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後座,趙繁苦不堪言,她看了眼前面,希望蘇承給她解圍。

    卻沒想到蘇承只從後視鏡瞥她一眼,就轉開了目光,那眸色過分幽深,趙繁連忙解釋,“們倆別生氣,這個圈子就是這樣的,娛樂圈裏,學曆高的有,但基本上都是影視專業畢業的,《我們的青春》劇組想要的那種學霸幾乎不存在,這個劇組的人太較真了,們倆都別介意……”

    趙繁苦口婆心的勸說。

    “誰介意了?”孟拂往後靠了靠,垂著眼眸,似乎在沈思什麽。

    趙繁:“……”但,的表情跟語氣不是這麽說的。

    前面,開車的蘇承唇角勾了勾。

    他整個人向來冷,即便笑起來滿眼寒涼,不達眼底,此時一笑,冰山消融,竟然能從他身上感覺到暖意。

    趙繁嘴角抽了下,“不介意就好。”

    孟拂就不理會趙繁了,自己坐在角落裏,不知道在想什麽。

    **

    另一邊,回到劇組的黎清甯也接到了《我們的青春》編劇的電話。

    這個時間給自己打電話,黎清甯猜想可能是因爲孟拂的事情。

    “這孩子怎麽樣?”黎清甯身上穿著劇組的古裝,他聽編劇提過這個劇,青春系列的劇,對演技要求不是特別高,很適合新人,所以才推薦孟拂去。

    編劇聞言,沈默了一下,然後抱歉的道:“黎老師,真是對不起,因爲女主角這個人設圈子裏很難找到,導演在昨晚的時候已經內定了,孟拂我也看了,確實很有靈性,但導演定的是葉疏甯,黎老師應該聽說過……”

    他慢慢跟黎清甯解釋劇組的意思。

    說來說去,就是孟拂的花瓶人設太過嚴重,而導演對戲要求過高,希望女主能演出來學霸的氣息,越接近原型越好。

    葉疏甯在《最佳偶像》上家人出席的時候,她滿牆的獎項上了熱搜,“學霸”也是她一直以來在圈子裏的人設,導演選她,其實也不是沒有道理。

    黎清甯擰了下眉頭,“孟拂雖然沒有讀過高中,但我覺得她懂得不少。”

    黎清甯涉獵向來很廣,跟孟拂做了兩期節目,黎清甯也發現他無論說什麽,孟拂都能接的上來,他不知道孟拂到底是不是成績非常差,但她的知識面絕對不低。

    至少“相空間”“哈密頓函數”這些他從來沒有聽過。

    越是跟孟拂接觸,越覺得網上那些黑料空穴來風。

    他推薦孟拂去這個劇組,並不是胡亂推薦。

    哪裏想到,編劇竟然內定了葉疏甯。

    挂斷電話,黎清甯不由按了下太陽穴,坐到位子上,給孟拂打電話,跟她說聲抱歉。

    “沒事,”手機這頭,孟拂剛下車,她就沒走,半倚著車門,“我能問問他內定的人是誰嗎?”

    “葉疏甯。”黎清甯記得這個名字。

    “謝謝黎老師。”孟拂向黎清甯道謝。

    挂斷電話後,黎清甯覺得對不起孟拂,那邊到他的戲份了,場務在叫他,黎清甯把手機放回桌子上,一邊朝那邊走,一邊想著下次一定要給孟拂找個好點又靠譜一點的資源。

    **

    這邊,孟拂挂斷電話後,蘇承已經把車開到她在一中邊租的房子了。

    他跟黎清甯打電話沒有避開蘇承跟趙繁,兩人都聽到了編劇選的人是葉疏甯。

    這個人選,趙繁也不意外。

    葉疏甯學霸倒也不是人設,她本來成績就很好,文化課的成績能跟校前十的人打,年紀也符合高中生的設定。

    只是這話趙繁不會在孟拂面前說,她轉了話題,對蘇承道:“承哥,她現在住的地方不太保險,我向公司申請一下,給她重新安排一個住處……”

    蘇承徑直走到了冰箱邊,他打開冰箱門,冰箱三層。

    很幹淨的三層。

    第一層,啤酒。

    第二層,啤酒。

    第三層,還是啤酒。

    垃圾桶裏,也有不少啤酒空瓶。

    看起來沒少喝。

    蘇承看了眼孟拂,孟拂已經懶懶的窩在了沙發上,見他看過來,她就轉移了目光。

    “我!”趙繁舉手,聲音很大,心也很累,“承哥,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蘇承:“……”

    他不由按了一下眉心。

    趙繁見蘇承沒追究滿冰箱的啤酒,終于也松了口氣,她把垃圾桶裏的空啤酒罐全都收起來,准備拿到樓下倒掉,忽然又想起來件事兒,轉過身對孟拂道:“對了,微博粉絲突破七百萬了,什麽時候發一下福利?我的意見是拍個跳舞視頻,的粉絲已經將節目上的視頻舔無數遍了,可憐可憐他們吧。”

    孟拂從試鏡辦公室出來後,就一直心不在焉的,不知道在想什麽,漫不經心的嗯了一聲。

    趙繁心想她可能今天是被打擊到了,也不多說,用眼神跟蘇承示意了一下,就下去倒垃圾。

    “明天有一個雜志封面要拍,我已經約了時間,”蘇承把黑色的本子收起來,看向孟拂,“今天就好好休息。”

    孟拂這裏全都鋪了地毯,她到了家就幾乎是不穿鞋的狀態,穿著寬松的外套,坐在沙發邊的地毯上,微卷的頭發落在清致的鎖骨上,深色的牛仔褲勾勒出一雙又細又直的大長腿,雪白的腳趾微微蜷縮著,看上去慵懶又靡麗。

    蘇承看著她,唇角抿了下:“不能坐好?”

    他這種大家族養出來的規矩,連坐著腰背都挺得很直。

    孟拂回過神,她擡頭,看著蘇承笑,一雙桃花眼似乎流轉著波光,“承哥,”頓了下,她繼續道,“對我要求別太高。”

    蘇承就不說話了。

    趙繁扔完垃圾回來,覺得房間氣氛有些怪異,但又說不上哪裏怪。

    她把順道在小區門口的小賣部買的牛奶放到冰箱裏,一一擺好,孟拂的東西向來是亂七八糟的放的,但每次蘇承來,都會把東西一一規整好,蘇承在,趙繁也把牛奶一排排擺好。

    擺完牛奶,趙繁看孟拂不說話,看手機的目光也散漫,她走過來,笑著問,“怎麽不休息了,剛剛不是還說累?”

    “不是,我在想一件事。”孟拂將手機按滅,往桌子上一扔,看向趙繁。

    趙繁擡眸:“說。”

    孟拂雙手枕在腦後,靠著沙發腿,“我想回學校讀書。”

    “不是,是認真的?”趙繁站起來,低頭看向孟拂,眼睛都瞪大了,“現在事業剛起來,這時候回去讀書,讀個三年出來,人氣早就耗光了。承哥,您說是吧?”

    趙繁看著孟拂的表情,似乎不像是在說笑,心裏急了,轉向蘇承。

    一向理智的蘇承卻看著孟拂若有所思,“也可。”

    孟拂笑了。

    “不是,孟拂,”這兩人一唱一和,趙繁轉了一圈:“不用跟葉疏甯比較,以後等作品出來了,這些都是過去式,現在當紅的超一線明星,大部分都有過全網黑的曆史。這時候隱退讀書,以後想回來就太難了……”

    蘇承倒是有所意會:“她沒說隱退。”

    孟拂打了個響指,“沒錯。”

    聽說不隱退,趙繁松了一口氣,“所以要一邊發展事業一邊讀書,這倒也沒事,圈子裏很多人都是這樣。”

    圈子裏學業跟事業兼顧的人不少,就是會很累,往往趕完通稿就要做各種習題跟卷子。

    趙繁意會到孟拂的意思,就不著急了,心裏想的也開朗,孟拂也就今天受刺激了,可能自己堅持不了幾天,就不說上學了。

    趙繁稍微思索了一下,爽朗一笑:“也行,那要辛苦一下了。三年後考大學可以走藝術,萬一到時候能拿到T大影視學院的通知書。”

    孟拂是兩年前開始休學的,高中一年也沒讀,趙繁自然而然的覺得,孟拂是要從高一開始讀書。

    孟拂看了眼趙繁,沒出聲。

    正巧也接到了江老爺子的電話。

    江老爺子語氣跟以往沒什麽兩樣,就是聽起來有點兒沙啞。

    “您沒事吧?”孟拂坐直。

    手機那頭,江老爺子似乎是笑了下,“沒事,剛回來吧,今天有時間回家吃飯嗎?爸剛請了一個好廚子回來。”

    “在家?”孟拂詫異,江老爺子身體還沒有完全好,這個時候應該在醫院才對。

    孟拂不太想回江家,但有些擔心江老爺子的狀態,跟江老爺子說了幾句,就起身回去。

    蘇承也順勢站起來,他拿了車鑰匙,朝孟拂看過去:“我送。”

    **

    路上,紅燈。

    蘇承緩緩停下車,看了眼後視鏡內靠著窗戶的孟拂,“真想回去讀書?”

    “嗯。”孟拂靠著車窗,手裏把玩著手機。

    “想去哪個學校。”綠燈,蘇承啓動車,收回目光,眸色清淺。

    孟拂懶洋洋給了兩個字,“一中。”

    T城一中,整個省城最好的高中。

    好到什麽程度?它都不帶周邊其他高中玩的,跟一中相提並論的,都是全國十校。

    江歆然也在這個學校。

    對此,蘇承並不是特別驚訝,因爲孟拂怎麽也不肯搬走的出租房就在一中周邊。

    只是這個學校有點難進,尤其是孟拂這種半路插班的,難度系數更大。

    蘇承颔首,“我知道了。”

    不多時,車子到達江家。

    以內孟拂說她要回來,江老爺子一直在門外面等著,看到孟拂的時候,眼睛都笑眯起來了。

    “江爺爺。”蘇承見過江老爺子,下車同他打招呼。

    他這氣勢,怎麽看怎麽不像是助理,江老爺子“哎”了一聲,然後詢問:“留下來一起吃晚飯吧?”

    “不用了,”蘇承禮貌的同江老爺子道別,“我回去還有事。”

    孟拂進一中,雖然有點難度,但對蘇承來說並不是特別難,他准備回去好好商量一下。

    江老爺子也不勉強,他跟孟拂兩人站在門外,等蘇承的車離開後,江老爺子才轉過身,笑,“這助理,說他是哪家少爺我都信。”

    兩人一邊說著,一邊朝江家裏面走。

    孟拂攙扶著江老爺子,左手不動聲色的按在了他的手腕上。

    眉頭微不可見的皺了下,她前段時間離開的時候,老爺子身體恢複的不錯,這才一個多星期沒見,內裏卻非常虛。

    想想老爺子反常的呆在江家。

    孟拂垂下眸子。

    **

    晚上,江家飯點。

    除了江泉,其他人都在,江鑫宸先回來,他看到孟拂,頓了下,沒說什麽,只沈默的坐到一邊,江歆然跟于貞玲一起回來。

    看起來比以往更加沈默。

    看到孟拂,江歆然眼眸垂了垂。

    于貞玲因爲上次的事情,有江泉跟江老爺子的警告,看到孟拂,她也打了聲招呼:“拂兒回來了?”

    孟拂挺冷淡的,就“嗯”了一聲。

    並沒有叫媽。

    江老爺子也沒有提醒孟拂。

    于貞玲也懶得說什麽了。

    “媽,吃個肉丸子,”于貞玲身邊,江歆然給她夾了塊肉丸子,“弟弟今天數學考試成績出來了,122分。”

    一中卷子向來變態,能考100分以上的都是少數,122分,確實是個高分。

    聽到這一句,于貞玲臉色好起來,“多虧有,他之前哪裏上過100分,今天是不是月考成績發放,這次多少名?”

    “總分622,班級第五。”江歆然並不在意的回。

    她在火箭班,班級第五,就是年紀第五,按照一中以往的錄取單,江歆然去A大是沒有問題的。

    能用文化科的成績考到A大,在這圈子裏也極其少見,再往前面一點,就童爾毓以高考狀元的身份考去了A大。

    更別說,江歆然不止成績優秀,琴棋書畫,樣樣不差。

    “考得不錯。”一直沈默著吃飯的江老爺子也看了江歆然一眼,誇了一句。

    江老爺子在孟拂面前和藹可親,但在江家其他人眼裏,卻是無比威嚴。

    能得他一句誇獎不容易,聽到老爺子的話,江歆然眉眼都飛揚了,她目光淡淡掠過孟拂,孟拂依舊低頭,慢條斯理的吃飯,似乎並不當回事兒。

    江歆然收回余光,看向江老爺子,脆生生的應著,“謝謝爺爺誇獎,我會努力。”

    **

    吃完飯,孟拂要給老爺子按太陽穴。

    “最近忙不忙?”江老爺子坐到椅子上,由著她鬧,“看到超話說,要接影視了?不要太辛苦,年輕人身體重要。”

    准備去端茶的管家看到孟拂敢在江老爺子頭上動土,不由頓了一下。

    然後若無其事的出去給兩人端茶。

    “還好,”孟拂站在老爺子身後,給江老爺子按著頭上的穴位,看上去還挺像那麽回事兒,“劇我應該會接,不過這期間,我想回學校讀書。”

    “讀書?”江老爺子頓了下,然後轉向孟拂,“怎麽……突然要回去讀書?”

    離開學校兩年,再回去讀書肯定會脫節,不說其他,以前初中的知識孟拂可能都忘記了。

    江老爺子怕孟拂頂不住壓力。

    他回了回頭,看著孟拂,本來想問她是不是因爲江歆然晚上的話。

    話到嘴邊,他又沒問。

    他清楚孟拂這個年紀人的叛逆心跟好勝心。

    管家給兩人端了一杯茶,聽到江老爺子的話,他不由看了孟拂一眼。

    “不是突然想,是該回去了。”孟拂手上動作不慢,她還在琢磨江老爺子的病情,語氣說的淡。

    她看起來是鐵了心,江老爺子沈思了一會兒,道:“好,我知道了。”

    一邊的管家斂下眸光,沒再說話。

    一個小時後,孟拂就准備回去了。

    江老爺子親自送她出門,並派了家裏的司機送她回去。

    看著孟拂的背影,江老爺子覺得身體輕了不少,胸口也不是那麽悶了,他驚訝的道:“拂兒確實有些手藝,我整個人好多了。”

    身邊,管家扶著老爺子,失笑,“老爺子,您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管家知道老爺子最近身體疲憊,但對老爺子的話也感到沒話說,哪裏有按一按腦袋,就能讓老爺子身體變好的?

    孟拂又不是研究院的那些老中醫。

    “懂什麽,”江老爺子看了直播,知道孟拂院子裏一堆草藥,還會一點醫術,他看了管家一眼:“等會兒江泉回來,讓他來書房找我。”

    **

    江泉接近十一點才回來,最近一直忙得腳不離地。

    他看上去也非常疲倦。

    聽到老爺子找他,他直接去了書房,“爸,您這麽晚還不睡。找我?”

    “嗯,今天精神不錯,多虧了拂兒。”江老爺子也覺得奇怪,感覺孟拂按了按他的腦袋,整個人都精神起來。

    江老爺子找江泉是爲了孟拂想要回去上學的事情,他簡略了說了下經過,才慢慢道:“我想著,給她安排一個貴族學校,壓力不那麽大。”

    對于孟拂想通了要去學校,江泉表示贊同。

    他不關注孟拂娛樂圈的事情,也不知道孟拂在娛樂圈火不火,只知道掌握在手裏的東西才是自己的。

    對于江泉來說,握在手裏的知識才是最硬的。

    “這是好事,”江泉臉上露出了最近唯一的一抹喜色,他笑著搖頭,“只要她願意學習,花多少人情我都願意,爸,您好好休息吧,這些事我處理就行,別把身體拖垮。”

    江泉忙著江家焦頭爛額的事情的同時,還不忘給助理打電話,讓他聯系T城比較好的私立學校。

    孟拂休學了兩年,想要再上高中不容易。

    江泉在選學校方面也慎重,風評跟教學質量肯定要好,他選的私立學校也不是什麽普通學校。

    每年學費加管理費十分高昂。

    還想再找幾個家庭教師,他想著孟拂應該跟不上進程。

    沒有睡覺,一直等江泉回來的于貞玲聽到了他的電話。

    她揭開面膜,從床上坐起來,面無表情的轉向江泉,不知道用什麽語氣:“上學?她終于想要回去讀高中了?”

    若是早兩年聽到這個消息,于貞玲說不定還會激動。

    只是現在過了兩年,孟拂又在娛樂圈,別說回來上學,孟拂是不是誠心想上學,于貞玲都還不確定。

    想想今晚在飯桌上說了江歆然的事兒,于貞玲繼續靠在床頭,把面膜重新小心翼翼的貼在臉上,皮笑肉不笑的:“她是聽到歆然考了前幾名,才跟老爺子說要重新回去上學吧?”

    時間來的太巧。

    江泉沒回,他在給助理打電話,又給認識熟人打電話托關系。

    于貞玲微微合上眼睛,沒說話。

    等江泉挂斷了電話,于貞玲才下床。

    面膜已經敷好了,于貞玲直接揭開,揉成一團扔到垃圾桶,坐在梳妝鏡邊對著臉拍水,冷著臉,語氣帶著些許譏诮:“最近江家夠麻煩了,還要給她處理這種事。把錢扔進水裏還能聽個響聲兒。給她花那麽多人情那麽多錢有什麽用?難不成她三年後,還能給考個高考狀元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