭德身邊擠了個位置坐下。

    秦明試探著問道:“大師,您剛才說的意思是?”

    沒等大師回答,弗蘭德已經不幹了,“大師,你特意來拆我的台是不是?這些孩子是屬于史萊克地,現在是,以後也是。難道在史萊克,我們就不能給他們良好的教育麽?”

    大師並沒有因爲弗蘭德的焦急而有什麽變化,依舊僵硬著他那張臉,淡淡的道:“我又沒說讓他們加入到天鬥皇家學院去。我的意思是,希望兩個學院能彼此交流一下。秦老師,我想這應該問題不大吧。如果你不能作主的話,我可以找武魂殿。”

    秦明愣了一下,看著大師,一時間不知道該怎樣回答。

    弗蘭德也同樣在看著大師,心中暗想,小剛這家夥葫蘆裏究竟賣的什麽藥?但現在當著秦明,他也不好問出來。但他和大師這麽多年兄弟,自然相信大師是個有原則的人。

    秦明想了想,道:“能和學弟、學妹們交流,是天鬥學院的幸運。只是我怕……”

    大師道:“你是怕這些孩子太出色,到了你們天鬥皇家學院就回不來了,是不是?”

    被人看穿的感覺絕不好受,大師看上去平淡無奇,但他地話卻極具穿透力,直接說中了秦明地心聲。

    秦明也不做作,點了點頭,道:“是的。天鬥皇家學院在天鬥帝國雖然有第一學院地稱號。但這些年已經很少出強大的魂師了。地位每況愈下。學院的領導們對于天才型學員求才若渴。要是學弟、學妹們去了,難保他們不會有什麽想法。我怕他們會動用各種關系,盡可能的請學弟、學妹們留下來。那樣豈不是挖了咱們史萊克學院的牆角麽?”

    弗蘭德笑道:“小明,你小子不錯,不愧是從我史萊克學院出去的,知道爲學院著想。大師啊,小明也不是外人,你有什麽話,就直說吧。”

    大師瞥了弗蘭德一眼,“我就是在直說。秦老師,如果我記得不錯,作爲天鬥帝國皇家建立的學院,一年後的那場盛會,天鬥皇家學院應該有兩個參賽名額吧。我可以讓這些孩子暫時作爲交流生加入天鬥皇家學院,直到一年後的盛會結束。我想,這樣的話,你也好做一些。”

    秦明大吃一驚,“大師,您是說,要讓學弟、學妹們代表天鬥皇家學院去參加那場盛會麽?可是那樣一來,天鬥學院一定會對外宣布學弟、學妹們是天鬥的人啊!”

    大師淡然一笑,道:“多一個學院的畢業名頭也沒什麽不好。”

    “不,我不同意。”弗蘭德猛的拍案而起,瞪視著大師,“孩子們是屬于史萊克的。大師,你不要忘了,史萊克是我這二十年來全部的心血。”

    大師的情緒並沒有因爲弗蘭德發怒而發生改變,“弗蘭德,我問你幾個問題。如果你能解決,那麽,孩子們去不去天鬥都無所謂。首先,你能提供給孩子們擬態修煉環境麽?其次,你能夠給他們提供一年後參加全大陸魂師學院精英大賽的資格麽?第三,你憑什麽就認爲,進入天鬥皇家學院後,這些孩子就不屬于史萊克了呢?或許你不能理解我爲什麽要這麽做。但我還要問你最後一個問題。你建立史萊克學院的意義是什麽?”

    “我,我……”弗蘭德被大師接踵而來的幾個問題問的啞口無言。瞪視著大師,但剛才那股憤怒卻已經漸漸消失,逐漸變成頹然。

    大師淡淡的道:“擬態修煉環境,能夠令他們修煉魂力的速度再次增加。全大陸魂師學院精英大賽只有正規的學院通過初賽後才能參加。而史萊克學院並沒有在任何一個王國或者是帝國注冊過。因爲我們沒有相應的硬件條件。盡管在魂師界,史萊克學院有名聲。但那卻並不能帶來參賽資格。而你應該知道全大陸魂師學院精英大賽的獎勵是什麽,對孩子們有多麽重要。你當初建立史萊克學院的理想,是要培養出魂師界的天才,讓整個魂師界因爲他們而震驚。而我爲他們選擇的道路,就是在盡可能的情況下讓他們走的更加順暢。而且,我剛才的話還沒有說完。”

    說到這裏,大師轉向秦明,“讓這些孩子們加入天鬥皇家學院,我有一個條件,學院必須要接納現在史萊克學院的所有教師,並且讓我們來親自教育這些孩子,天鬥皇家學院不得有任何幹擾。也就是說,他們可以替天鬥學院獲得榮譽,但教育卻還是我們自己來。當我們想要離去的時候,天鬥皇家學院也沒有阻攔的資格。”

    弗蘭德重新坐了下來,端起面前的一大杯麥酒,大口大口的灌入腹中。

    秦明苦笑著向大師道:“大師,您真的給我出了一個難題。坦白說,站在天鬥皇家學院的角度,能夠讓學弟、學妹們代表天鬥皇家學院出戰,無疑會給學院帶來無數榮譽。令學院名聲大噪,您提出的條件也絕不過分。各位老師都是魂師界的名人,學院也絕不會拒絕,並且會提供最好的酬勞。只是,史萊克學院是弗蘭德院長的心血結晶。如果真的這樣做了。那麽今後恐怕……”

    “行了,照小剛說的做吧。”弗蘭德再次站起身,臉色已經完全恢複了平靜,“小剛說的對,我不應該只考慮自己的驕傲,一切都應該爲了孩子們好。天鬥皇家學院屬于天鬥帝國皇室,是少有的不受到武魂殿幹涉的魂師淨土。孩子們在那裏不會吃虧,史萊克現在的老師們也能夠有個養老的地方。一直以來,我都只考慮自己的想法,可大家卻一直都跟著我,現在我們都老了,也該給大家找個歸宿了。天鬥皇家學院,這個名頭似乎也不錯。更何況,孩子們在那裏也能得到更好的發展。這件事就這麽定了。你們商量吧。小剛和無極全權代表我,我要一個人去靜一靜。”

    說完,弗蘭德轉身向外面走去,趙無極向馬紅俊使個眼色,胖子立時會意,也顧不得正在一盤盤端上來的美食,趕忙追著弗蘭德去了。在這個時候,他這個做弟子地,比大師和趙無極更能給弗蘭德安慰。

    大師歎息一聲,“弗蘭德雖然執著一些,但並非不明理之人,我相信他能想明白的。”

    趙無極苦笑道:“畢竟學院是我們這麽多年一直以來的支持,弗蘭德並不是不明白你這建議的好處。哪怕他已經決定要在這些孩子畢業後關閉學院,可真到了這個時候。他心裏卻依舊不容易接受。對我們來說,這實在有些突然。在這裏我們已經生活了二十年。”

    大師點了點頭,“這件事也只能靠他自己了。”

    趙無極道:“或許對我們來說,這也算是一個最好的歸宿。大師,謝謝您。我知道,你這樣提議不只是爲了孩子們,也是爲了弗蘭德和我們。天鬥皇家學院是少數不受武魂殿影響的地方。也有足夠的名字。你是在盡可能照顧弗蘭德地面子。在那裏養老似乎也不錯。”

    臉上流露出一絲微笑,趙無極的表情輕松了許多,他並不是弗蘭德,沒有弗蘭德那樣好面子和內心地執著。在史萊克學院的二十年固然會令他充滿留戀,同樣的,也會有些疲倦。換個環境,或許並不是壞事。

    在這件事上,史萊克七怪完全插不上嘴。除了去追弗蘭德的馬紅俊以外,剩余六人面面相觑,這突如其來的變化,沖淡了他們勝利後的喜悅,甚至連吃飯也沒什麽心情了。

    弗蘭德站在酒店門口,仰首望向星光點綴的夜空。淡淡地道:“你跟出來幹什麽,吃飯去吧。”

    馬紅俊此時臉上已經沒有了平時那帶著些淫蕩的笑容,恭恭敬敬的站在弗蘭德身邊,“老師,您別難過了。”

    弗蘭德搖了搖頭,“我並不是難過,只是多少有些失落而已。對我來說,這一切來的有些快了。紅俊,我發現你那邪火的問題似乎隨著這段時間跟隨大師的訓練減弱了許多。究竟是怎麽回事?”

    一聽老師提到自己的邪火,胖子臉上笑容重現。撓了撓頭。道:“我也不知道怎麽回事。只是這段時間以來實在太累了,似乎所有的精力都已經消耗幹淨。根本沒有想那些地工夫。”

    弗蘭德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這是好現象,你的武魂正在潛移默化的變化之中,或許,用不了多久,你或許就不會再受到它所帶來的困惑了。好了,你回去吧,不用勸我了,我只想一個人靜一靜。”

    馬紅俊眨了眨眼睛,揉了揉自己的胖臉,“老師,其實這只是借雞生蛋,坦白說,我不太明白您爲什麽會郁悶。”

    “借雞生蛋?”弗蘭德回身看向自己地嫡傳弟子,有些驚訝的重複著他的話。

    馬紅俊趕忙點點頭,“是啊,那不就是借雞生蛋麽?借用那什麽皇家學院的設施幫助我們訓練。而我們幫他們出戰也就相當于支付點費用罷了。別人我不知道,反正我不會因此覺得自己就是那什麽皇家學院的人了。我永遠都是您的弟子,是史萊克的邪火鳳凰。”

    弗蘭德呆呆的看著馬紅俊,雖然胖子的比喻實在不怎麽樣,但卻令弗蘭德腦海中似乎打開了一扇門,“借雞生蛋?借雞生蛋。好一個借雞生蛋。看來,我真的是太執著了。早一點,晚一點又能如何呢?史萊克終究會結束,但曾經留下地一切卻永遠也無法改變。小剛,謝謝你,謝謝你幫我爲史萊克畫上這個句號。”

    第二天一早,史萊克學院衆人結帳離開酒店,結束了這爲期一個月地第二階段訓練。

    或許,在身體上,這第二階段的訓練不像第一階段那麽極限,但在精神上卻要更令史萊克七怪更加疲憊。

    每天都要面對不同地對手,每天都要爲了勝利而努力,面對強敵,不但要和對手對抗,還要與夥伴們配合。鬥魂和他們彼此之間的切磋完全不同,那是真正的戰鬥。實戰經驗充實的同時,也讓史萊克七怪清晰的發現第一階段那魔鬼訓練的效果。

    戰鬥中的耐性、韌性以及恢複力,都得到了長足的進步,否則他們又怎能支撐住每天參加鬥魂的高強度戰鬥。尤其是每天要參加三場鬥魂的幾人。更是在鬥魂中將第一階段魔鬼訓練的效果完全發揮出來。

    大師帶給他們的除了基礎訓練和實戰訓練以外,這第二階段還包含了另一個含義,那就是持續戰鬥能力。

    回到那熟悉的小村,雖然這裏沒有索托城那樣的繁華,但也少了城市的喧囂。家的感覺是那樣親切,對于史萊克七怪來說,史萊克學院,早已是像家一般的存在。

    弗蘭德的情緒已經恢複了正常,連這二十年一直跟著他的趙無極也沒想到他居然這麽快就能想通了。弗蘭德已經直接拍板,一切都按照大師的計劃來做。至于如何進入皇家學院以及以後的一切,那就是屬于秦明的問題了。

    “孩子們都去休息吧,這段時間你們也辛苦了。無極,你把大家都叫來。”弗蘭德一回到學院就開始下達命令,這史萊克學院並不是他一個人的,還有另外三位老師。他同樣也要征求他們的意見。

    奧斯卡一回到宿舍,也顧不得床鋪上在這一個月積蓄的塵土,直接就倒在了自己的床上,“還是回來舒服啊,小三,別叫我,我要大睡一場。睡覺睡到自然醒。”

    唐三看著奧斯卡在床上擺出木字形的樣子不禁微笑搖頭,這個家夥,要是沒人逼迫著他修煉,他這懶散的個性恐怕早就讓自己出色的武魂荒廢了。

    根據大師和秦明之間的商議,史萊克學院衆人將會在兩個月後前往天鬥皇家學院作爲交流生進行學習。在這之前,秦明會將天鬥皇家學院那邊的事情都處理好。

    史萊克學院這邊也要進行一些善後工作。

    大師並不急于開始那第三階段的試煉,在今天離開索托城之前,他給史萊克七怪布置的任務很簡單,在這兩個月的時間內,首先,處理好自己的問題,其次,將之前一個月以來鬥魂得到的實戰經驗充分消化吸收。

    同時這兩個月也是魂力集訓期。大師要求,除了必要的事情以外,每個人都必須要集中精力修煉魂力。

    奧斯卡很快就進入了夢鄉,但唐三卻想著自己的事。

    還有兩個月的時間,自己必須要將一些事情處理好才行。尤其是答應甯榮榮的事,所謂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答應了人家自然要做到。

    想到這裏,唐三起身走出宿舍,朝著甯榮榮和小舞的宿舍走去。

    “好累啊!”甯榮榮和小舞此時都脫了外衣,各自躺在自己的床上,她們自然不會像奧斯卡那樣不修邊幅,床上的被套、床單之類的寢具都換了新的。

    小舞道:“是啊,在索托天天鬥魂的時候也不覺得,怎麽一回來會感覺這麽疲倦,這應該就是大師所說的疲勞期吧。榮榮,你皮膚真好。連我都忍不住要流口水呢。”

    甯榮榮和小舞此時都只穿著半長的胸衣和小熱褲,躺在床上裸露著手臂和大腿。

    甯榮榮的皮膚確實好,在史萊克七怪的三個女孩子中,她那水嫩的像荔枝般的肌膚連小舞和朱竹清也非常羨慕。白嫩的肌膚上根本找不到半分瑕疵,尤其是那種瑩潤的感覺,真的像羊脂白玉一般動人。

    雖然她們都還沒有完全發育,但女孩子的發育一向比男孩子要早一些,小身材已經很有些規模了。

    當然,論發育在三個女孩子中顯然還是朱竹清最好。

    甯榮榮嘻嘻一笑,睜大眼睛盯著小舞猛看,“你也很棒啊,我是潔白,而你是粉白。看上去,我反而沒你那麽健康了。”

    小舞的身材比例和一般人略微有些區別,她那雙大腿格外的長。

    一般來說,人體的大腿與身高的比例在百分之六十二左右是最完美的黃金分割,但小舞的比例已經超過了六成半,可卻絲毫不會給人突兀的感覺,反而和諧。

    那有些跨長的大腿筆直緊繃,肌膚同樣嬌嫩,雖然不像甯榮榮那麽白,但她那肌膚上帶著幾分紅暈,尤其是纖細的小腰肢向下,因爲她的腰實在是細,到了臀胯位置,就勾勒出完美弧線,順著小翹臀一直向下,露在小熱褲外的修長大腿連甯榮榮看著都猛吞口水。

    尤其是完美的身材再加上小舞那長可及地的蠍子辮,更給人一種鄰家小妹楚楚動人的感覺。

    當然,如果真的把她當成鄰家小妹來調戲地話。之前那位猥瑣怪叔叔不樂的結局恐怕就會再次上演。

    甯榮榮壓低聲音,道:“小舞,你說,爲什麽我們這裏就沒有竹清長的那麽大啊!真羨慕她。”

    一邊說著,甯榮榮雙手還在自己胸上輕揉了一下。

    小舞俏臉一紅,輕啐道:“這你要問她才行。我怎麽知道。那裏大就真的很好麽?”

    女生宿舍中的話題往往比男生宿舍更加火暴,甯榮榮吃吃笑道:“怎..麽能不好。我在宗門的時候就聽人說過。男人都喜歡女人那裏大。可能是我們還太小了。你看戴老大天天追著竹清,可能就是因爲她那裏大的緣故。”

    小舞噗哧一笑。道:“你懂地到真多。奧斯卡不是也天天追著你麽。”

    甯榮榮吐了吐舌頭,道:“其實小奧這個人也挺好的,只是……”說道這裏,她忍不住歎了口氣,臉上地表情顯得有些怪異。

    “可是什麽?”小舞疑惑的問道。

    甯榮榮輕輕的搖了搖頭,“宗門有規矩的,我和小奧是不可能的。而且。我們都還這麽小,現在說這些也太早了吧。”

    小舞疑惑的道:“什麽規定?難道是因爲奧斯卡不是出身貴族家庭麽?”

    甯榮榮搖頭道:“那到不是。我們七寶琉璃宗從不歧視出身普通的魂師。否則,又怎麽會有那麽多魂師甘願做家族地附屬。只是,家族規定,本族直系成員不得與輔助系魂師結合。這也是家族爲了直系成員的安全考慮。一般來說,我們的族人都是與戰魂師相結合的,畢竟,來自愛人的保護肯定要比其他人更加可靠。但小奧也是輔助系魂師。所以我說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

    小舞恍然道:“原來如此。你們七寶琉璃宗的這個規定也無可厚非,不過,你還是早些告訴小奧的好,讓他也別有惦記了。”

    甯榮榮美眸失神片刻,才強打精神道:“別說我了,到是你。真羨慕你和唐三。”說到這裏,她臉上突然流露出一絲神秘,“聽說,想要這裏長地大一點,讓男人揉揉有效果哦。你還不讓唐三幫幫你。”

    “呸,榮榮,你怎麽這麽色。”小舞俏臉通紅,“這都是誰告訴你的啊!”

    甯榮榮嘿嘿笑道:“族裏的姐姐們啊,我聽她們聊天的時候說的。應該是真的。”

    小舞沒好氣地道:“你可不要亂講,我和小三是兄妹。怎麽能……哎呀。羞死人了。”

    甯榮榮從床上翻身坐起,“我看。是阿哥和阿妹吧。你們又沒有血緣關系。你問問其他人,有誰把你們是當成兄妹看待的。你簡直就是小三的禁脔。你沒看到小三爲了你雙眼通紅的樣子呢,真是嚇死人。上次在星鬥大森林中的時候,你被泰坦巨猿抓走,他整個人都像是瘋了一般。要不是後來你回來了,真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麽事來。上次我和竹清聊天的時候,甚至連竹清都羨慕你呢。她當時說,要是戴沐白能像小三那樣,她就滿足了。”

    小舞道:“榮榮,那她說沒說她和戴沐白究竟是什麽關系?戴老大對她爲什麽會那麽與衆不同?我們才剛進學院時就是這樣。你也很漂亮啊,可沒見戴老大有什麽表現。”

    甯榮榮吐了吐舌頭,道:“那就不知道了,我也問過,可竹清不肯說。只是說了一句他們以前就認識。或許是青梅竹馬也說不定呢。”

    小舞搖了搖頭,她還清楚的記得,自己和唐三剛來到學院的時候,戴沐白第一眼看到朱竹清,似乎並不認識她似的,只是說兩人有可能會擁有武魂融合技。

    正在這時,敲門聲突然響起。

    甯榮榮問道:“是誰?”

    “是我,唐三。”

    “啊,是你家小三來了。”甯榮榮趕忙慌亂的去套自己地外衣,小舞也嚇了一跳,但她地動作沒甯榮榮快,等甯榮榮上前開門的時候,才勉強把衣服套好。

    走進兩個女孩子地宿舍,唐三多少也有些尴尬,更令他奇怪的是,甯榮榮和小舞看著他的眼神似乎都有些怪異。

    “怎麽了?你們爲什麽都這麽看著我?”唐三疑惑的問道。

    “這個啊,是因爲……”甯榮榮嬉笑著剛想說,卻被小舞俏臉通紅的趕忙捂上了嘴,小舞充滿威脅的瞪著她,心頭也如同小鹿碰撞一般,聯想起之前甯榮榮說的話,胸前不禁一陣酥麻。

    唐三自然不會明白這些女孩子的心裏,更不知道她們之前正在討論一些閨房中的小秘密,一時間竟有些無所適從的感覺。要不是真的有事,說不定他就先離開人家的宿舍了。

    甯榮榮向小舞連連點頭,示意自己不會亂說,小舞這才松開捂住她嘴的手,擋在甯榮榮面前向唐三道:“小三,你怎麽來了?”

    唐三微笑道:“我是來找榮榮的。還有兩個月的時間我們就要去天鬥皇家學院了。我之前答應過榮榮幫她的家族提供機括類暗器,要是等我們去了天鬥學院,恐怕就沒時間了。所以我想先和榮榮確定一下這件事。”

    甯榮榮這才知道唐三原來是找自己的,“小三,你的諸葛神弩前幾天給我了。這件事只有我爸爸才能作主。現在時間還夠,不如這樣,我向弗蘭德院長請假回家一趟。我想,爸爸應該會答應的。”

    在參加鬥魂的這個月,一共十架諸葛神弩的零件已經全部制造完畢,唐三順利將它們組合在一起給了沒人一個,至此,唐三身上的機括類暗器已經成功的複制到了每個人身上。

    唐三點了點頭,道:“這樣也好。只是,你一個人回去會不會不安全?”

    甯榮榮嘻嘻一笑,道:“不安全到是不會。其實我知道,在咱們學院周圍,一直都有我們家族的護衛,爸爸是不可能不知道我在這裏的。他一直沒讓人把我帶回去,顯然是默認了讓我在學院學習。我回去自然會有人保護的。”

    唐三恍然道:“這樣就最好了。榮榮你沒忘記那些暗器怎麽用吧。使用的時候千萬要小心,不要誤傷了。尤其是諸葛神弩,它的威力太大,而且又需要時間來上機璜,所以不要輕易使用。”

    甯榮榮笑道:“我知道了。好啦,那我現在就去找院長。其實,我家也就在天鬥皇城不遠的七寶城。回頭我從家裏直接到天鬥皇家學院去找你們也就是了。”

    唐三道:“要是這樣的話,你現在不回去也沒關系,等咱們到了天鬥皇家學院後再說吧。只是那邊離索托城比較遠,再想找一家像現在這麽好的鐵匠鋪不知道是否容易。”

    甯榮榮笑道:“原來你是在擔心這個。這個沒問題的。我家就有鐵匠鋪,你要是不怕自己暗器的秘密泄露,讓我家的鐵匠鋪來制造零件就行了。工藝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