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看過孟凡之後,褚恬有好幾晚都沒有睡好。

    若說她之前聽徐沂的一席解釋還有些介懷,那麽照她所想,見過孟凡之後,她應該放下了才對。如今呢,她確實不太在意了,可睡夢中總是出現孟凡背對著她望向天空的背景又是怎麽一回事?即便是在夢中,那畫面也太過清晰了,怎麽趕都趕不走。

    連續一周,都是這樣。褚恬照鏡子時,發現自己的眼底明顯多了一層淡青色。美人頓時有些無語,她這到底是做了什麽孽啊!

    終于熬到了周六。

    原本約好和何筱一起去看家具的,但是她那邊臨時有事取消了,她無所事事,便打算在家補眠。然而,正睡得香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將她震醒。褚恬啪地一下拿過手機,接通,喂了一聲。

    大概是她的情緒太明顯了,電話那頭的人被她鎮得沈默了幾秒,才低聲問:“恬恬,這是的電話嗎?”

    這聲音,很明顯是她婆婆,徐沂他媽媽,宋可如的。褚恬反應了幾秒,蹭一下從床上爬了起來:“是我,媽媽。”

    宋可如笑了兩下:“那就好,我還以爲打錯了電話呢。”

    褚恬懊惱地不行:“不好意思啊媽,我剛才在睡覺,一時被吵醒,就——”

    “沒關系,是我打的不是時候。”宋可如溫和地說,“是這樣,我出差回來了,正好路過們小區門口,想問問在不在家,有沒有時間,我好跟見一面。”

    “當然有時間。”褚恬連忙下了床,拉開窗簾看了看外面的天,“您什麽時候到?”

    “大概還有二十分鍾吧。”

    “好,那我在家等您。”

    挂了電話,褚恬連忙沖到衛生間洗漱,收拾妥當之後急急忙忙燒開水泡茶,趁著這點功夫,又將昨晚入睡前就收拾好的房間檢查了一遍,看有沒有擺放不合適的地方。一切准備就緒後,她換了身衣服,剛扣上襯衣最後一顆紐扣,敲門聲響起了。

    時間掐的剛剛好,褚恬心裏暗喜地去給宋可如開了門。

    站在門外的宋可如頭發盤的一絲不亂,一身黑色正裝,典型的職業女性,帶一副香槟色框鏡,教授範十足。只是,需要忽略她腳邊堆放的大包小包的東西。

    褚恬原本想跟她打個招呼,可看見這些,也愣住了:“媽,您這是——”

    “先把東西提進去!”

    說著宋可如挽起西服袖子,率先提起了兩袋。褚恬眨眨眼,回過神來,也忙跟著往裏面搬。

    “媽,這麽多東西一人從門崗搬上樓的啊?您怎麽不跟我說一聲,我好去接。”褚恬吃力地從一個大包裏提出兩小包來,打開一看,竟然是脆皮核桃!

    “我自己搬得動,叫幹嗎?”宋可如拍拍手上的灰,檢點著她帶過來的東西,露出滿意的笑容,“我給說恬恬,這些東西都是補身體的,放這裏每天都要吃。我看這身體,個子是挺高,可人太瘦了,身板也跟著弱。”

    褚恬忙推拒:“我吃不了這麽多。”

    “不行。”宋可如一揮手,“我說讓吃就吃,把身體養結實了,不然到時候生孩子是要受大罪的”說著她拍了拍褚恬的背,“行了,我先去個衛生間,這一路過來都沒顧得上洗個手。”

    褚恬留在原地,將宋可如帶來的東西隨便打開幾包看了看。都是些谷物粗糧、核桃大棗,甚至還有兩只老母雞和三只鴿子!這讓她一個人怎麽吃啊?

    褚恬微囧。

    有了這麽一出,倒是讓褚恬因見到宋可如而有些忐忑的心情慢慢平複了下來。

    廚房的水早已開好,趁宋可如洗手的功夫,她泡了一壺茶出來,給她沏好了一杯,放在茶幾上。

    宋可如出來,看著她帶過來的那些東西,說:“這些都是在農村裏現買來的,市裏面雖然也有,但很多都是些經過加工過的東西,吃到嘴裏不健康。”

    褚恬這次學乖了,應了一聲,遞上了一杯茶。

    宋可如著實有點渴了,一口氣喝光,又自己倒了一杯:“恬恬,前段時間是不是因爲闌尾炎做了個手術?”

    褚恬一驚:“您知道啦?”

    “跟小姑打電話,她一時嘴漏,說了。”宋可如笑了笑。

    褚恬抿抿唇,“是做了個小手術,因爲沒什麽大問題,就沒通知們。”

    宋可如聞言,透過眼鏡看了她一眼,看的褚恬有些緊張。她不禁微微一笑:“我不是在怪,我只是覺得自己這個婆婆做的不及格,在兒媳婦需要照顧的時候忙的顧不上。恬恬,以後遇到事情,一定要通知我和爸,即使我們不在,也會安排人過去照顧,絕對不讓一個人犯難。小姑那邊,工作也忙,也不能總去麻煩她,是不是?”

    褚恬十分配合地點了點頭,心裏卻忍不住腹誹,果然是母子兩,說話都是一個調的。

    “這一次,徐沂是不是回來了?”宋可如喝口茶,隨口問道。

    “回……是回了,不過就待了三四天……”褚恬十分謹慎地答。

    然而宋可如又笑了一下,淡淡說了三個字:“這小子……”

    意味不明,不過褚恬不敢多問。

    又坐了一會兒,宋可如起身告辭。她在外面連續調研了將近一個月,剛回到B市就來家裏看她,褚恬有點動容,但也沒有說讓她留下吃飯的客套話。因爲宋可如現在急需休息。

    帶上鑰匙,褚恬送她下樓,到小區門口去打車回家。她說要親自開車送她,被宋可如拒絕了。

    等車的時候,宋可如突然想起了什麽,從包裏取出來一個信封,交給她褚恬:“這是我跟爸商量好的,收好,密碼是徐沂的身份證後六位。”

    褚恬有些好奇地打開一看,結果從裏面摸出來一張銀行卡,她驚得趕緊塞了進去,遞還給宋可如:“媽,我不能要。”

    宋可如皺眉:“怎麽不能要,難道有人把刀架脖子上逼不要我們的錢?收好!”

    “不是的,您誤會了。”褚恬急忙說,“我跟徐沂都能賺錢,錢也夠我們花,不用從家裏拿。”

    “他那點工資夠買些什麽?”宋可如冷笑了下,“這錢收著,不管是自己還是家裏,有什麽需要的可以直接買,我和爸都不希望跟了我們徐沂受委屈。”

    “這個……當然不會!”褚恬頭疼,她怎麽說得過一個大學教授呢!可她也不能真拿宋可如的錢啊,無關什麽骨氣,單論她老公跟家裏的關系,她也不敢收啊。

    正糾結的時候,一輛出租車開過來,正停在他們小區門口。宋可如向前走了兩步,褚恬以爲她要走,慌忙攔了她一下:“媽,這錢——”

    話還沒說完,就見宋可如眼睛忽的一亮:“徐沂!”

    啊?!

    褚恬腦袋一懵,轉過身一看,看見一個穿著軍裝的人從出租車上下來,正向他們走來。而這人,就是徐沂。

    盼了好久的人突然出現在面前,褚恬第一個感覺不是驚喜、興奮或者激動,而是沒來由地心慌。她眨了眨眼睛,看著徐沂,似是有話要說。

    徐沂沒跟她說話,只是站在一旁,看著宋可如:“媽,您過來了。”

    宋可如注視他良久,才松口:“正要走。”

    這話說完,剛徐沂坐過的出租車開了過來。司機師傅搖下車窗,看著宋可如問:“大姐,剛是您招手坐車嗎?現在還走不走?”

    宋可如眉頭一挑,有些不悅地看著這個司機,心裏惱透了他的多事。倒是徐沂,上前打開了副駕駛的車門,然後跟師傅交代:“新城區琛江花園。”說著遞了一百塊錢過去。

    目睹眼前這一幕的宋可如臉色更難看了,她冷冷地看了兒子一眼,徑自打開了後排的車門,坐了進去。徐沂也不惱,回過身,從褚恬手裏拿過信封,從車窗裏遞了過去:“您跟爸賺錢也不容易,別老亂往外撒錢。”

    宋可如不接,反問:“我是往外撒錢嗎?我這錢是給我兒媳婦的。”

    “那這就更不勞您二老操心了。”徐沂笑了笑,“恬恬是我媳婦,當然我來養。”

    宋可如被他堵得說出來話,心裏面都快氣炸了,可面上仍維持著淡定,只是呼吸有些急促。母子兩就隔著車窗這樣僵持著,忽而,宋可如伸出手,接過信封,將它狠狠地扔向遠處。

    褚恬驚訝地啊了一聲,徐沂也沒料到她會這樣,眼睛微動,一直怔在了那裏。

    宋可如好像所有的氣都解了一樣,拍拍手,無比輕松優雅地對司機說:“開車。”

    徐沂挺直腰背,筆直地站在原地,看著出租車揚塵而去。微抿薄唇,他轉過身,一把拉過褚恬:“走,回家。”

    褚恬腳步有些遲疑:“那信封——”

    “不用管。”

    徐沂說的幹脆利落,只是——那怎麽行!褚恬松開他的手,跑過去,將信封撿了起來。

    兩人沈默無語地回到家裏,打開房門,一地的谷物雜糧甚是紮眼。徐沂看了一眼,微微皺了下眉頭。

    想起上一次徐沂在家裏撞見宋可如的情景,褚恬覺得得爲自己說兩句:“那個——我沒想要媽的錢,下樓等車的時候她遞給我的,我正想還給她呢,結果就回來了。”

    “我知道。”徐沂說著,動手脫掉了軍裝外套。

    褚恬松一口氣,忽然又覺得自己緊張的莫名其妙。她微撇嘴:“那幹嘛一句話不說,讓我以爲又跟上回一樣生氣了。”她說著,擺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樣子。

    徐沂真是服了他老婆的撒嬌技能了,他掐了掐她的臉蛋:“我總得緩緩吧,剛那又不是多好的事。”

    “所以說笨啊,要是換做我的話,實在還不回去,我就先收下了。”

    “要他們的錢做什麽?”徐沂瞥她一眼,“最近又亂花錢,財政危機了?”

    “才沒有!我一直在乖乖掙錢好不好!”褚恬想咬他,“我是想說,收下來之後,我可以再EMS回去嘛,當然,寄件人要寫的名字。”

    他老婆,還真是……聰明啊。

    徐沂終于露出了回來之後的第一個笑,他伸手,輕刮了褚恬的鼻尖。然而褚恬可不是這麽容易就能被安撫的,她還有賬要算呢。

    她伸手環住徐沂的脖子,逼近他道:“我問,回來怎麽也不跟我打個招呼?”

    徐場副下意識地扶住她的腰,看著他老婆近在咫尺的水潤粉唇,微啞著聲音道:“我不是說過了,周末回來看。”

    一句話,成功點燃了褚恬的爆點。她咬咬後槽牙,猛晃徐沂:“場副同志,距離說這句話,已經過去無數個周末了!”

    徐沂微笑了下,扶著她的手收緊,將她人稍稍托高,低頭,吻了下來。

    褚恬瞬間就感覺腦袋發暈了,因爲她男人接吻,從來都不是溫柔那一型的。感覺到越來越喘不上氣,她輕捶了他一下,才被緩緩放開。有一只手在她後背遊走著輕撫著,她聽見徐沂對她說:“收拾東西,我帶去個地方。”

    作者有話要說:親們:

    想了好久應該怎麽寫這個通知,這也是今天晚上之所以更新這麽晚的原因。

    先说一下我要说的事吧,今晚这一更大概是《鶴群》网络版最后一更了,并非是出版停更(还没敲定一定出版),而是因为现在是严打时期,主角设定不能是军人也不能是高干,所以编辑通知我如果不改大纲,就要将文给锁掉。

    估計很多讀者姑娘們也都知道,今年4月份網絡開始嚴打,具體形式我也不太清楚,只說是禁紅黑黃。而123言情呢,因爲被新聞聯播點名批評了,所以大概也是其中的重點關注對象。于是全網開始了什麽拯救123言情,邀您評審等活動,這些大概們也清楚,我就不細說了。總之結果就是,軍人和高幹一律不能寫。

    今天編輯來找我的時候,我也有些懵。按說我這篇文,真的沒有太多部隊內容,我已經盡量縮減了,就想寫徐沂和褚恬的愛情故事。但沒辦法,軍人設定就擺在那裏,用編輯的話說,“點開第一章就是士兵啊戰士啊指導員啊之類的”。我默默打開自己的第一章,竟無言以對。

    編輯說,如果不改,就要鎖,這是爲我和爲網站好。如果改呢,按照網站的要求就是5章之內,男主角轉業,不再涉及任何部隊背景。對于這一點,我在微博上問了下大家,說如果徐指導員真的離開部隊繼承他爹的家業們能接受嗎?出乎意料地很多讀者都表示贊同耶,我只能說們都是真愛粉啦。但是很抱歉,我不能接受,不能接受徐指導員爲了這麽一個理由就離開部隊。

    聽編輯說的,類似情況的作者都改了,也就我這說不通。如果我不答應,真就鎖文了,一鎖文,我就更不了了。而且這是爲了保護我啦,萬一寫點什麽東西被上面給請去喝茶呢。我覺得編編說的在理,但回頭一看我寫的東西,真的沒法改,也不願意改,就當這是身爲作者的一點堅持吧。我不能32章剛寫了徐沂爲當兵付出了多大的努力,然後扭頭34章就寫他因爲一些不可抗力而選擇轉業吧?這樣們大概也會覺得坑爹。而且我覺得我寫的這些東西,還不至于被請去喝茶吧?那這樣,鐵血的作家們可以不用混了。可以去他們那裏看看,什麽世界第三次大戰啊黑絲J20啊之類的高大上!總之閃瞎們的眼233333

    编辑说,可以网络版先让他转业,然后实体书里让他继续当兵嘛。噗,我觉得编编为了不锁我的文真是帮我想了太多办法了。但我还是不愿意在网络版里这么改,因为一旦这么改了,我对这个文的感觉就全变了,我写这个文就成了完成任务了。而且这样的话,们不会觉得更坑爹嘛?两个版本的《鶴群》233333

    所以還是算啦。我當時構思這篇文的時候就十分簡單,就想著不寫長篇啦長篇太麻煩,寫個中短篇,然後就挑兩人生活的片段膩歪一下讀者就好啦。結果還是寫長惹,連載惹,入V惹,然後問題就來惹……現在呢,算是回歸最初。

    所以综上所述,这章大概是《鶴群》在*的最后一更。断更三个月后,本文会自动解V,们用于购买本文VIP的*币将自动退回到们的账户,不会有任何经济上的损失,就是等的时间长了点= = 所以请不要为了*币来给我刷负,要刷负也趁早,明天可就锁惹!

    關于本文的後續呢,我還是會寫完。從目前情況來看,本文出實體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所以想看的親們可以買書看。不想買,有盜版txt,一樣可以看【嘤嘤嘤……

    如果出不了实体,我大概可能在新浪博客或者百度贴吧放出后续章节,当然如果写完的时候123言情也不严打了我还是会贴回*,而且不收费! 具体怎么弄,现在还没有想好呢,所以GN们可以关注我的新浪微博,地址:

    有貼吧ID的也可以關注一下我的官方貼吧,地址:

    ,我會隨時發布消息的。

    ps:我覺得今天這章停的蠻是地方的。下一章,恬恬就要隨軍惹,徐沂,也終于由場副變成了參謀,直屬上司就是顧淮越顧參謀長。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