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缥缈聖主沐瀾本以爲白雲城少主屬于那種重名不重利的那類人,由此他才派養女兼徒兒去說服對方,他心想著穩了。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

    特別是像白雲城少主這種好色英雄,徒兒出馬不把他給收服妥妥帖帖?

    然而現在來看,對方好像並不像沐瀾想象那樣,對他報以最真誠的尊敬。

    當意識到白雲城上下都是一群名利都要的人後,缥缈聖主就想著這次白雲城出征,他是不是可以用同等資源來支付白雲城出征費用。

    說白了就是錢給你,徒兒還我。

    白錦肯定不會傻到把沐瑤還給缥缈聖地,先不說他私人饞沐瑤身子,公事方面只要他死死抱住缥缈聖地女婿這一身份不放,那缥缈聖地也拿他沒什麽辦法。

    畢竟,缥缈聖地過去幹的那些不怎麽見得光事,雖然是人盡皆知,但也都是聰明點的人都明白。

    如今他白雲城少主崛起,缥缈聖地在他身上用同樣的套路,不少人會相信。

    只要白錦這個缥缈聖地女婿身份坐實,那以後白雲城真缺錢了,找缥缈聖地借會借不到?

    所以說,不要爲眼前這點蠅頭小利從而放棄金山。

    缥缈聖地近段時間一直受荒猴族困擾,聽聞白雲城願爲他們掃除這個麻煩,如今白雲城話事人來到缥缈聖地地盤上,身爲東道主的缥缈聖地自然是要盛情款待。

    在這場宴席上,沐瑤位居主位,白錦在他右下方首位,白錦這排坐著的都是白雲城相關的人,對面則是缥缈聖地長老啥的,不然身爲缥缈聖地聖女沐瑤也就不會做到第六席。

    這次宴席表面上是爲白雲城少主到來接風洗塵,實際上宴會上缥缈聖地那邊就有人忍不住問他們如何掃除荒猴族。

    對此,白錦回答表示哪有什麽花招,正面碾壓過去就行了。

    缥缈聖地長老聽到這回答後面面相觑。

    正面碾壓荒猴族?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荒猴族靠著種族天賦分身,可是號稱一猴成軍的存在,單打獨鬥的話,除非你靈力無限一直使用大範圍殺傷道術扼殺荒猴族被動産生的。不然,你就等著被無盡的分身給淹沒吧。

    這裏值得一提的是,荒猴族的分身並不是道術裏那種迷惑普通敵人的幻象之術。荒猴族的分身從一開始就有實際戰鬥力的,分身出現後,分身會模仿本體施法戰鬥,盡管分身模仿出來的法術威力比不上本體,但勝在數多,達到量變産生質變效果。

    傳聞荒猴族族人成長到大能境,那將會迎來質變,複制出來的分身比超脫境時各方面都要強上很多倍。

    那些天賦異禀的荒猴族天驕,達到大能境,他們甚至可以把複制出來的分身淬煉到本體在超脫境時實力。

    想想看,當你面對一位大能境荒猴族天驕時,不僅僅面對的是一位大能境天驕,同時還面對成百上千位超脫境天驕,這怎麽打?

    更有傳言,荒猴族這個分身天賦成長到極致就跟弑神一族的蘇家秘傳神通身外化身一樣。

    本體不死,分身不滅;分身不亡,本體永存。

    值得一提的是,人家蘇家使用這個身外化身還需要**力支撐,荒猴族分身一點法力都不要,完無消耗。

    這樣一個一猴成軍的荒族,跟人家剛正面,你是嫌你人多白給的不夠快??

    不知真相的缥缈聖地長老們心中雖都認爲白雲城少主說話態度太過猖狂,但他們也就是心中鄙視下而已,遠還沒有到開口搓對方銳氣的程度。

    萬一對方真做到了怎麽辦?他可是開派祖師預言中的氣運之子,總該能做到一些出人意料的事。

    這事他要是幹成了,對缥缈聖地來說好處多多。反之失敗,缥缈聖地也沒有什麽實質性的損失,頂多就是與荒猴族面開戰嘛。但荒猴族打敗了氣運之子率領的白雲城,本就虛弱的他們還能有多少力量來與缥缈聖地開戰?

    他們完可以坐山觀虎鬥。

    白錦可不關心缥缈聖地長老團會怎麽想,別看對面這群人看起來仙風道骨的,可實際上這群人心黑著呢。

    指望著他們在宴席的出聲挫挫他的‘銳’氣?

    想多了,他們內心巴不得白錦和荒猴族拼個你死我活,這樣他們就能坐收漁翁之利。

    缥缈聖地長老團有他們的想法,而白錦也有自己的想法。

    說實在的,缥缈聖地畏懼忌憚的荒猴族分身,在白雲城現玄武器面前,不值一提。

    射程之內,衆生平等。

    再說了,他現在不狂妄點,怎麽給隱藏在宴會上的荒猴族下套呢。

    回到正題,白錦這次來缥缈聖地是來開拓市場的,至于掃除荒猴族那只是順帶。

    缥缈聖地控制的地區,是一塊還未開發的資源地,只要與缥缈聖地達成合作,那可以暫時解決白雲城如今資源匮乏的問題。

    爲此,白錦當著所有人的面,對缥缈聖主恭敬的說道:“嶽父,小婿這次前來呢,爲嶽父掃除荒猴族其次,最主要目的是爲了與缥缈聖地建立外交關系。”

    缥缈聖主聽到白錦鐵了心要當他女婿,他也不好在這種場合訓斥他無恥,只能轉移話題說:“外交關系?”

    這些天受白雲城外交大使影響,缥缈聖主對外交大使所說的新鮮詞語來了興趣,這些詞語是他以前聞所未聞,但具體向他一解釋,他又有種恍然大悟感覺。

    原來是這個意思!

    這不,從白雲城少主口中再次聽到外交關系這詞,缥缈聖主一方面爲了轉移話題,另一方面心中也有些好奇他這個外交關系是不是跟前幾日外交大使對他說的外交是一個意思。

    白錦看了一眼這次負責缥缈聖地外交官員,從對方回以的‘我說了但他不信’這種頗爲無奈的眼神可以看出,他思想上還是認爲白雲城不可能幹這種好事。

    “外交關系,是指白雲城爲了實行對外政策,通過外交活動而與其他勢力主體交往而形成的關系。”

    “打個比方說,白雲城和缥缈聖地結成正式外交關系,那未來白雲城將會在缥缈聖地建立外交大使館,缥缈聖地也可以在白雲城建立同樣的大使館。”

    “大使館的存在,可以有效促進雙方經濟、文化、教育、科技以及軍事等方面關系。”

    缥缈聖主理解白錦所說的經濟、文化以及教育,至于後面所說的科技和軍事這又是什麽新詞?

    “白賢侄,你說的科技和軍事指的又是什麽?”

    缥缈聖主本想稱呼白錦爲白少主的,但想到要是自己這樣稱,對方回話時肯定又會扯一遍嶽父女婿關系,隨後臨時改了口。

    缥缈聖主思想雖然比較保守,但面對新鮮事物,他還是勇于了解的。

    “科技與軍事這兩個東西小婿口頭上不好解釋,過不了幾天嶽父你就能親眼見證。”

    “”

    缥缈聖主還是小看了白雲城少主的無恥。

    “那我們與白雲城建立外交,我們能獲得哪些好處?”

    這話不是缥缈聖主問的,而是他下方一位缥缈聖地長老忍不住開口問向白錦。

    白錦回答道:“好處當然有很多,比如說缥缈聖地與我白雲城正式建立外交關系後,你們就能獲得我白雲城文化、教育、科技以及軍事方面的援助。”

    “雖然說在場各位大多數人你們現在對我白雲城了解還停留在十多年甚至百年前,但等會你們就能見到如今的白雲城實力強大的一面。”

    “或者說,你們現在可以詢問你們的聖女,她在白雲城呆了半月時光,她應該很清楚如今的白雲城究竟是怎樣的。”

    外交這東西光動嘴皮是不行的,還得彰顯自身實力才行。

    “嶽父,這是小婿准備的彩禮之一,請您收下。”白錦話落,他身邊的向缥缈聖主獻上一個看起來像是黑色鐵盒的東西。

    “這是?”缥缈聖主來不及在意白錦口花花行爲,他被白錦獻上的黑色鐵盒給吸引住了。

    在白錦還未達到之前,外交大使就贈予缥缈聖地一系列看起來很樸實卻很實用的東西。

    這些東西在被聖地煉器師拿去研究,研究一陣後煉器師感歎創造出這些東西的人當真奇思妙想加鬼斧神工。

    白雲城出品必屬精品。

    這是外交大使在缥缈聖地腦海留下的潛意識。

    “這個叫道腦,它可以展開道網。”

    “道腦?道網??”

    “道網具體是什麽,嶽父你點一下道腦上那個按鈕,小婿再向你解釋。”

    缥缈聖主被白錦這賣關子行爲搞得不上不下,他不知道白錦贈予他這個叫道腦的東西會不會像之前那些東西有利無害。

    遲疑猶豫片刻,缥缈聖主還是決定試試。

    按照白錦所說的那樣,缥缈聖主按下道腦按鈕,按下那一瞬間,周圍環境産生淡淡波瀾。

    缥缈聖主在産生波瀾那一瞬間就察覺到不對勁,盡管眼前這一幕與剛現實一模一樣,但缥缈聖主可以明確感受到,他現在身處某個幻境中。

    “嶽父,不要緊張,你現在就是身處道網之中。”白錦的聲音傳進缥缈聖主耳裏。

    隨之,缥缈聖主發現白錦依舊坐在他的右下方面帶淡笑看著他。

    缥缈聖主先是觀察周圍,發現下方來自白雲城的客人們很淡定,聖地那些長老就看起來有些不淡定了。

    哦對了,瑤兒是自己這邊最鎮定的一位。

    “白少主,你所說的這個道網不就是幻境?”

    既然無論稱呼對方什麽,對方都會厚著臉皮叫他嶽父,缥缈少主也就不跟他演了。

    白錦搖搖頭回答道:“不不不,嶽父你誤會了。道網可以算爲幻境,但幻境卻不是道網。”

    缥缈聖主問:“什麽意思?”

    白錦回答:“從結構方面來說,道網比幻境穩定多了,只要不經曆惡意攻擊,道網可以用相對較低的能量一直持續下去,而幻境呢,想要長時間維持,不僅需要布置幻境陣法師花大精力來關注,還需要在幻陣一道有著很深的造詣。這點,道網就不需要,只要學會了道網基本操作,就能成爲一名合格的道網維護人員。”

    “從安方面,長時間處于幻境中,會對身心以及靈魂産生較大損傷。而道網呢,只要你不過度沈迷,道網就不會造成身體損傷。對了,一入幻境,想要出去那得看布置幻境的陣法師心情或者強行破境。道網就不一樣了,出入道網隨自己心情。”

    “最後從便利方面說一說,普通幻境裏的一切,要麽都是布置幻境的陣法師提前精心布置好的,要麽是根據陷入幻境之人隨機生成的。無論是哪一種,想要改變都很難很複雜。而道網,它隨時可以根據管理員心情來改變。”

    “比如說,嶽父你先往下劃一下,這時你會看到一個道網控制界面,你在控制界面找到管理,然後再點改變當前環境,隨後放空自我在腦海想象你想要改變成怎樣的環境,當你構思達到道網內設的改變阈值,道網就會提醒你是否更改,當你同意,你就能輕松改變當前環境了。”

    “友情提示,請嶽父你不要在改變當前環境過程中,去想一些不健康的內容。”

    白錦一通話下來,缥缈聖主聽得有些懵,但隨後細細回味一下,他漸漸明白是什麽意思。

    等到將白錦剛剛說的話理解差不多後,缥缈聖主順著白錦最後所說的那段話意思,嘗試著改變當前環境。

    經過一番摸索,缥缈聖主成功將當前宴會大廳改爲聖地內的議事大廳。

    這改天換地操作,引來缥缈聖地長老團們的驚訝。

    就算是幻境,如此輕松改變幻境,也只有那些陣法宗師才能做到。聖主在陣法方面的造詣他們這些當長老的還不知道,連陣法大師都沒打到更別說陣法宗師了。

    除了這個可能,那就剩下白雲城少主送給他那個叫做道腦的東西。

    能自由改變幻境,這東西憑這一點也算是個寶貝。

    白錦不理會缥缈聖地長老團的驚訝,他對缥缈聖主繼續說道:“這只是道網最基本的功能而已,接下來小婿向嶽父展示道網核心功能之一。”

    說完,白錦又開口對他這邊的人說:“有哪兩個勇士向缥缈聖主展示下道網死亡零副作用的效果。”

    話落,他這邊的人盡數出身響應,白錦隨便挑了兩位。

    被白錦挑中的兩位男人,接下來當著所有人的面,其中一人揮劍捅進另一人身體,捅了一劍還不罷休又多捅了幾劍,被捅之人倒在血泊中身體慢慢化爲虛影最終完消失。

    缥缈聖地這邊的人看到這一幕紛紛皺起了眉,前面大家還興高采烈舉行宴會,怎麽現在就在宴會上見血了,這也太不吉利了吧。

    想的更多的人則是在思考,消失那人在幻境裏被活生生捅死,那他現實也會受到不小的幻境反噬。

    事情真相真要是如此,那白雲城少主目的是爲了什麽?

    “嶽父,請您關閉道網。”

    缥缈聖主思考白錦用意如何,聽到他這話想想關閉了道網。

    畫面回到宴會大廳,缥缈聖地這邊的人發現剛剛在道網裏被捅死的人,看起來一點事都沒有。

    怎麽回事?剛剛我明明親眼見到他在道網被捅死,死狀那個慘,怎麽回到現實就一點事都沒有?

    面對包括缥缈聖主在內投來的疑問目光,白錦笑著解釋道:“這就是我剛剛所說的道網安性,在道網裏死亡並不會影響現實。就算把道網痛覺調到百分百,那也只不過會讓當事人醒來短暫感到不適,不會有實質性影響。”

    “嶽父,你應該明白小婿真正想表達的意思了吧。”

    缥缈聖主很快就懂了白雲城少主剛剛行爲的真正意思。

    光是憑借在道網裏死亡並不影響現實這點,就足夠讓缥缈聖主意識到道腦是個有著諸多妙用的寶貝。

    只不過,眼前這位白雲城少主真的有那麽好心把這個寶貝白白送給缥缈聖地。

    當然不可能,白錦送給缥缈聖主的道腦,只不過是私人道腦,私人道腦展開的道網可以理解爲前世的局域網,而且這個局域網覆蓋的範圍非常小,最大不超過兩個宴會大廳這麽大,跟白雲城當前用的那個覆蓋整個白雲城的超大局域網道腦服務器比起來,差遠了。

    缥缈聖地想要將道網覆蓋整個聖地,有兩條路。

    一條是破解白錦贈送的基礎款道腦,通過破解道腦運行原理,創造出一個能夠覆蓋整個缥缈聖地的缥缈牌道腦。

    另一條就是向白雲城購買足夠覆蓋缥缈聖地自身範圍的道腦。

    說實在的,不算缥缈聖地控制的地區,單憑缥缈聖地自主地盤來說,這地盤範圍還沒有目前半個白雲城大。

    缥缈聖地要買,白雲城肯定樂意賣,不過賣的這個價格嘛,那就得從長計議了。

    沐瑤靜靜看著對面那位與師尊談笑風生的少年,當她親身體驗到之前在白雲城時內心頗爲念想的道網後,根據在白雲城了解到的消息,她就隱約明白,聖地想要獲得像白雲城那樣的道網,要大出血了。

    更恐怖的是,要是聖地被白雲城影響走上相同的道路,那未來聖地很有可能被白雲城牽著鼻子走。

    沐瑤之所以會有這個念頭,那是因爲她知道眼中這位玉樹臨風的公子,是一位披著人皮的魔頭。

    沐瑤隱隱有種錯覺,這位白雲城少主雖不像曆史中那些給神州造成屍橫遍野、人間地獄的魔頭,他殺人不見血,甚至那些被他宰了的人還會對他感激涕零。

    缥缈聖主很快就想到白錦打得是什麽算盤,他看向白錦問:“白少主你就直說吧,足夠覆蓋缥缈聖地山門範圍的道網你打算賣多少錢?”

    要是白雲城少主重名不重利,缥缈聖主或許一時猜不到他這樣做心中打的是什麽主意。但從種種表現來看,這位行爲都是爲了利。

    對于缥缈聖主這種把頭伸出來隨便宰的舉動,白錦雖然很想狠狠宰他一頓,但有些話還是得說的:“嶽父,我們都是一家人,談錢多傷感情。”

    對于白錦這一家人說法,缥缈聖主是一筆一劃都不會信。

    “既然这样,那请白贅婿赠予圣地一套足够覆盖山门的道网,白贅婿应该没问题吧?”

    你不是左一口嶽父,右一個小婿叫得歡嘛,那我這次就不要臉一回,讓你白送,看你會怎樣反應。

    白錦聽後很爽快回答道:“這就對了嘛,既然這是嶽父你開口,那小婿定當把覆蓋缥缈聖地山門的道網獻給您。”

    小樣,你以爲看透了一切,實際上你只不過看到了第一層而已。而我,最終目的在第五層,現在計劃目的在第三層。

    缥缈聖主有些反應不過來,他是沒有預料到白錦會如此爽快答應。

    眼前他贈送的道腦就已經算是個寶貝了,那比眼前這個電腦強上百倍的寶貝還是白給送給自己,那他究竟想要從自己以及聖地上獲得什麽?

    思來想去想不到白錦這樣做真正目的,缥缈聖主只好開口試探問道:“白少主,你如此大方,缥缈聖地不知該如何回報與你。”

    白錦一點都不給缥缈聖主看出什麽的機會,爽朗回答道:“嶽父這你也太見外了吧,都說是一家人,這點小事就別放在心上。您真要是過意不去,以後您就跟我白雲城商務部的人談,他會告訴您我白雲城目前最需要什麽。”

    “”

    你還真是不要臉到尋常人等達不到的境界,明明對缥缈聖地窺觊已久,偏偏自己不動手讓別人主動送上來。

    高,實在是高。

    到這一步,缥缈聖主反應過來,他從一開始就落入了白雲城少主的圈套,對方利用他的好奇心,一步一步將他引入設好的圈套。等他中套了,對方還不收網,反而還繼續裝出一副意外的模樣,然後讓中套的自己去求對方解開並給予報酬。

    把人心算計到如此精准地步,白雲城當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