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挂斷電話,徐沂下了車。此刻小雨暫歇,他攏了攏外套,步入眼前這家醫院。

    作爲B市有名的一家三級甲等醫院,軍區總院不論何時都人滿爲患。徐沂跨過人群擁擠的大廳,直接去了住院部。他並不是第一次來這裏了,盡管次數並不頻繁,但對這裏也算得上熟悉了。

    他上了十樓,來到一間病房前。房門掩著,徐沂敲了兩聲,見無人回應,便輕輕地推開門進去。裏面沒有人。

    徐沂眉頭微蹙,悄聲退出門外,正要抽身往護士站走的時候,一個身穿白大褂的人迎面而來,兩人打了個照面,那人正在揭口罩,看見他先是一愣,之後萬分驚喜道:“徐沂!”

    來人是他的高中同學,方哲。B市醫科大學畢業,現在在這家醫院當主治醫師。看見老同學,徐沂也很高興:“又見面了。”

    “是不是挺不想見我的?”方哲打趣道,“在這種地方。”

    徐沂笑了笑,倒是沒有否認他說的話:“我來看看孟凡,不過她這會兒不在病房。來得正好,知道她在哪兒嗎?”

    “大概是在小花園。”方哲帶著他往外走,“這段時間她不喜歡待在屋子裏,可能是天氣越來越熱了,她嫌悶。”

    “不該送她到醫院來。”徐沂說著,話裏話外聽不出任何情緒。

    “說這話我可不愛聽,精神疾病就不是病了?”方哲微微一笑:“再說了,她現在身體狀況不太好,還是待在這裏好一些。”

    “怎麽回事?”

    “除了她腦子裏的毛病,還有糖尿病引起的血液感染。這個月以來總是斷斷續續的發燒,肌肉酸軟無力,也就是這兩天,才慢慢好轉一些。”方哲說,“說來也奇怪,體溫燒到一定程度,她的神智倒比往常更清醒一些。”

    說著,兩人來到了軍區總院住院部後的小花園。徐沂停住腳步,看著坐在不遠處草坪中央那個小亭子裏的人。

    而孟凡正背對著他,原本齊腰長發被剪成及肩短發,穿了一身寬大的病號服。有看護在喂她吃東西,時不時用手帕給她擦下嘴角。

    看著那樣娴靜的背影,方哲的聲音也不自覺放低:“前段時間她總是吃不進去東西,這兩天好一些了。可是她的病,也知道,要忌口的太多。”

    孟凡一直很安靜,也很配合。直到一架飛機從高空飛過,她聽見響聲,猛地一起身,差點兒打翻護理手中的碗。孟凡只瞥了一眼,接著就要走出去,看護自然想攔住她。可孟凡不聽,執拗地就要往外走。

    她在那裏站了兩三分鍾,飛機早就飛過了,連同留在空中的那道痕迹也消失了。之後看護再勸,她就肯回來了,像是什麽也沒發生,坐在那裏繼續吃飯。

    這一切徐沂全看在眼裏,他低聲問方哲,“剛剛過去的那架飛機是戰鬥機?”

    方哲用一種“這個問題竟然來問我”的眼神看著徐沂:“近期我軍動靜很大啊,時不時有飛機從頭頂飛過,不論白天黑夜。”

    說著,又一架飛機飛過,孟凡又跑出來了,這一次,連方哲忍不住問:”嘿,剛剛飛過去的是什麽型號的軍機啊?”

    “殲八,中國蘇-27。”

    “不錯啊。”方哲玩笑道,“想不到陸軍老大哥對這些飛機都這麽熟悉,隔這麽遠一眼就看出來了。我就不行了,雖然在軍區總院工作了好幾個年頭了,可論本質仍是一個軍盲。”

    徐沂沒理會他的調侃,注視著不遠處的孟凡,問:“她一直這樣嗎?對飛機的聲響這麽敏感?”

    方哲嗯一聲:“白天還好一些,晚上躺在床上,一旦聽到一點點,哪怕是疑似的聲響,她都要鬧的。看護如果攔得緊了,她還會哭。說真的,搞得我現在對我軍的意見也很大。”

    說著他笑了出來,可看徐沂,仍是一臉平靜的表情。他用胳膊碰了碰他:“要過去看看她嗎?”

    徐沂側過身,給出他意料之中的答案:“不用了。”

    因爲是周五,褚恬整個下午都無心工作,一副等待下班的樣子。馮骁骁也很激動,因爲她終于能見到驚動全公司的褚大美人的老公了。

    兩人提前十分鍾,一前一後出了公司。褚恬十分淡定地走在前面,中途還買了一個熱熱的玉米吃。馮骁骁躲在一個離馬路不遠的報刊亭旁假裝看報紙,實則是准備一會兒徐沂來的時候偷窺一番的,相比之下,她就有些緊張了。

    褚恬回過頭,對著馮骁骁比了個OK的姿勢就站在那裏啃玉米,時不時低頭看下手機時間。沒過多久,她就看見她那輛吉普車了,她擡起胳膊,向車裏的人揮了揮手。隨後,手機就進了條短信。

    馮骁骁:恬恬,老公開的車啊。他自己的車呢?自己的車呢?自己的車呢?

    看著一連發了三遍的問句,褚恬莞爾。再擡起頭時,徐沂正好將車開到了她的面前,他半降車窗,招呼她上車。

    褚恬哦了聲,假裝不經意地往馮骁骁藏身的位置看。只見她手裏拿著報紙,正抻長脖子往這裏看,那副樣子滑稽極了。

    “怎麽了?”徐沂問道。

    “沒什麽。”褚恬趕緊回神。

    徐沂不疑有他,等她上了車,系好安全帶之後,慢慢地啓動車子,重新駛入了主幹道。整個過程褚恬一直在擺弄手機,沒辦法,馮骁骁的短信一直在跳。

    馮骁骁:看到了!!!

    馮骁骁:好帥!真的是軍人嗎?真的是嗎?怎麽不穿軍裝啊?不過便裝也很帥!

    馮骁骁:這就走啦?別著急啊!兩來個互動啊,親親嘴什麽的!

    馮骁骁:嗚嗚恬恬,我終于相信婚了。很般配,們兩個很般配,男才女貌,天設一對!

    看到最後一條短信,褚恬噗地一聲笑了出來。

    徐沂看她一眼:“一上車就見一直在看手機,什麽東西那麽好笑?”

    褚恬頭也不擡:“同事的短信,女同事。”

    “是不是剛剛站在報刊亭旁一直往我們這邊看的那位女同事?”

    褚恬嗯一聲,之後才發現不對勁:“看到了?”

    徐沂有些無奈:“隱蔽做的不到位,目標指向太明顯,再加上魂不守舍。我想看不到都難。”

    見他這麽不留情面地拆穿,褚恬臉皮再厚也有點不好意思了:“我同事就是想看看長什麽樣子。”

    說來也挺搞笑的,褚恬一開始提出要介紹他們兩人認識,被馮骁骁給拒絕了。在她看來,畢竟不知道對方長相,萬一到時候長得特別好,她緊張到語無倫次怎麽辦。她可不想第一次見面就這麽丟人,她還指望徐沂能給她介紹對象呢。

    “那我鎮住場了沒?”

    “必須的。”褚恬溜須拍馬道,“我同事還誇呢,不僅說長得帥,還說跟我很般配。”

    這種誇法,徐指導員早就免疫了。只是——後面那半句?

    等紅燈的時候,他回過頭,見褚恬一邊發著短信一邊啃著玉米,透紅的兩頰粘著一顆玉米粒。心念微動,還未待他自己意識到,他的手已經伸了過去,替她擦幹淨了臉頰。

    褚恬愕然地擡頭看他,兩人對視了十幾秒,直到綠燈亮起,後面的車開始按喇叭催促。徐沂十分自然地收回手,腳下一松離合,車子又緩緩地開了出去。

    褚恬只覺得整個頭皮都麻了,頭發也像是過電一般,全豎了起來。認識這麽長時間以來,她一直覺得徐沂的情商是很低的,現在才發現,原來他是深藏不露!

    晚飯,兩個人仍舊是回到家裏自己做著吃的。

    其實之前褚恬還想過跟徐沂一起去自己喜歡的餐廳都吃一遍,畢竟是自己老公,想想都覺得浪漫。然而這個想法被何筱知道之後,她遭到了無情的嘲笑。

    “快別逗了啊,他們這些當兵的,碰到吃的只知道埋頭狂掃。什麽格調啊浪漫啊,就別爲難他們這些吃飯都有時間限制的人了。”

    “……”

    後來褚恬想明白了,覺得何筱說的很有道理,也就放棄了這個念頭。更何況,她現在發現在家吃飯也是有好處的。徐指導員的做飯水平堪稱一流,一應事宜完全不用她操一點心,她只要站在旁邊欣賞一下他掌勺的英姿就可以了。想到這一點,褚恬忍不住感慨,她應該才是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的那個人。

    飯後,徐沂准時准點收看新聞聯播以及軍事頻道的軍事新聞。褚恬是一點興趣都不感的,窩在一旁回了幾條短信,就拿著睡衣去洗澡了。衛生間的門關上良久,聽見裏面有斷斷續續的水聲傳來,徐沂眼睛微眨,原本挺直的脊背靠向柔軟的沙發,整個人像是松了一口氣。

    此時此刻,他的注意力一點也不在電視上。

    他看著褚恬搭在外面衣櫃上的居家服,是一條紅色的短袖半身裙,是她剛剛換下來的。在這之前,她穿著這條裙子盤腿坐在他旁邊玩了半個小時的手機,白皙的小腿遮不住露了出來,與他僅有一掌之隔。

    褚恬的身材高挑纖細是人人都能看得出來的,可肌膚柔軟滑潤的質感卻是只有他知道的。作爲一個男人,尤其是一個直男,再尤其是一個從裏到外充分感受過這個女人所有美好的人,他要是不起點反應那才叫怪了。雖然,他知道這姑娘正值特殊時期,能看不能碰。但是,這種感覺,這種情況,還真有點要命。

    徐指導員只好在心裏默背起中國人民解放軍三大條令,一邊平複心緒,一邊將思緒拉回到電視新聞上。正在此時,褚恬放在桌子上的手機突然響了。

    屏幕上不停跳躍著三個字:褚屹山。

    這個人徐沂也認識,正是褚恬的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