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連下了兩天的大雪,昨天半夜突然停了,早上起來的時候,太陽紅彤彤的,照的滿室敞亮,齊懋生坐在臨窗的炕前,不時可以聽到小厮們掃雪的唰唰聲和竊語聲。自我

    寶娘的神色中透著倦意:“……人死在了隴東郡的疊州……鑰匙沒有找到……”

    齊懋生盡量壓抑著心底的怒氣,和顔悅色地點了點頭,道:“怎樣死的?”

    “外傷嚴重,致命傷在喉嚨。”

    “去調查了她以前經曆嗎?”

    “查過了。父親是個屢試落地的秀才,但在江南頗有詩名,後來受顧氏的後人之邀在松壑書院坐館,崔寶儀母親早逝,從小跟著父親在松壑文院長大。十二歲父親去逝,一直由松壑書院供養著,十八歲的時候突然去了鳳台,曾經在鳳台黃先生那裏盤桓了五年,在這期間,寫出了一本叫女訓的書來。然後來一直在各地遊曆。熙照二百九十八年,受皇太後方氏之邀進宮給幾位待嫁的公主開過講筵後名聲大震,然後就借著顧家開了潇湘女學,熙照三百年夏,進營給皇太後方氏當了女官……如今朝庭的記檔,說她不知所蹤。”

    齊懋生微微揚颌:“辛苦了。這眼看著到了快過年的時候,去三平那裏交了差事就回雍州好好休息休息吧!”

    寶娘面露愧色:“爺,都是奴婢無能,擔擱了爺的差事……”

    齊懋生笑了笑,道:“這本是諜報處的事。不必自責,回雍州去吧,魏夫人那裏,怕是掂記得很。”

    事已至此,說再多,已不能改變局面。

    寶娘抱拳行禮退了下去。

    齊懋生等她走遠了。就有些煩燥地背著手在屋裏踱起步來。

    顧家已在九月把老宅子出了手。前兩天剛剛搬回了舒州老家。

    買家是一位名不見經傳地嶺南商客。出價一百二十萬兩白銀。劉家曾經爲這事商量過他。他當時委托人出了一百三十萬兩白銀。對方立刻就把價提到了一百五十萬兩白銀。他出到一百六十萬兩。對方就出了兩百萬兩。完全是一副魚死網破志在必得地模樣……倒是把顧家給買出了三百萬兩白銀地天價來。

    想到這裏。他不由地苦笑。

    如果中間不是隔著夕顔。他到還可以使些別地手段……可這個數字。就是他舀了出來。熙照那邊查起來。有些事。怕就瞞不住了。而且。能舀出這樣大地手筆。宮裏又沒有什麽動靜。他心裏隱隱有數。手裏又捏著崔寶儀這條線。自然也就放棄了。只是沒有想到。崔寶儀竟然死在了疊州!

    疊州,疊州……

    他的眉頭鎖得緊緊。

    隴東郡的疊州,向來是兵家必爭之地。蜀、晉、梁三家交彙之處,又有一個魚嘴渡口,搖橹即可到達對岸的隴左郡地平州,進入熙照的地界。如果往西南方向去,不過六日路程,就可以進入鳳台的當州……崔寶儀選擇落腳疊州,到底是要去哪裏……

    想到這裏,他更覺得心煩意亂,轉念想起昨天四平的來信,含含糊糊的,只說夕顔睡得好,吃得好。讓他放心。

    放心!放心!他放什麽心啊!

    原以爲十舀九穩的鑰匙如今卻不知所蹤。到時候,怎麽跟夕顔交待啊!

    他就煩躁地喊了一聲“二平”。

    屋外服伺的小厮忙應了一聲。一溜煙地跑去把二平找來了。

    二平跨進屋,就看見齊懋生臉色冷竣地立在屋子中間。

    他嚇了一大跳,小心翼翼地上前行了禮。

    “爺,您找小的來,有什麽吩咐?”

    齊懋生的眉頭就蹙了起來:“夫人前段時間托向三平調了人,可有什麽消息傳過來?”

    夕顔向他要人,是跟他說過的,他當時問幹什麽,夕顔卻神神秘秘地不告訴他。後來人調過去了,他怕下面地人揣測,自然也就不好過問了,可今天他心裏實在是煩,忍不住就找了二平來問。二平就笑道:“夫人說,讓我們都不告訴您。等您回雍州了再說!”

    齊懋生就目瞪口呆地望著二平。

    二平笑得更燦爛了:“爺,夫人從來沒有找過我們,這次,您就給小的們幾份薄面,讓我們兄弟幾個也在夫人面前露露臉吧!”

    “們兄弟幾個?”齊懋生愕然,“還有誰?”

    “一平、二平,我和四平……”三平答著,就偷偷的窺視齊懋生的表情。

    不知道爲什麽,齊懋生就想起顧夕顔給他過生辰地事來。

    第一年,他在高昌,夕顔讓人帶了一朵向日葵給他,還寫了一封信,說什麽要如向日葵一樣永遠笑迎每一天之類的鼓勵話;第二年,她正是傷心的時候,整個梨園戰戰兢兢的,大家好象都忘了他的生辰,他也沒有敢提這件事。到了晚上他回去,黑漆漆地屋子突然燈火通明,滿桌子都他喜歡吃的飯菜,夕顔還給他唱了燕地的長調……

    他腦海裏就浮出現了夕顔那俏皮的笑容。

    又在搞什麽鬼啊!

    他不由的嘴角一翹,表情變得非常溫和起來。

    二平見狀,不由大大地松了一口氣。

    齊懋生果然沒有再問了,等二平出了屋,就看見一平就急急地迎了上去,兩人輕手輕腳地出院子,一平低聲道:“怎樣二平露出一個欣慰的笑容:“爺沒有追問!”

    一平神色間就有些猶豫:“這樣,好嗎?要是爺知道了,怕是要發脾氣了!”

    二平笑道:“放心吧。到時候,爺一高興。哪裏還記得這些。我們可是照著夫人地囑咐做的,到時候,爺有什麽不爽快地地方,自然有夫人幫著說話……再說了,夫人的顧慮也不是沒有道理。那種情況下,還特意選了秋夕節去春裏,要是現在知道了。還不知道做出什麽瘋事來呢……”

    一平就點了點頭。

    國公爺在十五天內連攻三州,不僅讓其他國公府戰戰兢兢,就是熙照,也不敢再讓他們行軍,特意派了欽差過來勞軍,讓燕軍回合縣修整,由熙照派人來接管燕軍攻下的幾州。國公爺一邊和熙照談條件,一邊拖延時間讓他們把這幾州的的東西都羅掘一空。盡管如此,還是有很多軍中將領不滿,自己辛辛苦苦地攻下了州城。現在卻要交給熙照……如果不是爺坐鎮,有誰有這個本事讓大家信服,抱怨也只能放在心裏,讓撤就撤。讓走就走……

    一平想到這裏,額頭就不由地冒出幾滴汗來。

    沒想到的是,爺還有後招,前手把州城交給了熙照,後腳梁地的人就開始反攻。現在。南山郡都亂成了一鍋粥了。燕軍卻趁著這個機會回到了合縣修整,正好可以過冬。原來是不敢當著爺地面說,現在,就是背後,大家屁都不敢放一個了……

    他正思忖著,就看見自己地貼身小厮站在門外張望。

    一平招了手。小厮進來行了禮,然後從懷裏掏了一封信出來。

    一平一把接過小厮的信,站在院子裏就撕開了。

    他匆匆地讀了幾行,然後把信遞給了二平。

    信是顧夕顔寫來地,問齊懋生這段時間在幹什麽。

    只是廖廖幾個字,二平很快就看完了,低聲道:“這個時候,合不合適告訴爺關于夫人的事?”

    一平的語氣也有點猶豫:“應該不太要緊吧……爺也說了,這個冬天不會再出兵了……反正也不能回雍州過年了。不如就趁著這個機會讓爺去見見夫人。要不然,爺總是要抽空在年前見上夫人一面才安心的……”

    兩個人又商量了半天。最後達成了一致的意見,回了信給三平。

    同一個天空下,雍州城的早上卻風雪交加,整個世界都沈寂在一片北風的呼嘯和沙沙地落雪聲中。

    余年閣的頂層,魏夫人雲鬓高挽,鬓角的紅寶石石榴發簪在昏暗的室內閃爍地炫藍色光芒,在齊府曆代祖宗的牌位上投下星星點點的白光。

    她畢恭畢敬地跪在團圃上磕了三個頭,然後直起身來,閉上眼睛,雙手合十地喃喃低語著。

    微弱的光線照在她的臉上,表情認真而虔誠。

    搭在丹鳳朝陽銀紅綿緞被褥上地手,白如凝脂,淡青色的脈絡清晰可見,靜谧中透著脆弱。

    琴娘眼中就閃過擔憂。

    可能是懷孕的原因,顧夕顔的臉色有點蒼白,她無力地道:“您不用擔心,我一定會及時趕回雍州過年了……已經吩咐下去了,早一點啓程,路上慢一些,不會有什麽事的!”

    琴娘欲言又止,最後笑道:“既然如此,那少夫人就安心休養……我先回雍州城去了。”

    顧夕顔就咐囑一旁的杏雨:“幫我送送琴娘。”聲音裏,帶著一絲疲憊,有幾分吃力。

    琴娘忙拉住了杏雨地手:“不用,不用……只管在這裏好心服伺著少夫人就是,其他的,不用管。”

    兩天前,顧夕顔讓人把自己懷孕的消息帶回了雍州城,沒想到,琴娘晚上就帶著魏夫人送的補品到了春裏。

    杏雨還要堅持,琴娘的態度卻比她更堅決,盡管如此,杏雨還是把琴娘送到了院子裏。琴娘又囑咐了杏雨幾句“要好好照顧少夫人”之類的話,就看見翠玉帶著一男一女兩個模樣有著幾份清秀的小孩子走了進來,男孩子神色間還有幾份拘謹,到是那小姑娘,遠遠就喊了一聲“杏雨姐姐”,一副活潑開朗的樣子。

    琴娘眼中就閃過疑惑。

    杏雨忙笑道:“這是趙嬷嬷的兩個孩子,夫人特意讓領了進來養在跟前,說圖個喜慶。”

    圖個喜慶!

    琴娘不由又打量了兩孩子一眼。

    男孩是大地,都有十一、二歲地模樣了,女的是小地,也有**歲的樣子……圖喜慶,一來是不是雙生子,二來,孩子的年齡也實在是大了些……

    (姊妹們,到了月末了,吱吱又來求票了!(*^^*)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