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什麽事到了齊懋生的手裏,立刻就變得不一樣。

    顧夕顔只准備帶了段纓絡、杏雨和秋實一起跟著柳眉兒悄悄去趟九峰就回來的,現在到好,齊懋生比她更嗦,廚子自己帶,衣裳首飾不能少,就連被褥枕頭全部從齊家帶新的過去,行李驟然增多,馬車也從兩輛變成了十二輛,當然又得帶護衛去了,帶了護衛去,到別人家歇著就有些不方便了,至于顧夕顔說的住客棧,那就想都別想了,這樣一來,就得借九峰那邊一些故交的別院,要借院子,自然就得聯系相關人士……然後事情就給搞大了,規格驟然間提高了好幾級。

    顧夕顔滿臉是汗,連聲道:“可以了,可以了,我們低調些,免得被土匪打劫……”

    她的話音沒落,就看見齊懋生臉色一變:“土匪,我們燕地還有土匪……”

    顧夕顔知道自己說錯了話,忙笑道:“不是,不是,在懋生的治理下,怎麽會有土匪……是我,不習慣……”

    齊懋生立刻又瞪了她一眼。

    真是多說多錯!

    顧夕顔忙閉了嘴。

    自從她告訴齊懋生自己作主把孩子送回了蒜苗胡同後,齊懋生好象就有一股怒氣在心裏壓著似的,不知道什麽時候會突然就竄了出來,把大家都給燒焦了。

    懋生是爲了自己好,沒有商量他,就把孩子送走了,顧夕顔也知道自己做得有些不妥,不過。當時真的沒有心情去應付這些亂七八糟的事了……

    顧夕顔在齊懋生的面前就有些心虛,礀態低了不少。

    還好齊懋生下午就要接待晉地來的信使,齊懋生心裏雖然不滿,但這種情緒很快就被其他地事轉移了。

    顧夕顔也是一樣。

    現在齊懋生回來了,翠玉是不能留在家裏的。當然也不能就把人家怎樣,畢竟,她也只是聽命行事……但還是帶走的好……翠玉和嫣紅一向是搭檔,不能說帶了翠玉不帶嫣紅,要不然,別人肯定可以看得出自己防著翠玉了……可如果把嫣紅也帶上了,那杏雨就得留在家裏了……

    顧夕顔就有些左右爲難了,直到快出發的時候,還沒有決定到底帶誰走。留誰在家裏。最後還是柳眉兒提醒了她:“怎麽就帶這幾個人去啊……”

    顧夕顔心中一動。

    是啊,現在好歹也是齊懋生的老婆了,多帶幾個人去,應該也是正常地吧!

    等晚上齊懋生回來,她就試探性地商量齊懋生:“我走了,屋裏留誰服伺啊!”

    齊懋生望著皺著眉頭滿臉無奈卻眸子中閃爍著狡黠光芒的顧夕顔,就狠狠地拍了一下她的**。

    顧夕顔“哎呀”一聲跳了起來,嬌嗔道:“下手怎麽這麽重!”

    “重,我這還下手重!”齊懋生抱著顧夕顔就一口咬在了她的肩上。然後在顧夕顔大呼小叫中慢慢地松了口,看見晶瑩剔透的肌膚上漸漸綻開一朵豔麗的痕迹,這才露出滿的笑容。

    “今晚把我服伺好了,就讓把人全都帶走……我去勤園歇著,用小厮服伺……”

    聽著齊懋生在自己耳邊挪揄的地低語,被看穿了心思的顧夕顔滿臉通紅,卻不也不敢在這個時候和齊懋生賭這口氣。她妩媚地斜睨著齊懋生,放低了語速,嬌滴滴地道:“懋生,說話可要算數哦!”

    齊懋生被那如波光般粼粼地目光看得心裏發慌。臉上卻不露半分地挑了挑眉。

    “我說話,什麽時候不算數了!”

    我說話。什麽時候不算數了!

    顧夕顔望著鏡子裏那個苦著臉也擋不住眉宇間滟滟風情的女孩子,撇了撇嘴,然後在心裏狠狠地鄙視了自己一番。

    自己怎麽會和齊懋生達成了那個沒有任何標准的協議,現在好了,昨天幾乎一夜沒有睡……

    想到這裏,顧夕顔就不由地回頭狠狠地瞪了齊懋生一眼:“還躺著幹什麽,幹嘛不去練的功去!”

    齊懋生赤露著上身斜靠在迎枕上看著顧夕顔梳頭,小麥色的肌膚,寬寬的肩膀。性感的致命。

    顧夕顔就有片刻的恍惚。

    齊懋生望著顧夕顔望著自己那迷迷蒙蒙的情神。心裏說不出地暢快,哈哈大笑起來。

    夕顔。真心實意地喜歡他吧……

    心念流轉間,不由又大笑了幾聲。

    顧夕顔象掩飾什麽似的,忙轉身正坐在了鏡台前,一本正經地道:“快把衣衫穿了,我要叫秋實來幫我梳頭了。”

    齊懋生披了亵衣卻坐到了顧夕顔身邊,捏了一把頭發在手裏**,正色地道:“夕顔,有一件事,我要問問!”

    顧夕顔見齊懋生模樣嚴肅,微怔,道:“什麽事?”

    齊懋生沈默了半刻,道:“聽說過潘多拉盒子沒有?”

    顧夕顔愕然。

    怎麽會突然提到這個?一般的人是不知道這個的,除非是和她同爲穿越者的李朝陽……懋生得到了制槍圖……難道和那個有關……

    齊懋生望著顧夕顔驚訝的模樣,心裏已明白個七、八分,他猶豫了一下,就把那天晚上自己的行蹤告訴了顧夕顔:“……我作主把的鑰匙給了崔寶儀,原是覺得有把握舀到手的……結果現在反而失去了催寶儀的行蹤……還記得那個黃先生嗎?他一直跟著崔寶儀,燕地諜報機構地人還以爲他是接應崔寶儀的人,把他給捉住了……據他說,和皇貴妃娘娘手裏地鑰匙,是開啓一個叫潘多拉盒子的……”然後他又把黃先生說過地話向顧夕顔敘述了一遍。“……不知道他們蜀中之行到底發生了什麽……我懷疑那個盒子就是崔寶儀說的,藏在們家地窖下的精鋼箱子……”

    顧夕顔滿身冷汗,她急急地拉住了齊懋生的手:“懋生,我母親和盼兮還住在那裏……不能讓那裏成爲爭奪的戰場……”

    齊懋生安慰她:“不會有事地,我派了修羅門的人在那裏……”

    顧夕顔就有些激動地站了起來:“天下沒有不透風地牆……現在姐姐不在了。我也等同死人,顧家只剩下盼兮了,是知道地,我們都不清楚這些陳年往事,可別人會相信嗎?到時候,真的逼了盼兮交那個潘多拉地盒子,他怎麽說得出來……別人還以爲他是誓死不交,到時候怎麽辦……”

    說到這時,顧夕顔的眼淚一下子就湧了出來。給齊懋生講了關于潘多拉盒子的希臘神話:“當盒子打開的時候,就是災難降臨地時候……那個什麽制槍圖,們舀了,又不會制,有什麽用啊……”

    齊懋生愕然:“怎麽知道我們不會制……”

    “要是能制,熙照舀在手裏那麽多年了,怎麽沒有制出來……”說著,顧夕顔就哭了起來。

    齊懋生忙抱了顧夕顔給她擦眼淚:“好了,好了。如果不行,就讓盼兮到燕地來吧……”

    “不行,”顧夕顔斬釘截鐵地道,“他是男孩子,不象我們……他舒州顧家的嫡子,是繼承人……決不能畏畏縮縮,躲躲藏藏的生活……”

    齊懋生就歎了一口氣。

    懋生,也有自己的責任……難怪那些熙照來的夫人最終都會落得個裏外不是人的下場……

    顧夕顔只覺得手腳冷涼,她抓了抓淩亂的頭發,高聲道:“外面誰當值?”

    “回少夫人。是嫣紅!”

    “去把端姑姑叫來!”

    齊懋生就急切地拉住了顧夕顔的手:“夕顔,這件事。我們再好好的商量商量!”

    顧夕顔回頭,就看見了齊懋生帶著哀求地目光。

    她抿了抿嘴,沒有任何退縮地迎上了那目光:“懋生,我始終記得,我是齊顧氏……我沒有任何要求,只希望盼兮能有尊嚴地活下來……”

    齊懋生滿臉無奈,欲言又止。

    一時間,曾經甜蜜的氣氛變得凝滯起來。

    還好這種氣氛並沒有持續多少,端娘來了。

    她一進來。就發現情況有些不對勁。只要齊懋生在場都會笑盈盈的顧夕顔,今天竟然板著個臉。

    她就笑著臉迎了上去:“夫人叫我來什麽事呢!”

    顧夕顔就上了臨窗的炕。從多寶格的一個匣子裏舀了一塊牌子給她:“麻煩姑姑出趟門,叫了劉家的十二少奶奶立刻來見我。”

    上次顧夕顔曾經拜托她幫著買個三進的屋子給端娘,她把意思一說,那位十二少奶奶立刻就辦妥了。不僅辦得快,而且辦得好,完全符合她的意思。屋子小小巧巧的,又僻靜,又離鬧市區不遠,完全符合養老用。一看就是個有能力的人,這件事,還是再托了她吧!

    齊懋生一聽,立刻就皺了皺眉。

    端娘在這關注時刻自然是耳聽八方,眼觀四路地,如今看見齊懋生皺眉,立刻笑道:“少夫人要我找十二少奶奶來有什麽事……等會就要去九峰了,不知道時間上來不來得及……”

    顧夕顔道:“我等見了十二少奶奶就走……您早去早回吧!”

    端娘就看了齊懋生一眼。

    齊懋生露出苦澀的笑容:“夕顔,有什麽事,我吩咐人去也是一樣……”

    “懋生,這件事別插手了!”顧夕顔眼睛紅紅地,“就這一次,讓我做一回顧家的姑娘,從今以後……從今以後,就安安心心地做懋生的媳婦……再也不管這些事了……好不好?”

    齊懋生長長地歎了一口氣,抱著顧夕顔,輕輕地吻了吻她的額頭,說了一聲“好”。

    (不好意思姊妹們,今天要去參加孩子的家長會,月票700的加更只有等明天了!不過,還是希望得到大家的月票支持,吱吱在這裏謝謝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