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五月初,顧夕顔組建的針線班子接到了燕軍一萬件軍袍的生意,付一百兩的訂金,八月十五秋夕節之前全交貨。

    她們在高興之余不由有些擔心起來。

    人手太手了。

    梁掌珠就建議招雍州城裏的一些貧戶來做。

    韓氏不同意。

    “成立這針線班子,本意就是爲了解決那些軍中遺孀的生活,如果這樣,那我們和做生意的人有還有什麽區別!”

    梁掌珠苦笑道:“可如果到期交不了貨……”

    韓氏道:“不要緊,我出面去說說!”

    這一刻,顧夕顔真是無比慶幸自己選了梁掌珠管事。

    “韓姐姐也說過,怕因爲擔耽了戰事。”顧夕顔出面解圍,“我看,還是以交貨的期限爲主吧……”

    “要不,我到周邊的州縣再招一批人來……”韓氏還有些猶豫,“吃住就在我那裏,由我來負擔。

    韓氏地堅持。讓梁掌珠也不好說什麽了。

    顧夕顔略一思忖。笑道:“要不這樣吧!把活舀到各家各戶去做。然後我們定了時間收回來……”

    韓氏眼睛一亮。笑道:“這主意好!”

    顧夕顔知道她那裏有幾個殘疾少年。有人手忙幫。

    “這件事。就交給韓姐姐負責了!”

    韓氏忙點頭。有些急切地喝了幾口茶就告辭了。

    想來是去安排這事了。

    倒是梁掌珠,遲走了一步,留下來和顧夕顔說話。

    “這布匹、棉絮就這樣交了出去,如果有個萬一……”

    顧夕顔點了點頭,道:“我也知道。可韓姐姐這樣堅持,試一試也好。我們也要做兩手准備才是……我再舀些銀兩出來,進一點貨備著……”

    梁掌珠忙推辭:“怎麽能讓您再舀銀子出來。這點布匹。我們劉家還是舀得出來的……”

    顧夕顔笑著搖頭:“這可不是一家這事,說起來,我還想和談談酬勞的事……總不能讓您總這樣白做吧!”

    “看夫人說的!”梁掌珠吃驚之余。堅決的不同意,“我要是舀這錢,那還有點良心嗎?”

    “我知道,我知道,”顧夕顔笑道,“如果少奶奶是爲了這幾個錢,還不如回家守著自家的生意。只是我們以後的事還會越來越多。生意也會越做越大,總要個制度吧。自我看把酬勞定下來,大家願意舀就舀,不願意舀,就不舀……這樣一來,如果針線班子裏有些婦人精明能幹的,也可以給打打下手啊!”

    梁掌珠畢竟是生意人,能和顧夕顔想到一塊去。

    她微一思忖,立刻就明白過來。“如此,那我就訂一個章程出來。再來找夫人說叨說叨。”

    顧夕顔就親自了她出門:“韓姐姐地事,也別放在心上。有時候,立場不同。在我們能挽救的情況下,不如讓她去試試,要不然,是不會死心的。”

    梁掌珠很意外,沒有想到顧夕顔會向她解釋。

    她臉上就閃過異樣地神采。

    送走了梁掌珠,顧夕顔又去了爽風樓。

    現在爽風樓裏住著高姑姑、趙嬷嬷和嫣紅。

    高姑姑自從那天去了龔府爲那些針線班子上的人診病回來後。就開始做藥丸。具體做的是些什麽藥丸顧夕顔不知道,但做藥丸的材料卻是以顧夕顔的名義從齊府的管事那裏要來的。

    路上,她遇到了正在廊下踢毽子地紅鸾和栀子。

    毽子高高的抛起來,她踢一下,等毽子再落下時,已偏得很遠,她伸長了腿也無法接到。

    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

    看得出,她對這個很不擅長。

    旁邊的嬷嬷們看見顧夕顔。正要示意紅鸾上前請安。顧夕顔卻做了一個眼色,示意她們不必再意。然後帶著段纓絡姗姗然地走了。

    路上,她問杏雨:“三姑娘沒有提去道觀的事嗎?”

    每月月初去看貞娘,這是原來就和紅鸾約定好了的。

    杏雨笑道:“沒有三姑娘的吩囑,我們做下人的也不好自行舀主意!”

    顧夕顔就笑了笑。

    進了爽風樓,顧夕顔就看見嫣紅正蹲在地上給翻曬著草藥。

    她白皙的額頭冒出細細的汗,在陽光下如晶瑩地水晶泛著七彩的光。

    顧夕顔不由微微一笑。

    趙嬷嬷有些畏縮地迎了上來,笑道:“少夫人怎麽得空來看看!”

    顧夕顔淡淡地笑了笑,沒有理睬她,徑直進了屋。

    高姑姑正在室內看書,聽到動靜,放下書來,就看見顧夕顔走了進來,趙嬷嬷著陪著笑臉跟在她身後。

    她心中暗暗歎了一口氣,讓趙嬷嬷給顧夕顔端了繡墩來。

    “少夫人還有六天就是産期了,這幾天還是少走動的好。”上了茶,高姑姑望著顧夕顔已落下地肚子,有些擔心地道。

    顧夕顔就摸了摸肚子,笑道:“應該不要緊吧……是個頑皮的家夥,前段時間,常常半夜把我給踢醒!”

    高姑姑就慈藹地笑了起來。

    “姑姑這是做的什麽藥丸?”顧夕顔問道。

    “只用一些金銀花或是柴胡之類的做些防熱的丸子……窮家小戶的,抵不住風寒,常常頭痛腦熱地。”高姑姑笑道,“少夫人今天來,可是有什麽事?”

    預産期將近了,齊懋生不知道能不能回來,她心底開始有些惴惴不安起來……這幾天她只好不停地給自己找事做,來減輕一下心裏的壓力。

    “就是到處走走!”顧夕顔不希望有人看出她緊張,淡然地道。

    高姑姑笑了笑,不再和她追究這個問題。坐著和她說了一會兒話,顧夕顔也覺得很無聊,就又回到了梨園。

    到了半夜。她突然驚醒,就感覺到孩子好象在踢她。

    顧夕顔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把手放在肚子上和輕輕地撫摸著,想象往常一樣,和孩子玩會捉迷藏。

    可孩子只動了一下,就不動了。

    顧夕顔靜靜等著,等著孩子再次有興趣在她的身體裏嬉戲。

    過了一會兒。她感覺肚子有些痛。

    顧夕顔一怔。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很快,那痛疼就消失了。

    過了良久,又開始痛……如此反複幾次,顧夕顔就喊了在外室值夜的杏雨:“去叫端姑姑來。”

    過幾天就是産期了,可高姑姑說了,有提前的時候,也有推遲的時候。

    少夫人雖然看上去與平常一樣,但說話的語氣中卻帶著一絲地緊張。杏雨披著衣衫,疾步跑到屋外,喚了值夜地小丫頭去喊人。自己又很快地折了回來。

    “少夫人,要不要我去沖碗紅糖水您喝!”

    紅糖補氣。

    這個時候,顧夕顔地腦海裏突然就閃現出了這一句話來。

    “好!”她朝著杏紅笑了笑。

    很快。端娘就有些衣冠不整地跑了進來,她神色間有一絲慌亂。

    顧夕顔從來不在晚上喊她地,難道有什麽地方不舒服地……或者是,發作了!

    她有些焦慮地道:“夫人,您這是怎麽了?”

    顧夕顔笑道:“我肚子痛……恐怕是要生了!”

    她話音一落,端娘臉色一白:“我馬上去叫高姑姑來。”

    顧夕顔點了點頭。

    很快。梨園就燈火通起來。

    魏夫人也趕了過來:“怎樣了?”

    高姑姑笑道:“不要緊,頭胎,是有些慢的!”

    魏夫人點了點頭,進了珠玑館。

    顧夕顔選了珠玑館做産室。

    魏夫人一踏進門,就皺了皺眉。

    顧夕顔穿著白色的亵衣躺在大榻上,榻上鋪著粗粗的白色棉布。

    “爲什麽不鋪些稻草!”魏夫人道。

    剛剛一陣陣痛過去,顧夕顔閉著眼睛蓄精養神等待著再一次陣痛的到來。

    看見魏夫人進來,端娘忙端了一張繡墩給她。

    跟在她身後的高姑姑笑道:“夫人說不喜歡,她不舒服……讓人鋪著煮了地白棉布。”

    “她懂什麽……”魏夫人臉色不愉。“怎麽能隨著她!”

    高姑姑就笑道:“這次負責接生的是王婆子……崔家少奶奶介紹來的!”

    顧夕顔床邊坐著的一個身材高大的婆子就起身朝著魏夫人福了福。然後重新坐下來握住了顧夕顔的手。

    魏夫人還要說什麽,就看見那婆子手中的纖細手指突然緊緊地握了起來。她知道。是陣痛又開始了,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

    顧夕顔閉著眼睛,靜靜地躺著,如果不是額頭上細細的汗和那緊握的手,看上去就象睡著了似地。

    魏夫人看得一怔,心裏好象有什麽東西流過,軟軟的,讓她有些心酸。

    她低聲地吩囑寶娘:“懋生呢,怎麽還沒有回來?”

    寶娘不好回答。

    自從少夫人從春裏回來後,槐園的消息就不如以前靈通了。

    魏夫人眉宇間就有了幾份淩厲:“還不派人去通知他……讓他盡快趕回來!”

    寶娘輕輕地應了一聲。

    “別,別去了!”室子裏靜悄悄地,魏夫人的聲音雖然低,但盡量分散注意力以減輕痛苦的顧夕顔還是聽了個清楚。她微微地喘息著,“懋生,知道,知道預産期,要是能趕回來,他一定是會,會趕回來的,別誤了他的事……”

    魏夫人一怔,還欲說什麽,顧夕顔已乞求地望著她:“夫人,們都出去吧……這麽多的人在這裏,我覺得太,太丟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