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co,最快更新放怪物一條生路不行嗎最新章节!

    岩淵的這場大雨淅淅瀝瀝地持續了將近兩周,天空依舊看不到放晴的迹象,原本就籠罩在煙塵黑霧之下的城市更是暗無天日,往往中午時分就已經看不到光亮,整座城市就這樣浸泡在灰黑色的泥濘裏。

    潮濕的空氣讓房屋和衣服都彌漫著一股發黴的味道,即使每天用靈能進行熨燙,也始終無法完消散。

    久而久之,似乎就連骨頭都開始發黴,秋天的腳步才剛剛靠近,一場大雨就讓冬天的凜冽提前沖過來。

    呼。呼呼。

    呼嘯而過的狂風在岩淵的城市上空肆虐著,連帶著身體都開始犯懶,有事沒事都只想躺著拒絕動彈,霍登必須承認,他的懶病還是犯了,即使前往圖書館,也總是蜷縮在椅子裏,和小夥伴發呆閑聊,然沒有了此前的積極主動,無論是符號學,還是邪神,亦或者是菲洛子爵,所有事情都暫時擱淺。

    就連羅本也跟著沈默了下來。自從上次占蔔得知塞缪爾依舊活著,而且然不是自己想象的模樣,羅本的清冷就更加嚴重起來,經常性地,霍登和雷彼得斯、布魯特斯在閑聊中,羅本卻開始獨自走神。

    對此,霍登並沒有打擾羅本:

    也許,羅本也正在思考問題、也正在尋找答案。他們每個人都是如此,有些事情,終究需要自己想明白,否則,所有旁人的勸慰與幫助都是無用的。如果羅本需要解答,他會開口的。

    偶爾,只是非常非常偶爾,霍登會産生一種錯覺,似乎什麽事情都不曾發生過的錯覺,那些關于地球的回憶不過是自己的夢境而已,他就是霍登-赫洛,他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然後現在清醒了過來。

    所以,他現在應該安靜祥和地享受著塞克佩斯學院的悠閑生活,每天僅有的煩惱就是早餐吃什麽、午餐吃什麽和晚餐吃什麽,然後時不時向朋友抱怨一下作業太多,商量著偷偷逃課,偷得浮生半日閑。

    但這種錯覺僅僅只是在腦海裏停頓片刻,霍登的直覺就戳破了幻想的泡泡。

    與其說是平靜,不如說是暴風雨來臨前的甯靜。

    雖然現在線索都暫時進入停滯階段,主觀和客觀的原因都有;但霍登總隱隱覺得,似乎有什麽事情即將發生。

    布魯特斯似乎也察覺到了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動蕩與不安,最近幾天在圖書館裏,他甚至比霍登還勤奮,主動翻找出了大量符號學和占蔔學的書籍,自己開始翻閱,偶爾還和霍登討論討論,然沒有遊戲人間的模樣。

    “布魯,是不是和霍登調換了一個位置?怎麽現在開始翻書了?這不符合的人設。”雷彼得斯終究還是沒有忍住,對著正在認真閱讀的布魯特斯吐槽到。

    布魯特斯沒有擡頭,只是手指輕輕一動,靈能就調動起來,虛空拼湊出一個中指的模樣,對著雷彼得斯表示不滿。

    “嘿,布魯,和霍登學壞了!”雷彼得斯表示強烈抗議。

    這一招,來自于霍登。

    如何用靈能模擬出幻象,這一直都是霍登靈能運用的方向,並且越來越得心應手、越來越栩栩如生,那些信手拈來的巴掌大小幻象,霍登現在已經可以做到“高清”效果,真假難辨。

    用幻象罵人,這也是霍登懶得開口的時候,亦或者是在圖書館的時候,制造出來的吐槽方式。

    正好,身爲貴族的雷彼得斯和布魯特斯都不能隨隨便便罵粗口,于是,這一招也就被兩個家夥快速學了過去;再加上本來就不喜歡說話的羅本,對此更是再支持不過了,漸漸地,這也就成爲他們之間的吐槽方式。

    事實上,不僅僅是他們四個,塞克佩斯學院不少人都看到了這一幕,陸陸續續都開始學以致用起來。

    說著說著,雷彼得斯也擡起手指,模擬出一個大拇指朝下的手勢,對著布魯特斯表示不滿。

    即使布魯特斯沒有擡頭,雷彼得斯也手指輕輕一抖,圖像就落在布魯特斯眼前的書頁之上,閃爍了兩下,表達強烈不滿之後,畫作星星點點的熒光消失不見,雷彼得斯這才流露出了心滿意足的神色。

    “叩叩。”

    就在此時,一個身影忽然從旁邊竄出來,站在桌子旁邊,輕輕用指節敲了敲桌面,發出清脆的聲響。

    雷彼得斯被嚇了一跳,猛地轉頭望過去,然後就看到一位畫著煙熏妝的短發少女,不走尋常路的妝容已經可以稱得上驚世駭俗了,他根本就沒有時間細細打量妝容背後的五官,第一反應就是避開視線。

    “誰?”雷彼得斯朝著羅本望了過去,驚魂不懂的眼神裏滿滿都是問號。

    “霍登。”那位少女低聲呼喚了一句,擡手打了一個響指,一簇火苗就落在了霍登的肩膀上,真正的火苗。

    霍登感受到了肩膀傳來的熱量,徐徐睜開了眼睛,不慌不忙地拍了拍肩膀,根本沒有察覺到靈能的運用痕迹,火苗就被撲滅了,然後朝著少女投去視線,卻不是興師問罪,而是詢問“什麽事”的眼神。

    表情非常淡定。

    雷彼得斯呆若木雞。

    少女壓低聲音雀躍地說道,“謝謝上次那本書,那是從哪裏找到的?我怎麽以前從來都沒有發現?”

    “他的私人收藏。”霍登朝著雷彼得斯擡了擡下颌,“謄抄完畢,還是需要還給主人的。”

    “不用不用,我閱讀完畢就可以回還給主人了。”短發少女興高采烈地對著雷彼得斯露出一個爽朗的笑容,“謝謝,那本書真是非常難得,我尋找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如果以後還有類似的書籍,記得通知我呀。”

    雷彼得斯的思緒有些跟不上腳步,但還是禮貌地颌首示意,表示了回應。

    “霍登,說,克塔尼德真的存在嗎?之前那篇殘頁之上所看到的,會不會就是克塔尼德呢?”

    短發女子有些亢奮,即使壓低嗓音,也依舊難以掩飾隱藏其中的雀躍和激動,這讓布魯特斯也跟著擡起頭來。

    原本還以爲是雷彼得斯在故意幹擾自己閱讀,結果看到來人,眼睛不由瞪大起來,有些慌張地打起招呼,“阿德麗娜!”

    出現在眼前的,正是阿德麗娜-加布拉瓦。

    雷彼得斯立刻就好像發現新大陸一般,微微眯起眼睛,上下打量著驚慌失措的布魯特斯,他覺得自己好像嗅到了八卦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