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顧夕顔歎了一口氣,把紅鸾交給了雷嬷嬷抱著,然後又帶了幾個平時服伺紅鸾的人一起去了梨園。

    紅鸾一路上哭鬧不休,顧夕顔也不理,進一屋子,就讓人把她放在屋子中間立著,任她哭鬧,然後拉了栀子到炕上去玩翻繩。

    栀子不安地望著哭得快要哽咽的紅鸾,道:“少夫人,我,我還是下去吧!”

    顧夕顔笑道:“不用,和我玩一會。”

    栀子不敢說什麽,忐忑不安地和顧夕顔玩翻繩。

    兩人玩了半晌,紅鸾突然就跑過來拍打栀子,臉色陰沈:“下來,下來……”

    “給我站好了!”顧夕顔突然就板了臉,目光冷冷地望著紅鸾。

    紅鸾被嚇得一個戰粟,滿臉是淚地站在了炕緣邊。

    顧夕顔臉色微霁,柔聲地道:“想不想和我們一起玩。”

    紅鸾就怔怔地點了點頭。

    “那好,讓雷嬷嬷給洗臉洗頭,收拾幹淨了再上炕來。”

    雷嬷嬷見狀,哪裏還等到紅鸾說什麽,忙抱了紅鸾去淨臉。

    等把紅鸾收拾好了,雷嬷嬷這才小心翼翼地把紅鸾放到了炕上。

    顧夕顔就抱了紅鸾:“來,我們來和栀子翻繩,把栀子打得大敗……”

    紅鸾先是僵著身子依在顧夕顔的懷裏,後來顧夕顔手把手的教她翻繩,把栀子打得大敗,紅鸾的態度就有所緩和了。

    翻繩實際上是很無聊的遊戲,剛開始的幾個花樣,都差不多,但它能訓練孩子手指的活動能力,對紅鸾這樣的孩子尤其合適。

    有孩子在身邊。時間過地飛快,等齊懋生回來的時候,紅鸾已經可以單獨和栀子翻上兩盤了。

    紅鸾見顧夕顔要她給齊懋生請安,神色間就有了幾份猶豫。

    顧夕顔柔聲地道:“紅鸾不想去看貞娘嗎?”

    紅鸾小心翼翼地觀察著顧夕顔的神色,見她一副笑盈盈的樣子,就小聲地說了一句“想”。

    “那好!”顧夕顔哄著她,“等會跟爹爹請安,我們吃了午飯,就去看貞娘。”

    等齊懋生梳洗完畢上炕的時候,顧夕顔親自給紅鸾舀了一個團圃。紅鸾也有模有樣的給齊懋生行了禮。

    顧夕顔就留了紅鸾吃飯,齊懋生只是輕輕地“嗯”一了聲,沒有一點喜悅的表情。

    撤炕桌的時候,顧夕顔讓杏雨服伺齊懋生午休,自己則帶著紅鸾去看貞娘。

    齊懋生道:“昨天夜裏也沒有睡好,歇會再去吧!”

    顧夕顔笑道:“答應了孩子的事,可不能不遵守。”

    還是堅持去了貞娘那裏。貞娘看見顧夕顔又領了紅鸾來。臉上露出吃驚的表情。

    紅鸾要跑過去跑貞娘,顧夕顔攔著她:“貞娘要午休了,等明天我們再來看她。好不好?”

    貞娘眼中閃過挑釁之色,輕聲地道:“紅鸾,到我這裏來!”

    紅鸾飛快地跑到了貞娘身邊,依在了她地懷裏。

    顧夕顔淡然地笑了笑。

    貞娘就溫柔地和紅鸾說著話,紅鸾很高興,叽叽喳喳地把今天上午和顧夕顔翻繩的事講給她聽,一點不象平常表現的那樣少語。

    這其中。貞娘輕微地咳嗽了數聲。紅鸾就蹙著眉,很擔心地道:“貞娘,什麽時候好?我想了!”

    貞娘若有所思地望了望顧夕顔,笑著對紅鸾道:“紅鸾,想不想到這裏來陪我。”

    紅鸾點了點頭。

    貞娘就把目光望向了顧夕顔。

    顧夕顔看也不看貞娘一眼,柔聲地道:“紅鸾,可是答應我的,看了貞娘,就和我回去睡午覺……如果不遵守我們的約定。=我也可以不遵守約定。以後,我就再也不會帶來看貞娘了!”

    紅鸾看了看貞娘。又看了看顧夕顔,臉上露出矛盾的神色來。

    顧夕顔伸出手去,微笑著望著紅鸾:“在這裏,吵得貞娘也不能午休了……我答應,午休醒了,我們就再來看貞娘,怎樣?”

    紅鸾望神色怏怏的貞娘,就點了點頭,依依不舍地對貞娘道:“貞娘,要好好休息,我等會再來看!”

    貞娘似笑非笑地望著顧夕顔,摸了摸紅鸾地頭發。

    顧夕顔讓雷嬷嬷把紅鸾抱回晚晴軒,笑道:“貞娘,應該感到慶幸才是……這孩子,還有點良心,知道心疼……”

    貞娘估計在紅鸾面前,一直忍著,見紅鸾走了,就大聲地咳嗽了幾聲,道:“紅鸾,可是我一手帶大的孩子……”

    顧夕顔笑著推開了北面的窗戶,一陣冷風呼啦啦地吹了進來,屋子裏地帷幄象雲霞似的舒卷起來,變幻出各式的形態。

    “我真的不明白,怎麽到了今天這個時候,還不知死活的觸犯我……”

    貞娘微怔。

    “我只要說,這屋子不通風,說,那些嬷嬷婢女爲了討好我,會怎麽做?”

    貞娘望著大開的窗戶,臉色就有點發白。

    “我聽人說,葉夫人贈了不少的錢財,又沒有一個體己地人,我想信,現在我去地屋裏抄一抄,一定能把那些東西都抄出來的吧!”

    貞娘有些張目結舌:“那,那些東西,都是葉夫人贈與我的……”

    顧夕顔就搖了搖頭:“我說沒當過家,還不承認……葉夫人的那些東西,不值錢的,要了也沒用,值錢的,都是上了冊的……什麽時候入的庫,什麽時候領出來的,由誰領地。交給誰保管地,那可都記得一清二楚的。不過,也可以和我打個賭,”說到這裏,顧夕顔就露出諷刺地笑容,“賭徐夫人願意爲了您,得罪我,把府裏的冊子靠份假的給我……或者,就說葉夫人私庫裏的東西都丟了……”

    “,……”貞娘面如死灰。捂著胸口,發出一陣斯聲力歇的咳嗽聲。

    “要不,我們來談一個交易吧!”顧夕顔穿著大麾,還覺得吹得有點冷,她關上了窗子,走到了貞娘的床緣邊。

    貞娘疑惑地望著她。

    顧夕顔笑了笑,道:“等會紅鸾來看。就對她說,的病,需要靜養。不能再照顧她了,讓她以後有什麽事,都要聽雷嬷嬷的。”

    貞娘目光陰森地望著顧夕顔。

    顧夕顔淡定地微笑著,毫不回避地回望著貞娘。

    “如果做得讓我滿意了,正月十五一過,我就送到道觀時去養病,葉夫人贈給地東西。也可以全部帶去……等過幾年。風聲不那麽緊了,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想去哪就去哪裏……覺得,怎樣?”

    貞娘一副陰晴不定的模樣,狠狠地道:“要是我不同意呢?”

    “不同意啊!”顧夕顔就歎了一口氣,“那就看我的心情了。如果當時我心情好,就送五十兩銀子,讓回王家去養傷;如果我心情不好……我聽懋生說。梁地那地方很窮。有好多人,兄弟幾個只娶一個妻子。只要能傳宗接代,什麽樣的女人,他們都要……”

    貞娘瞪著大大的眼睛,驚恐地望著她:“,,……”

    顧夕顔冷冷地一笑:“可快點做決定……我昨天被那麽一鬧,現在心情是很差的……”

    回梨園的路上,端娘時不時地瞟顧夕顔幾眼,顧夕顔歎了一口氣,在一個屋檐下站定:“您有什麽話,直說就是!”

    端娘遲疑了一會,道:“關于把貞娘送到梁地去地事,是爺的主意嗎?”

    顧夕顔失笑:“那是嚇唬她的了!”

    端娘卻認真地道:“少夫人,也別怪我說,有時候,也太軟弱了些……”

    顧夕顔微怔,笑道:“端姑姑,是不知道,男人,有時候很奇怪地。如果有一個女人,深深的愛慕著他,他不知道還好,要是知道了,都會有點好奇……對方漂亮不漂亮,是個怎樣的人,爲什麽會喜歡我……一來二去,難免越看越順眼。就是心裏不喜歡,對她也會另眼相看……”說到這裏,她就朝著端娘眨了眨睛,“何必因我對貞娘與衆不同而讓懋生驚覺些什麽呢?”

    端娘望著神色俏皮的顧夕顔,微微的笑了起來。

    也許是貞娘自己想通了,也許是顧夕顔的話起了作用,過了兩天,她按照顧夕顔的話跟紅鸾說了。

    剛開始,紅鸾很難接受,把自己裹在被子裏誰也不理,栀子就一直在旁邊陪著她,顧夕顔也有些著急,跑到勤園找齊懋生:“上次說,有人送了小狗給地,送給誰了?”

    齊懋生把手裏地諜報用面前的一疊紙覆上,提筆在紙上寫了幾個字,才笑道:“出了什麽事,跑得這麽急?”

    顧夕顔對齊懋生的舉動並沒在意,道:“別管了,想辦法給我弄條小狗來吧!”

    齊懋生就喊了二平進來:“去,到三爺家去,捉條小狗來!”

    顧夕顔回到晚晴軒沒多久,勤園的小厮就送了一頭長毛獅子狗來。

    估計府裏的人很少看見狗狗,大家都稀罕地望著它,狗狗剛到陌生的地方,又被人圍觀,自然有些害怕,退縮到了床角,汪汪汪地叫了起來。

    栀子就推了推被子,道:“三姑娘,快看,好漂亮的一只狗狗!”剛開始,被子裏沒有動靜,但隨著議論聲越來越多,狗叫得越來越歡,被子就被掀開了一條縫。

    顧夕顔松了一口氣。

    孩子都喜歡小動物,希望這只小狗能代蘀貞娘離開給紅鸾帶來的傷感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