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你來這裏做什麽”就在小青懷疑聖女是不是對白雲學院學院長使用哪個沒有在缥缈聖地正史記錄中的傳統技藝時,她見到另一位當事人,沒心情去糾結有沒有,先把對方來訪目的打探清楚。

    小青不知道聖女與白雲城少主之間發生了什麽,但聖女正式見過對方後心情很不好,這點就夠讓小青對他保持警惕。

    一身白衣軍裝的白錦,見到沐瑤身邊這位小侍女像母雞護小雞一樣護著沐瑤,笑著說:“這是我的私人飛船,你說我來做什麽”

    “另外,我也不隱瞞你,好歹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我和你家聖女現在增進感情不行嗎”

    白錦說這話時語氣那個輕挑,恨不得小青給他陽光帥氣的臉來上幾拳。

    這一刻,在小青心中,這位在白雲城居民心中的神白少主等同于斯文敗類。

    她算是看出來了,他對聖女居心不良

    “你”

    “小青,你先退下。”

    就在小青堅決守護沐瑤,不會讓眼前這位斯文敗類陰謀得逞的時候,身後傳來聖女的聲音。

    “這是我跟白少主之間的事,你注意下自己身份。”

    “聖女”

    小青很委屈,這是她與聖女相識以來,聖女第一次用這種口氣教訓她。

    “小青不敢,小青這就退下。”

    見聖女平靜看著自己,小青轉頭狠狠瞪了一眼白錦離開了。

    看了眼小青離開的方向,白錦一屁股坐在沐瑤身邊說道:“你有見過像我這樣的陽光帥氣、英俊潇灑、玉樹臨風、和藹可親的魔頭”

    “”

    沒有,我的確沒有見到像你這樣自戀的魔頭。

    沐瑤原本還很沈重的心情被白錦這話給逗樂了。

    “這就對了嘛,美人笑起來總比苦著一張臉好看多了。”

    白錦這話讓沐瑤誤以爲她剛剛把內心情緒表現在臉上,急忙又板起了一張臉。實際上是她想多了,在白錦眼裏她的表情一直都是那一副颦眉蹙頞。

    沐瑤這個小動作被白錦逮到,他繼續說道:“我這人很親善自由的,你剛剛完沒必要爲了保護小丫頭,故意呵斥她走。”

    “我剛剛不是說了嘛,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你看我像是會爲難家人的那種人嗎”

    或許是感受到白錦那股想讓她放松下來的念頭,沐瑤看了他一眼說:“都到了這一步,你以爲我還會相信你說的話”

    白錦笑了:“你當然會信了,我跟你講個故事,聽完這個故事你應該會了解我這樣做的苦衷。”

    聽到白錦又要講故事,沐瑤想把耳朵捂住不想聽,上次就是聽他講完那個神州學堂的故事,她才會看錯了他,認爲他是個好人。結果,對她來說,他是個披著好人皮的魔頭。

    “我這次跟你講這個故事叫做舔狗不得好死,我有一個凡人朋友,他喜歡了一位同爲凡人的漂亮女孩”

    白錦開始講起了新的故事,沐瑤呢心中雖然不想聽但身體卻很實誠豎起了耳朵聆聽起來。

    別的不說,白錦講的故事淺顯易懂且飽含深度,多聽一點沒什麽錯。

    “接下來這個故事就有些俗套了,我那個朋友家境卑微,而他喜歡上的漂亮女孩家境殷實,爲博得女孩好感與歡心,他努力工作,將賺來的錢幾乎都去買女孩喜歡的禮物”

    故事講到這,沐瑤忍不住說:“好一個癡情男兒,那位女孩得知有這樣一位癡情男兒喜歡,應該會很開心。”

    白錦笑了笑:“這個故事走向要是如你所說的那樣,那我跟你講有何意義。”

    沐瑤聽後閉上了嘴,靜靜聽白錦會講怎樣一個故事。

    “我那個朋友爲了討那位女孩歡心,每月將賺來錢絕大部分去買女孩喜歡的禮物送給她,而他呢,卻舍不得將這些錢拿來用在自己與家人身上,他穿的衣服洗了一遍又一遍,衣服破了就縫補將就著穿,至于吃的,一日三餐以饅頭加粥配鹹菜度日。”

    “你肯定很想聽漂亮女孩面對我那個朋友送的禮物反應如何,她的反應很欣喜,她很喜歡男孩送給他的禮物,而且她還當面感謝我那個朋友。”

    聽到這,沐瑤有些失望,她還以爲白錦會講怎樣一個故事,沒想到這個故事這麽俗套。

    這不就是有情人終成眷屬的故事。

    白錦好像看穿了此時沐瑤在想什麽,繼續說:“聽到這你或許以爲我這個故事到這就結束了,其實這只是剛開始。”

    就算白錦這樣說,沐瑤心想著接下來這個故事大體走向就是這對情侶不放棄對方最終克服了種種磨難最終生活在一起。

    “在接下來的日子裏,漂亮女孩在不斷向我那個朋友索取禮物,而我那個朋友爲了滿足漂亮女孩需求,不得不更努力工作,甚至他從一份工作變成兩份工作再到三分工作,一天只休息不到兩個時辰。”

    沐瑤眨了眨眼,這故事不對啊,怎麽不像是她想象的那樣。

    沐瑤懷疑白錦是爲了吸引她注意力而臨時改了故事結局,她今天就要當面拆穿他

    “那個女孩呢,你那個朋友這樣對她,她就沒有一點反應”

    白錦繼續說:“女孩當然有反應,她口頭上感謝著我那個朋友,爲了讓我那個朋友爲她買更多的禮物,她有時還會給我那個朋友一點點情侶之間的獎勵。”

    “”

    這不是我想要聽的故事。

    “那女孩就沒有勸你那個朋友不要這麽拼命”

    雖然只是一個故事,可聽到這沐瑤心中忍不住可憐白錦那個朋友。

    白錦笑笑說道:“爲什麽要勸你該不會以爲女孩對男孩有情吧”

    “沒有她爲何要收你那個朋友禮物”

    “她爲何不能收我那個朋友禮物”

    “她收了收了收了”

    沐瑤斷斷續續說了三次收了,她想要解釋什麽但礙于現在見識太少說不上來。

    “其實就是你從一開始就把這個故事想的太簡單,是不是以爲我講一個一對家境差距過大,但憑借愛度過種種難關最終走到一起的有情人終成眷屬故事”

    “我不是,我沒有,你不要瞎說啊。”

    被白錦看穿了內心想法,沐瑤稍稍有些失態。

    白錦擺了擺手表示不在意,這個舔狗不得好死故事還沒講完,繼續說道:“就這樣,我那個朋友每天省吃儉用瘋狂工作,就是爲了給漂亮女孩買禮物。而那漂亮女孩呢,面對我那個朋友近乎拼命賺來的禮物,理所應當收下,並鼓勵暗示他要更努力加油,下次贈送更好的”

    “等等”

    “我不信這個世間還有如此癡情的男人。”

    白錦聽到沐瑤這話有些傻眼:“你管這個叫癡情”

    他是頭一次聽說有人給那種無底線無尊嚴無自知三無舔狗洗地的,而且洗地的這位還是一位聖地聖女。

    他和缥缈聖地剛剛這段談話要是被前世遊戲裏那些舔到最後一無所有的卑微舔狗玩家聽到,那她估計會成爲那些卑微舔狗玩家心中的女神

    “這不是癡情是什麽”

    根據沐瑤理解,這個故事裏,白錦那個朋友爲了心愛女孩付出一切,這還能不是癡情

    “如果你把我那個朋友行爲理解爲癡情,那我對你也很癡情。”

    “”

    沐瑤漂亮的面容上仿佛冒出幾個大大的問號。

    好端端講著故事怎麽就扯到她頭上來了。

    白錦當然不會單純給沐瑤講個故事逗她開心,他給她講舔狗故事最終目的就是讓她明白他的苦心。

    “你想想看,故事裏我那個朋友爲了他喜歡的女孩,竭盡所能付出一切。”

    “而我,爲了你,也同樣如此不惜跋涉二十萬裏,幫你驅逐襲擾聖地的荒族”

    白錦這話最初聽起來挺有道理的,可隨後沐瑤發現他和他那個朋友兩者之間不一樣。

    “這不一樣”沐瑤反駁道。

    白錦追問:“有什麽不一樣”

    沐瑤將兩件事來龍去脈快速過一遍,然後說:“你故事裏那個朋友,他家境低微一切都得靠自己打拼。”

    白錦聽完繼續追問:“那照你這樣說,我現在這地位就是憑空得到的”

    沐瑤繼續反駁:“你出身白家,人生起步就比你那個朋友高到不知哪裏去。”

    白錦回答:“但你也知道,我如今這個地位跟我的出身並沒有太大關系。你在白雲城前後也待了段時間,應該知道憑我的能力,就算我出身寒門,那也遲早會走到今天這一步,我的出身好只是給我錦上添花並沒有雪中送炭”

    對于白錦這話沐瑤無從反駁,但她還是不承認白錦跟他那個朋友一樣,對她癡情。

    “那也不一樣”這是沐瑤最後的倔強,白錦剛剛那個解釋還是不足以說服她。

    白錦回想起前世一個對線鐵則。

    想要戰勝一個學曆比自己更高的人,那首先就得把對方拉在與自己同一條線,然後再用豐富的經驗打敗對方。

    現在白錦做的就是類似的事,要是他直接對沐瑤表現出好感行爲,沐瑤很大可能不會記住,但要是換個角度,或許她就會銘記于心。

    這個角度,就是讓她明白這事不是她吃了多大虧而是賺到了

    當然,想要沐瑤心態轉變,那就得看白錦有多會說了。

    現在來看,白錦成功把沐瑤拉到了同一條線,接下來就該是用豐富經驗打敗她的時候。

    “這還有什麽不一樣難不成你以爲我此次出征東荒,很簡單吧”

    沐瑤沈默,白錦這個問題她不知該如何回答。

    白錦繼續說:“先不把與荒族戰鬥犧牲算進去,光是此次出征花費的資源就是一筆天文數字。”

    聽到金錢,沐瑤找到了反擊機會回答道:“只要你成功解決荒族問題,缥缈聖地願意支付白雲城此次出征花費的資源。”

    缥缈聖地數千年的底蘊不是鬧著玩的,再加上數位聖女以身飼魔後帶來的回報,資源方面缥缈聖地一直很充足。

    沐瑤相信,白雲城要是這能把困擾聖地的荒族給驅逐,師尊會很願意支付白雲城此次出征花費。

    喲,沒看出來嘛,缥缈聖地還是個大財主,以後有機會多坑一點。

    要不是饞沐瑤身子,聽到她這話白錦或許真就同意了她這個提議。

    可惜,在白錦心中,沐瑤身子遠高于缥缈聖地那點資源。

    “資源是小事,那你有沒有想過白雲城此次出擊後,以後將成爲神州其他人族勢力與荒族衆矢之的”

    “到那時,白雲城一舉一動都在別人眼下,這其中的損失你有計算過”

    “還有,與荒族戰鬥犧牲又怎麽算這些天你也知道,此次出征東荒的是我白雲城最精銳的力量,萬一最後我白雲城勝利了,但折損了這股最精銳的力量,這損失你有想過有多巨大嗎你們缥缈聖地能賠償得過來”

    沐瑤:“”

    要是沐瑤一副高高在上不理紅塵的仙子樣子,就算她做好了以身飼魔的准備,那白錦拿她一時沒有辦法。

    可偏偏在意外放她鴿子幾天中,讓這位仙子落入紅塵不說,今天更是讓她爲了紅塵瑣事與白錦爭論。

    當一位仙子落入凡塵,這是她最虛弱的時候,此時不進攻她內心,等到她找回自我重新恢複俯視紅塵仙子那就不好辦了。

    其實白錦這番話一點都不完美,只要沐瑤冷靜下來細細分析就會發現這段話裏滿是漏洞,可她先是被以身飼魔導致心亂了,然後被白錦半個舔狗不得好死故事給吸引了注意,最後白錦利用與她在講故事起的爭執轉到現實。

    白錦這一手偷換概念,不說玩的有多溜,但忽悠下沐瑤這種沒真正體驗過紅塵的少女還是沒問題的。

    眼看沐瑤被自己一套偷換概念操作下來搞得暈頭轉腦,接下來就是最關鍵的一擊。

    “還有,剛剛我在將故事的時候,你明明得知我那個朋友喜歡的漂亮女孩自私自利,但你卻沒有責怪她的意思。”

    “這是爲何剛開始我不懂,現在我明白了,原來你們都是一類人。”

    沐瑤真的有些暈了,她不懂白錦是怎麽會把她與那個故事女孩聯想到一起的。

    “不用這樣看著我,你和她一樣,都是利用我對你的好感,來達成你目的。地獄空蕩蕩,惡魔在人間,我們男人何時才能站起來。”

    “”

    如果說省略過程,不計雙方付出的話,事實就是這樣的。

    這次白雲城出征,白錦這方付出了不計其數的表面與暗中力量。

    而缥缈聖地這邊呢

    頂多就是投其所好把缥缈聖女賣給白雲城少主而已。

    到這裏,話題又回到了前面談到的,如何讓缥缈聖女認爲委身于他是賺了而不是虧了。

    目前來看,白錦成功了一半。

    此時在沐瑤心中,她內心的確是動搖了,她不再去思考該如何馴服白錦這個魔頭而是反複思考如何回報白雲城這次支援缥缈聖地行爲。

    你以爲用豐富的經驗擊敗對手指的是自身這方面能力更強麽

    不,這裏豐富的經驗具體指的是只要你偷換概念能力足夠巧妙,那對手永遠就別想打敗你。

    如果說白錦與沐瑤討論修行方面的問題,十個他或許都不是沐瑤的對手,但討論人性嘛,白錦可以拍拍胸脯對神州人類說:“我不是單指在座的某一位,我想說的是你們都是垃圾。”

    白錦之所以有那個自信,是因爲神州獲得越久的修行者越沒有人性,而那些凡人呢他真要是用道理說不過對方,他還可以用物理嘛。

    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古人誠不欺我。

    白錦沒想過一次性就把沐瑤給說服,今天他目的呢就是在她心中種下一個種子,就算以後沐瑤反應過來,那他也不用擔心,只要等到她心中今日種下種子生根發芽最後開花結果,到那時白錦只需動動手就能摘取勝利的果實。

    “這個給你。”

    白錦說著就丟了個東西給沐瑤。

    沐瑤下意識去接,發現白錦丟給她一個類似書籍的東西,她問:“這是什麽”

    “十萬個爲什麽,一本白雲學院針對像你這樣的問題學生創造出了科普讀物,認真看完它你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單純看待這個世界。”

    白錦這句話裏除了開頭外其他都是假的,十萬個爲什麽就是一本即將面向白雲城甚至神州大衆的科普書籍罷了。

    而沐瑤手中這個,是白錦特別定制版,裏面除了十萬個爲什麽,還包含白錦對十萬個爲什麽特殊見解。一旦沐瑤真按照白錦所說的那樣認真看完,那她這生就真的被白錦帶著走了。

    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最強的套路就是沒有套路。

    只要完美駕馭住套路與沒有套路使用時機,白錦將戰無不勝。

    做完這一切,白錦就離開了,留下一個心緒已經亂套的沐瑤。

    接下來的一天內,白錦沒有去找沐瑤,他知道這個時候沐瑤需要一個人靜靜。

    到了缥缈聖地管轄境內,從提前到達的外交大使那得到聖地准許的飛船降落地區,代表著白雲城一艘艘飛行船降落在缥缈聖地內爲白雲城劃分出來的臨時營地。

    爲了彰顯誠意,這次缥缈聖地派遣接待白錦的竟然缥缈聖主本人。

    當缥缈聖主看到代表白雲城的飛行船時,內心忍不住發出感歎,白雲城如今實力究竟恐怖到何種地步了

    類似白雲飛行船的飛行器,神州也有,但這些飛行器造價昂貴不說且速度並不比修行者力趕路快,唯一好處就是省力了。

    這樣一來,飛行器這東西在神州很少出現。

    前兩天缥缈聖主從白雲城外交大使聽聞白雲城趕往缥缈聖地只需一天的時間,心中想笑。

    位居東荒東部的缥缈聖地與中州中心的白雲城,地理差距二十萬裏,這二十萬裏想要在一天內到達,除非超脫境以上的強者力趕路才行。

    此次前來缥缈聖地的白雲城之人都是超脫境修行者

    別做夢了,你以爲現在神州超脫境修行者是大白菜啊。

    別的不說,缥缈聖主也不過是剛突破到大能境,前些年他也是超脫境修行者一員。

    親眼見到白雲城一日趕到缥缈聖地秘密,缥缈聖主不得不感慨那位白雲城外交大使對他說過一句話:“聖主,時代變了。”

    飛行船落地,階梯放下,白錦從先驅者號走了出來,看到下方迎接自己的白雲城外交官員以及抽空前來的商人們,白錦朝他們笑笑然後通過飛行船自動階梯來到地面。

    “歡迎白雲城少主”

    “聖主,以後我們都是一家人了,那套官腔話就算了吧。”

    缥缈聖主正准備向白錦走流程的時候,白錦直接笑著打斷。

    “”

    缥缈聖主沒想到眼前這位傳聞中氣運之子性格竟如此灑脫,一點都沒有持才自傲樣子。

    “那就依白少主所言,白少主”

    “诶,說好的不來那套呢,嶽父你左一口白少主,右一個白少主,這樣稱呼小婿搞得很生疏似的。”

    白錦再一次笑著打斷聖主的話。

    “”

    這已經不是灑脫,這完就是自來熟。

    白少主,請自重

    就在缥缈聖主對白錦做出簡單評價的時候,白錦恍然大悟拍了拍腦袋:“瞧我這記性,只顧著讓嶽父不要見外,小婿我還不知嶽父大名。”

    對于嶽父這個稱呼缥缈聖主可不打算這麽簡單承認,他面帶慈笑說:“姓沐名瀾,白賢侄不介意的話稱呼老朽一聲瀾叔。”

    白錦一聽搖頭:“那怎麽能行,嶽父你這樣稱呼太見外了,以後小婿就稱呼您爲嶽父吧。”

    論臉皮厚,沒人能厚過白錦,白錦這是鐵了心把他當做聖主女婿來對待。

    缥缈聖主沐瀾第一件臉皮如此之厚之人,而且這人還是白雲城少主,老祖預言中的氣運之子。

    如果這一幕不是他故意裝出來的,那以後神州可就熱鬧了。

    不過這小子,休想這麽簡單把瑤兒拐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