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徐沂眼睛微動,神色一怔,一時沒有說話。

    褚恬見狀,直起身子,追問道:“,不是因爲我生病才回來的?”

    直視著褚恬明亮的眼睛,徐沂只覺得心跳極快。他微微抿唇:“我——”

    “混蛋,徐沂!”褚恬單手拿起一個枕頭砸到了他的身上,這可嚇壞了進來送藥的護士,咣當一聲,東西全掉地上了。

    徐沂猶豫了下,走過去幫護士把東西都撿了起來,取了褚恬的藥,送走護士之後,將房門關上。他回過頭,看見褚恬雙眼泛紅,怔愣了下,慢步走上前。

    徐沂沒想好怎麽爲自己解釋,而褚恬似乎也不打算給他這個機會,抓起一旁的被子就往他身上扔,沒什麽可扔了她就用腳踢他:“滾!滾!滾!”

    褚恬發起脾氣來是毫無章法的亂踢。徐沂站在她面前沒動,怎麽踢都不動,氣得褚恬直抓自己頭發。

    徐沂趕緊抓住她的手,不讓她自虐:“褚恬——”

    此時此刻褚恬哪裏還聽得進去,一只手被抓住了,就用另一只手去掰,針頭差點兒跑偏。徐沂這才急了,將她的兩只手都抓住,低喝一聲:“褚恬!”

    褚恬被他這一聲給震懵了,睜大雙眼迷茫地看了他一會兒,才意識到自己被他鉗制住了。她看著被他牢牢抓住的兩只手,眼淚唰唰地掉下來了。她憋著氣,大罵了聲混蛋之後又開始猛踢他。

    徐沂一動不動,死死地抓住她紮針的那只手,另一只手騰出來抱住了她。他緊閉了下雙眼,深吸了口氣,任由她踢打著,任由她出氣。等到她漸漸沒了力氣,徐沂才輕輕拍了下她的背,松開了她,用輕啞的聲音說:“恬恬,聽我說。”

    “我不想聽。”褚恬拒絕他,又忍不住哭了出來,“我現在、我現在特別難過。我一點也不想聽說,一點也不想。”

    說完她就想去拔針頭,她想離開這個病房,一點也不想在這兒待。

    徐沂又想抓她的手,可看著她紅腫的眼睛,還是作罷了,只虛護著她輸液的那只手,“別拔針頭!不想聽,我就不跟說,但別拔針頭。行不行?”

    褚恬不說話,只急促地喘著氣。

    徐沂明白她的意思,他站起身,不敢走遠,確認她不再沖動之後,才走過去將被子撿起來,放到了床上。原本想給她蓋到身上,結果褚恬噌地一下把被子搶了過去,把自個兒給裹住了。

    這樣一弄,針頭還是跑偏了。

    徐沂看著針口處溢出來的血珠,忽然間覺得一切都亂了。

    整整一天,312病房的氣氛都比較怪。每次醫生查房或者護士進去換藥的時候,這間病房裏的這對小夫妻面容都很嚴肅。男的還好一些,問起話來還會答幾句,可這個女病人就不行了,無論問什麽都是面無表情,一聲不吭。

    護士看著褚恬青腫的手面,細眉微蹙:“怎麽搞的嘛,好好的針怎麽會跑偏?”

    說著她剮了徐沂一眼,已經認定是這個男人的不是了。徐沂全然沒注意到,他見護士拿出橡皮筋要綁褚恬的手腕,下意識地就要伸出手去幫忙,結果褚恬反倒把手給伸回去了。

    護士見狀便又訓他:“好啦,我來吧,們男人就是笨手笨腳的。要不,這針怎麽會跑偏嘛。”

    徐沂欲言又止地站到了一旁。

    如果放在往常,看見徐沂如此吃癟,褚恬定是會笑場。可現在是滿心滿肺的氣,在她看來,這完全是心虛的表現。

    輸好了液之後,護士再三叮囑,才離開病房。徐沂將門關緊,回到床邊,忍著褚恬的冷臉,細細查看了她的手一番,又給她揉了揉。

    “以後,再生氣也不要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

    聽他這麽說,褚恬輕輕哼一聲,將手抽了回來,放到一旁。另一只手,唰唰地翻著書頁。

    徐沂凝視她片刻,見她看書看得極不方便,便說:“我來給拿著?”

    “不用。”褚恬聲音很啞地拒絕他。

    徐沂聽罷,便倒了杯水,遞到了她面前。

    “不渴。”褚恬不接。

    “喝一點,嗓子啞了。”

    “不想喝。”褚恬依舊是看都不看他一眼,不想看書了,拿起手機開始玩。

    徐沂在心底微歎口氣,將水放在了一旁。他坐在一旁,正盤算著如何開口跟她解釋這件事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拿出來一看,提示他微信有一條新的未讀消息。他本來對這種社交軟件是沒什麽興趣的,但腦中靈光一閃,他還是點開來看了。

    小甜甜:回家吧,不用在這兒陪著我了。

    徐沂眉眼瞬間就松展了,他靠在椅背上,給她回複。褚恬看著聊天框上顯示地正在輸入四個大字,趁機用余光打量了下徐沂,正巧他忙著擡了下頭,四目相對,褚恬迅速撇過臉來。

    不一會兒,徐沂的信息就過來了。

    一杠三星:我不累,晚上了,要不要吃點東西?

    小甜甜:不想吃。

    一杠三星:不行,一天都沒吃飯。

    那也不用管,褚恬點開表情包,選了一個,發了過去。

    小甜甜:【表情】再見。

    面對小甜甜如此“高冷”的表情,一杠三星琢磨了下,手指飛快地點著屏幕。

    一杠三星:買點粥,怎麽樣?【表情】笑臉

    小甜甜:【表情】再见 【表情】再见

    一杠三星:上次那一家的?【表情】笑臉

    小甜甜:【表情】再见 【表情】再见 【表情】再见

    一連發了三個揮手再見的表情,一杠三星沈默了。褚恬瞥徐沂一眼,卻發現他依舊低著頭,敲擊屏幕的手指懸在半空,不知道在那兒糾結什麽。過了差不多兩三分鍾,他的消息終于發過來了。

    一杠三星:好了,不用再挥手催我了,我这就去买。【表情】心 【表情】心 【表情】心

    看著那句話和那一排表情,褚恬被雷得簡直外焦裏嫩,久久不知道該怎麽給他回複。而始作俑者徐沂此時此刻也有點緊張,掌心冒汗,握的手機機身發燙。他靜靜地等著,然後褚恬沈默的時間太長了,長的他覺得自己得說些什麽。

    于是清清嗓,說:“我去了?”看似征求她的意見,其實已經做下決定了,徐沂站起身,拿著軍帽和車鑰匙,就離開了。

    不多時,就將飯買回來了,依舊是粥之類的流食。徐沂將飯盛好,遞到了她面前。

    褚恬其實並不餓,可以說是毫無胃口。然而看著面前這滿滿的一碗粥,她遲疑了下,還是面無表情地伸手接了過來。幾乎是同時,她聽見徐沂輕輕松了口氣,倏地擡頭看了他一眼,燈光下他的眼睛十分明亮,帶著點點笑意,仿似遙遠夜空的一顆星。

    見她望過來,徐沂盡量十分自然地直起身:“吃的完吧?”他問她。

    褚恬不吭聲。

    最終還是剩下了大半碗,吃褚恬剩飯已經吃習慣的徐沂默默接了過來,慢慢吃著。

    兩人都不說話,房間裏陷入一陣寂靜當中,只聽得見湯匙與瓷碗相碰時發出來的聲音。徐沂將粥喝光,又去水房洗幹淨了碗筷,回來的時候,發現褚恬正皺著眉低頭在按壓手背。

    心裏一提,他連忙放下東西,走到床前,拉起她的手:“針頭又跑偏了?”

    褚恬想把手抽回來,可他抓得太緊,便只好作罷,“就是貼在手背上壓針的膠布一頭松翹起來了,看著難受。”

    “……”徐場副沈默了十幾秒:“別按了,我給把翹起來的剪掉。”說話間就找來了一把小剪刀,動作利落地給她剪好了。徐沂擡頭觀察了下點滴的速度,發現一瓶快輸完的時候,便將針頭取了出來,輕輕地按揉了她手背幾下。

    褚恬注視著他做這一切,原本很習以爲常的動作,現在看來,竟讓她覺得有些不真實。仿佛享受他所有照顧和溫柔的人不該是她,而這一切又像是偷來的一樣。這麽一想她感覺有誰在她心尖刺了一下,尖銳的疼了一下,眼睛微微一眨,眼淚猝不及防地就掉了下來。

    怎麽,又哭出來了?連褚恬自己都被自己嚇了一跳,更何況徐沂。他即刻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半彎著腰,眼睛直視著她。

    褚恬感到很難堪,別過臉用衣服袖子胡亂擦了擦臉。眼淚止住之後,她推開徐沂的手,慢慢躺了回去,背過身。

    徐沂仍舊彎著腰,凝視褚恬的後背片刻,他伸出手,給她輕掖了下被角:“恬恬。”他放低聲音,“真的,一點都不願意聽我解釋?”

    “不想。”褚恬帶著點鼻音回答。

    “真不想?”他又問了。

    褚恬覺得徐沂真的好煩,往床的另一側挪了挪,就是不理他。

    徐沂默默地坐了過去,許久,才說:“我這次來醫院,確實不是因爲要來看。”

    褚恬清楚這一點,可真聽他這麽直接地說出來,心裏還是揪了一下。她抓緊被子,輕呵了一聲,還是沒理他。

    徐沂也並不指望她會給出什麽回應,眉頭微蹙,他接著說:“孟凡,她——是我大哥的女朋友。”

    話音剛落,他能感覺到褚恬的脊背蓦地一僵,然後就見她蹭地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睜圓兩只大眼睛,驚訝萬分地盯著他看:“說什麽?”

    徐沂平靜地回視,沒有一點開玩笑的意思:“我說,孟凡是我哥的女朋友。”

    褚恬完全驚呆了:“可是,哥不是——”犧牲了那三個字,她說不出口。

    “大哥犧牲了。”徐沂替她說了出來,“如果哥還在的話,那現在我們就應該叫孟凡嫂子了。”

    “那——”褚恬動動嘴唇,不知道該說什麽了。

    徐沂的表情平靜地幾乎有些沈重:“大哥和孟凡有十幾年的感情,准備結婚的前一個月,大哥因公犧牲,孟凡打擊過大,精神失常,到現在仍未恢複。”

    褚恬:“……”

    看著褚恬兩眼發愣,直盯著他的樣子,徐沂微微苦笑:“我知道,可能有些難以相信,這也是爲什麽我從未向提起。因爲,很多事情,比想的要複雜。”

    褚恬看著他,幾近茫然地問:“那爲什麽孟凡要見?”

    聞言,徐沂抿抿唇,沒有說話。

    褚恬卻仿佛忽然開了竅一般:“她把當做大哥?”

    這話說出來連她自己都被嚇一跳,可面前這男人竟然沒有反駁。他,默認了。

    作者有話要說:嗯,吵起來了……

    不過不會大吵,理由在下章,嘿嘿

    其實我很早之前就說了,兩人是在磨合,徐場副也不是完美無缺的人,他性格上有毛病,但要慢慢改。嗯,還有句話我不是也說過了嘛,就是個彼此馴化的過程,嘿嘿~

    ps:由于存稿漸少,所以這周會隨榜更。具體更新頻率是:周四、周五、周六這三天日更,周日不更、下周一更、周二不更、周三更。總結一句,就是一周有五更。T.T

    pps:为了答谢姑娘们对我的支持,每章除了赠送们留言积分外,还会从中选取10位额外赠送123言情币小红包,一直到这文结束。这章之后的每章(包括本章)都会有,而且尽量每章送的人不重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