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徐沂趕到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混亂的場景。

    趙小晶撫著肚子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撒潑一樣罵著褚恬。褚恬站立著,胸前上下起伏著,看得出來情緒翻騰地也非常劇烈。

    眉峰微皺,他撥開圍觀的人群走上前去,正逢褚恬感覺氣不過,擡腳還要上前的時候,他連忙大步過去按住了她的手。

    “住手!”

    聽到熟悉的聲音,褚恬有些呆愣地看著出現在眼前的人。然而徐沂的臉色卻極差,他從上至下看了眼褚恬,確定她沒什麽之後,走過去要扶趙小晶起來。

    理智回籠,褚恬伸手攔住了他:“幹什麽?不許碰她!”

    一句話,瞬間轉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大家注視著徐沂,紛紛忍不住猜測著這兩男一女究竟是什麽關系。難不成,是小三來找正室示威,未果,這男的又趕來匆匆救場?

    徐沂對周遭的議論渾然未覺,只是神色平靜到近乎面無表情地看著褚恬。僵持了大約有一分鍾,他推開褚恬的手,扶起了趙小晶。

    趙小晶根本沒有意識到扶她的人是誰,只顧大喊大叫著。徐沂使了些力氣,才將她從地上撐了起來。還沒完全站穩,就聽她捂著肚子喊疼。徐沂正猶豫著是否要將她送醫院的時候,一個男人匆匆地從外面趕了進來,他瞪著雙眼打量了下眼前的景象,趙小晶的一聲叫喚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男人猶豫了下,走過去將她扶了過來。

    趙小晶這次看清楚了,撲倒他懷裏,開始嗚嗚地哭。

    被衆人圍觀著,議論著,男人覺得尴尬極了,他用口型問徐沂:“她怎麽了?”

    “肚子不舒服,恐怕需要去醫院檢查一下。”

    男人脫口而出一個靠,很快又察覺到自己失言,思忖了片刻,扶著趙小晶向外走去。

    徐沂幫著將趙小晶送上男人開來的那輛紅色寶馬小跑上,回到咖啡廳的時候,褚恬已經不見了。

    徐沂心知不好了,他一刻也沒停頓地跑了出去,追到了尚未走遠的褚恬。

    “褚恬!”他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幹什麽去?”

    褚恬冷冷地甩開他的手:“不用管!”

    徐沂眉頭微皺:“跟我回去。”

    “我爲什麽要跟回去?”褚恬梗著脖子反問,“不是願意扶趙小晶嗎?怎麽不跟去醫院啊?去啊,反正看都不看我一眼,管我幹什麽?我不用管!”

    徐沂知道她爲什麽鬧脾氣,只是當時情況那麽混亂,他來得及多說什麽?他穩下聲:“我知道現在在胡思亂想,先跟我回家,然後我再跟說清楚。”

    “我不!又想跟我講道理對不對?是不是覺得我就那麽笨,覺得說什麽都是對的?別搞笑了,這次我就偏不聽的!”褚恬有些強詞奪理道。

    街道兩旁已經有人被他們的吵鬧驚動了,不時露個頭圍觀。徐沂明白這裏著實不是個談話的好地方,然而褚恬如此固執,他也只能跟她解釋道:“我沒想跟講道理,只是知不知道,趙小晶她還懷著孩子!”

    “不許提她的孩子!”一想到這個褚恬感覺自己胸腔都要被氣炸了,想甩開徐沂的手,可怎麽也掙不脫。

    徐沂很少見過這些的褚恬,仿佛任何話語都無法讓她鎮定下來了。沒有辦法,他深吸一口氣,伸手將她攔腰抱了起來,打算就這樣將她扛回車上,先回家再說。可褚恬卻憤怒極了,她現在真的一點也不想理徐沂,還被他這樣鉗制著,氣的她抄起手邊唯一工具——包,就往他身上砸,十分用力地拍打,打的包上的挂件叮鈴作響。

    徐沂被她鬧的頭疼極了,再加上今天拉練時不小心傷到了胳膊,這樣抱著她使得疼痛加劇,再好的脾氣,此刻也控制不住他心頭的煩亂。實在疼地撐不住了,他一把又將褚恬放了下來,聲調和眉目都冷了下來,帶著少有的一絲不耐:“褚恬,鬧夠了沒有?”

    褚恬喘著氣,雙目泛紅:“沒有!我還要咒她趙小晶生不下來孩子!難産死掉!褚屹山那個王八蛋一輩子沒有兒子!”

    徐沂的氣徹底被激上來了,額角青筋直跳,他抿緊唇,冷眼注視著褚恬,說不出一個字。片刻之後,他攥緊雙手,轉身大步離開。

    褚恬留在原地,看著他頭也不回地走遠,過了一會兒感覺撐不住了,蹲□,頭埋在雙膝間,嗚咽出聲。

    徐沂轉身沒走幾步,就後悔了。

    然而心裏的氣未消,腳步仍是未停。走到停車場,取了小吉普,在車上靜坐了一分鍾,給褚屹山打了個電話之後,他平複了心緒,啓動引擎,向來時的方向開去。

    褚恬已經不在原地了,這讓徐沂更懊悔了。他放慢車速,沿途都在尋找褚恬的身影,快要駛到路的盡頭的時候,仍是未找到。

    徐沂不免有些著急,一邊撥著褚恬的手機,一邊注視著路邊的每一個人。就在他焦灼地等待著電話接通的時候,不經意地轉了下頭,看見了褚恬。

    她正坐在路一側的一家肯德基店裏,面前的桌子上堆了一大盤的雞米花。而她自己,正邊抹著眼淚邊往嘴裏塞雞塊。

    徐沂已經說不出自己是什麽心情了,雖然心裏仍是覺得有些無奈,但整個人卻放松了一半,慢慢地,他很輕很輕地笑了下,只有嘴角微微一牽。注視她片刻,徐沂摁掉電話,下了車。

    走進肯德基店裏,徐沂才看清楚還有一個小姑娘坐在褚恬的對面,正攤開本子趴在那裏做著作業,手邊有一杯冒著熱氣的飲料。

    徐沂走過去,俯□摸了摸小姑娘的頭,聲音十分柔和道:“小朋友,叔叔幫把本子拿到另一個桌子上,去那裏寫作業好嗎?”

    小姑娘抬头看他 ,两只小辫子在脑后一荡一荡的:“叔叔,认识这个阿姨吗?”

    “叔叔認識。”

    小姑娘想了想,點了點頭,任由徐沂幫她把東西搬到另一個桌子上,並在他轉身離開前叫住他說:“叔叔,麻煩轉告那位阿姨,我家大人說,哭著吃東西容易嗆到,而且還會窩在肚子裏消化不良。”

    徐沂笑著說好,看了眼小姑娘作業本的封皮,只見上面端端正正寫著三個大字,她的名字:陸京京。

    回到褚恬坐的那張桌子旁時,徐沂發現她仍在吃,似乎根本沒有意識到他的到來。他也不著急,就在她對面坐下,看著她吃。兩人之間,就隔著一大盤的雞米花。

    果然如小姑娘陸京京所說,褚恬吃著吃著,就開始咳嗽了。徐沂連忙拿了張餐巾紙過去,使力猛拍她的後背,用紙捂住她的嘴,說:“吐出來。”

    褚恬被他這個動作嚇了一跳,淚眼朦胧地看了他一眼,又被他狠拍了一下,下意識地張嘴將塞進去的雞塊全吐了出來。徐沂就手扔掉,見她咳嗽聲減緩,就給她端了杯熱飲來。

    整個過程,褚恬都睜大著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他。許久,仿佛才相信了眼前這個人是徐沂。手指尖觸摸到熱飲的溫度,眼淚不受控制地啪的一下就掉了下來。

    低聲歎息一聲,徐沂將她抱進懷中。“恬恬,心裏不高興,有火氣沖我發,這些都可以。但是能不能,不要總是把我放在的對立面?”

    褚恬哭了出聲,回抱住他,緊緊地不松手。

    這一晚,兩人很晚才回到家。

    進了家門,徐沂讓褚恬去洗個澡,他去廚房給他們兩人做些吃的。褚恬撇嘴,說不餓。

    徐沂觑她一眼:“剛剛是誰點了那麽一大盤雞米花,還好意思說不餓?”

    說起這個褚恬就來氣:“那麽多呢,花了多少錢知道嗎?”這人倒好,她要打包走,當時他不反對,出了門之後就手就給她扔進了垃圾桶裏。

    “垃圾食品,以後不許吃了。”徐沂說著,見她還瞪著他,便催促道,“快去洗!”

    褚恬有氣無力地進了洗手間,按開燈之後許久,才擡起頭來,看向鏡子裏的自己。這一看可不要緊,她被鏡子裏的自己嚇了一大跳。頭發亂的像瘋子,眼皮腫的像核桃,細看的話,額角還有一小塊淤青,應該是剛才跟趙小晶拉扯間不小心被她打的。

    褚恬睜大眼睛看著鏡子裏的自己,好一會兒,才接受自己的狼狽。又想起剛剛邊哭邊吃雞米花的時候,徐沂一直在一旁注視,她臉都開始發燙了,懊悔地簡直想切腹。難怪他剛出現的時候,那樣看著她。這一切,確實太不像話了。

    靜吸一口氣,褚恬擰開了水龍頭。這個澡,她洗的有些長,洗完出來,徐沂已經將飯做好了,正往桌子上擺,兩碗清淡的魚湯面。

    見她已洗好,徐沂便囑咐道:“擦幹頭發,過來吃飯。”

    褚恬嗯一聲,就聽見徐沂的電話響了。他擦了擦手,拿過手機,低頭看了一眼,便去陽台接電話。

    褚恬一邊擦著頭發一邊等著徐沂,等他接完電話回來,輕聲問了句:“這麽晚了,誰還給打電話?”

    見她努力裝作一副不經意問出口的樣子,徐沂便覺得有些好笑。他放回手機,在餐桌前坐下,挑了挑面,說道:“再不過來吃,面可就坨了。”

    就知道她不會說,褚恬哼一聲,起身拿過徐沂的手機來自己看。通話記錄中排在第一位的,正是褚屹山。

    她微微皺眉:“他又給打電話幹什麽?”

    “沒什麽,就說了趙小晶的身體沒什麽大礙。”

    褚恬將手機放了回去,不滿道:“就那麽關心趙小晶啊?她是禍害遺千年,能出什麽事?”

    話,當然不能這麽說。不過徐沂現下懶得跟她爭辯,只叫她過來吃飯。褚恬沒什麽胃口,吃了半碗就放下了筷子,剩下的自然而然又全都倒給了徐沂。

    徐沂幹淨利落地將飯掃光,收拾好鍋碗瓢盆,回到客廳的時候,發現褚恬正在翻箱倒櫃地找東西。他走過去,輕聲問:“在找什麽?”

    “找創可貼和紅花油。”

    徐沂輕呵一聲,從另外一個抽屜裏取出醫藥包來,把她要的東西都找了出來。

    褚恬:“……”

    “坐過去。”徐沂擡擡下巴,“我給擦。”

    褚恬臉皮再厚也感覺到不好意思了,她想要自己來,可徐沂就是不給她。褚恬無語了十幾秒,幹瞪眼了十幾秒,才輕輕哼了一聲,扭頭坐到了沙發上。

    出乎褚恬的意料,給她扭傷的手腕擦藥和按摩的過程中,徐沂一直很安靜。低著頭,神情認真而溫和。她第一次發現他的睫毛那麽長,那麽濃密,偶爾隨著眼睑微動。

    褚恬沒忍住,問他:“怎麽知道,我跟趙小晶在那家咖啡廳。”

    “猜的。”

    褚恬對這個答案十分不滿,用腳輕輕踢了踢他。

    然而徐沂並非是在敷衍她。

    自從知道褚恬去見趙小晶之後,他就有些心神不甯。回到家裏,也坐不穩,思來想去還是不放心,便給小姑褚冬梅打了個電話,要來了趙小晶新房子的地址。

    他不確定兩人會在哪裏見面,但既然趙小晶是個孕婦,身子不便想必也走不遠,于是就開著車先來到新房子所在小區周圍轉悠。結果真讓他料到了,兩人就是在這附近,而且居然還打了起來。

    他的直覺一向准,從知道趙小晶懷孕之後,他就感覺會鬧出一些事來,卻沒想到會來的這麽快。想來,還是他大意了。

    褚恬靜默了片刻,又問:“那知道我爲什麽會跟她打起來嗎?是不是以爲是因爲她肚子裏的孩子,亦或是那套房子?”

    “沒有。”

    “那是不是覺得我很傻?”褚恬又問,“我早就發誓不理褚屹山了,可從來都做不到。就像這次,我知道趙小晶肚子裏懷的孩子可能不是他的,就忍不住想問個明白。”

    這點徐沂就不說話了,因爲他確實不想她去過多關注褚屹山和趙小晶的事。並不是因爲什麽她沒有立場,更多是出于他對褚屹山這個人的了解。他這個人,看著很容易糊弄,但實際上卻精明的很,趙小晶的一舉一動他恐怕都看在眼裏,而且比褚恬還要清楚。

    “不說我也知道。”褚恬低下頭,聲音很輕地說,“因爲我發現,我真的從頭到尾都是一個大傻瓜。褚屹山那麽想要一個兒子,想要到連結發妻子都可以棄之不顧,他怎麽可能容忍趙小晶肚子裏懷的不是他的孩子,若真是這樣,他恐怕早就不要她了,根本輪不到我來擔心他。”

    停了停,她又說:“以後再也不管他的事了,今天之後,我對他一點留都沒了。”她語氣決絕,可剛說完,眼淚就又掉了下來。

    徐沂無奈地又歎了口氣,用大拇指腹擦掉她的淚珠。“既然都想明白了,還有什麽好哭的?”

    褚恬一把拍開他的手,用手背胡亂摸了摸臉:“我氣幫趙小晶不幫我啊,我都差點忘了,今天還瞪我了!”

    徐沂知道她是故意岔開話題,可還是被她氣笑了,他凝視著她哭的有些紅腫的雙眼,說:“那如果今天我不到場攔著,預備怎麽辦?真的上前再踢她一腳?”

    “那也是被她氣的。”

    “那有沒有考慮過當衆踢一個孕婦,她但凡出一點事,會有什麽後果?”

    這個,她還真沒來得及考慮。

    “即便是沒踢她,她在那個時候已經開始喊疼了,如果不把她及時送到醫院,想沒想過會有什麽後果?”

    “……”

    “討厭那個孩子,討厭他的爸媽,可如果這個孩子真的因爲出一點事,以我對的了解,這會成爲心裏一輩子的包袱。”徐沂語調平穩地說著,“可以嘴硬不承認,但是恬恬,我不能看著做傻事,自己給自己找罪受。”

    更重要的是,他不能給趙小晶機會,讓她利用這件事,給褚恬造成半點不利。

    “褚恬。”他撥開她的長發,放低聲音說,“要知道,不管怎麽樣,我都是站在這一邊的。”

    褚恬頭一次發現徐沂這個人這麽能說,話都讓他說完了,她根本無法辯駁。鼻尖微微有些酸楚,她低下頭,掩住泛紅的雙眼,依偎進了徐沂的懷裏。

    ————

    作者有話要說:我看上一章的評論,很多姑娘都想讓趙小晶流産啊小産啊孩子死掉啊,看來們真的很討厭她233  所以她再稍稍露一次面就可以領便當滾蛋了。但是我還是沒讓她的孩子出事,文裏面借著徐沂解釋了下原因。

    這裏面出現了個新人物,就是陸京京小朋友,嘿嘿,她是下篇文裏的,來這裏客串一把。

    以及,我发现大家对徐沂又多了种误解啊,们为什么会认为他想让恬恬原谅褚屹山啊?我从头到尾都没这么写过吧。他根本就不想她插手褚屹山和赵小晶的事啊。而且,们觉得恬恬跟她父亲闹别扭,那徐沂就一定不要理会褚屹山嘛~ 我觉得没这个必要吧,正常的来往还是可以有哒,毕竟褚屹山没做什么对不起徐沂的事吧……

    ps:明天停更一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