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大家有些疑惑地跟著顧夕顔出了門,就看見盛哥抓著一旁抄手遊廊的柱子站在那時,他的乳娘章嬷嬷站在離她幾步遠的地方,不停地朝著他招手:“來,盛哥,到嬷嬷這裏來。”

    盛哥顧目四盼,就是不松手。

    顧夕顔的嘴角就翹了起來。

    盛哥今年一歲打一個月了,正是學走的年紀。高姑姑的院落是遞次漸高的,因此各院之間都有梯形的帶欄幹的遊廊,盛哥剛來的時候,天天抓著欄杆到處走,前兩天跌了一跤,現在抓住柱子就再也不肯放手了。

    看見顧夕顔她們,盛哥身邊的嬷嬷婢女曲膝行禮,而盛哥嘴一扁,就哭了起來,章嬷嬷忙將盛哥抱在了懷裏。

    柳眉兒見了,皺頭就蹙了蹙,道:“他年紀還小,慢慢教就是……”

    章嬷嬷忙低頭應了一聲“是”。

    盛哥見了,就伸了手哭著要母親抱。

    柳眉兒把孩子抱在懷裏哄了一會,待他不哭了,這才交給章嬷嬷,和顧夕顔一起去了廚房。

    顧夕顔小聲地勸她:“慈母多敗兒,還是要放放手才是!”

    柳眉兒笑道:“是沒有做母親,等做了母親,就知道了……”

    她的話還沒有落音,她的貼身嬷嬷就不停地朝著柳眉兒使眼色。

    柳眉兒一點自覺性也沒有,繼續道:“我一看見他哭了,就象失了魂似的,巴不得挖心挖肝的給他看看,只求他別再哭了……”

    顧夕顔哈哈大笑起來。

    她喜歡和柳眉兒在一起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柳眉兒從來把自己當“病人”或是“燕國公夫人”看,該說什麽就說什麽。該做什麽就做什麽,讓人覺得舒適自在。

    一行人去了廚房。

    廚房裏的是顧夕顔帶來的幾個仆婦,大家正坐在小馬劄上說說笑笑地理菜,看見顧夕顔進來,大家都停了手裏的活給她行禮。其中一個婦人迎上前笑道:“蛋羹正在籠上,馬上就好。”

    自從顧夕顔住進了高姑姑的院子,高姑姑就吩咐紅玉。每天用鹿茸粉、冬蟲夏草**蛋羹她吃,說那是調理女子身體的良藥,柳眉兒還趁著高姑姑不在偷偷嘗過一口。那味道。實在是不咋地,所以她一聽,就朝著顧夕顔讪笑了幾聲。

    顧夕顔倒是無所謂,就當是吃藥好了。

    她在腦子裏搜尋著,找了一個做紅燒鮑魚的菜譜說給了紅玉聽,讓紅玉試著做做,自己則和柳眉兒坐在院子中央的藤蘿架下喝茶。

    柳眉兒喝的是鸀茶,顧夕顔喝地卻是用開水沖泡的熱姜茶。

    樹蔭如傘。微風習習,極目遠眺,碧海銀沙。

    顧夕顔就惬意地歎了一口氣。

    人間天堂,莫過于此。

    如果懋生能在身邊,那就完美了。

    想起懋生,顧夕顔就些怅然。

    她從雍州到春裏的第五天,熙照地聖旨就到了,允許燕地擁兵八千,但需派六千騎兵進駐梁地。配合熙照攻打梁地。齊懋生接到聖旨後的第三天就出發了……前兩天收到了齊懋生的信,只有短短的“一切安好,請毋挂念”幾個字,也不知道是真的“安好”還是假的“安好”。

    思忖中。顧夕顔感覺到有人在用手拐她。

    她擡頭,看見身邊的柳眉兒指著一旁的抄手遊廊道:“嫣紅又在幫高姑姑整理藥材了。”

    顧夕顔順勢望去,就看見嫣紅吃力地提著一個竹筐正延著抄手遊廊往一旁放草藥地庫房去。

    高姑姑的院落雖然寬敞,身邊卻只有兩個年過六旬的嬷嬷和一個十五、六歲的看門小厮服伺著,所以顧夕顔住進來後,就把高姑姑的家務事接了過來,還把翠玉和嫣紅派到了高姑姑身邊服伺她的日常起居。因爲翠玉的關系,顧夕顔對兩人都有所疏離,用杏雨和雲裳的時候多了。翠玉是心知肚明。嫣紅卻是糊裏糊塗的。不知道兩人哪裏做得不好,被這樣閑了下來。現在顧夕顔派了差事給她。她自然是盡心盡力地,希望能挽回現在處于下風的劣勢,所以不管是份內份外的事,她都歡歡喜喜的幫著高姑姑打點,一來二去,高姑姑也很喜歡這個勤快地小姑娘,喊嫣紅的時候就比喊翠玉的時候多起來。

    柳眉兒自然是不知道這些事的,她看到因用力而滿臉通紅的嫣紅,笑道:“我看,這嫣紅都快成高姑姑的貼身婢女了!”

    顧夕顔自然有點明了嫣紅的心思,她淡淡地笑了笑,道:“小姑娘家,多做些,也無妨!”

    兩人正說著,就看見趙嬷嬷扶著高姑姑走了進來。

    顧夕顔和柳眉兒忙站了起來,請高姑姑到藤蘿架下坐下,叫了杏雨給高姑姑上了茶。

    高姑姑就趁著杏雨上茶的功夫打量顧夕顔。

    晶瑩剔透的肌膚,粉嫩地面頰,紅潤地雙唇,象春風裏開放的花朵般嬌柔。

    高姑姑不由點了點頭,叫了趙嬷嬷舀了脈枕出來給顧夕顔診脈。

    大家靜心屏氣地望著高姑姑,待她收了手,柳眉兒立刻關心地道:“怎樣了?”

    高姑姑笑道:“嗯,脈象很平和。”

    大家都露出欣慰地笑容。

    趙嬷嬷收了脈枕,高姑姑就笑著對顧夕顔道:“我這幾天,要出一趟遠門,少夫人這裏,該吃些什麽藥,該注意些什麽事,我都會寫在紙上,到時候,少夫人只管照單行事就是。”

    要出趟遠門?在這個時候?難道還讓趙嬷嬷單獨照顧她不成……

    她壓住心裏的一絲惱怒,笑道:“姑姑,您年事已高,有什麽事。叫我們去做也是一樣啊!”

    高姑姑笑道:“我要給人看診,這事哪能代蘀啊!”

    “不如把人請到家裏來,也是一樣!”顧夕顔笑道。

    柳眉兒也在一旁幫腔:“是啊,姑姑,您這麽大的年紀了,還到處跑的……不知道是誰讓出診,這麽大的架子!”

    高姑姑望著兩個人就露出了慈愛的笑容:“這是原來就約好了的……爲了少夫人地事。所以才拖到今天的……”

    看到高姑姑溫和中帶著的堅持,顧夕顔不由沈吟道:“既然如此,您不由帶了嫣紅在身邊服伺……她年紀輕。手腳伶俐,我也放心些。”

    高姑姑忙道:“不用,不用,我身邊,有趙嬷嬷就行了!”

    趙嬷嬷也跟著去啊?

    顧夕顔就松了一口氣,言詞間就有了她自己都不知道真誠:“說起來,出診,趙嬷嬷自然是最好的幫手。可這日常起居,還是嫣紅要手腳麻利些!”

    高姑姑沈思了一會,笑道:“那我就多謝少夫人了!”

    高姑姑走後沒幾天,就是秋夕節了。雍州和九峰分別派人給她和柳眉兒送來了月餅和新鮮的瓜果,特別是雍州方面,有很多水果是柳眉兒她們見所未見,聞所未見的,據說都是從高昌進貢來的。

    大家嘗著稀奇古怪地水果,議論著今天的秋夕節。當她們聽四平說。春裏的幾位大戶人家今年秋夕節會在鎮上辦燈會、舞獅子地時候,都止不住心裏的興奮,眼巴巴地望著顧夕顔。

    顧夕顔笑望著那一張張渴望的臉,自然是從善如流。答應那天晚上放大家的假,讓大家出去好好玩玩。

    一時間,院子裏喜氣洋洋的,到處彌漫對節日憧憬的歡快氣氛。

    等到了秋夕節那天夜晚,小小的春裏一改往日的沈靜,燈火通明,人聲鼎沸,熙熙攘攘地人群,三三兩兩的笑語。熱鬧非常。

    顧夕顔和段纓絡兩個人坐在一個靠近牆角的馄饨攤子上吃馄饨。不遠處,柳眉兒正抱著盛哥在一個花燈攤子前面買花燈。

    以她們爲中心。四滿淩淩散散地站著齊府的護衛。

    原本以爲,自己也會和杏雨她們一樣歡天喜以地,誰知道,在這喧嘩熱鬧之夜,只是更感孤單而已。

    懋生,不知道好不好?還有在雍州的端娘和遠嫁三水的墨菊,往年,她們總是在一起……

    顧夕顔無聊地打量著四周興奮的人群。

    有人在議論時事。

    “聽說國公爺親率六萬鐵騎,只用了二十天的功夫,就把隸屬梁地山南郡的封州、新州、春州、高州和康州五州踏爲了平地,殺敵十萬,讓梁人聞風喪膽……”

    “說錯了,不是二十天,是十天,國公爺只用了十在地功夫,就把山南群給踏平了……”

    “十天?”有人不信:“不可能吧?”

    “我騙們幹什麽?不信,們去問劉員外……正因如此,今天春裏的幾家大戶才張燈結彩的辦燈會的……據說雍州城裏更熱烈……”

    聽著他們說閑話地顧夕顔卻一下子懵了。

    前兩天來信,還說在合縣督戰,怎麽一下子就傳他親率六千人馬上了前線的消息……

    “段姐姐,段姐姐,”顧夕顔就慌慌張張地推著身邊的段纓絡,“幫我把四平叫來……我要問問……”

    段纓絡聽到那群人的議論,也有點意外。

    她看見顧夕顔失措的表情,忙道:“別急,說不定是傳聞……我去找四平問問!”

    顧夕顔神色恍惚地點了點頭。段纓絡把顧夕顔挪了挪地方,讓她坐到了更靠近牆角的地方,道:“等一會,我去跟李護衛說一聲……”

    顧夕顔點了點頭,段纓絡起身朝站在樹下的李護衛走去,兩人說了幾句話,李護衛點了點頭,目光落在了顧夕顔的身上,段纓絡這才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