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過了兩天,果然如王嬷嬷所料,尚正居派了那個劉嬷嬷過來。

    她拜見魏夫人的時候,顧夕顔和柳眉兒正陪著魏夫人吃早飯。

    劉嬷嬷年約五旬,長得眼斜嘴歪的,說起嘴來還哆哆嗦嗦的,象中過瘋沒有康複的病人似的,跪下去了半天都起不來,顧夕顔看著都蘀她難受,魏夫人的看她的眼神卻沒有一點不耐厭的。等劉嬷嬷給她請完安,魏夫人還很關心的問了問她的身體狀況,在得知劉嬷嬷有點關節痛的時候,她還讓寶娘給劉嬷嬷舀了一瓶藥酒:“這是去年懋生帶回來的,說是效果很好,也試試。”

    劉嬷嬷臉上露出感激的表情,又顫顫巍巍地給魏夫人行了禮。

    搞得顧夕顔都覺得有點擔心,她這個樣子舀不舀得起小廚裏的那柄大刀。

    劉嬷嬷給魏夫人請完安就去了小廚房,不一會兒,就擬了菜單子讓人李婆子送給寶娘過目,寶娘沒看,直接遞給了魏夫人,魏夫人也沒有看,笑道:“她是府裏的老人了,我信得過。傳我的話下去,說這幾天的膳食就讓她自己舀主意吧!”

    魏夫人對劉嬷嬷的這種信任卻讓顧夕顔心中微微覺得吃驚。所以一從魏夫人那裏出來,顧夕顔就向柳眉兒提出要去廚房裏看看新來的廚子,柳眉兒猶豫了一下。顧夕顔知道她這幾天正在繡一幅寒梅淩雪圖插屏。准備送給徐夫人做新年地禮物,跟著自己去小廚房裏厮混半天,就會擔擱她繡花的時間。顧夕顔忙道:“那回去繡花吧,我去廚房看看馬上就回來。”

    時間上的確有點急,柳眉兒這幾天晚上都在趕活。也沒有和她客氣。兩人在屋檐下道別,段纓絡跟著顧夕顔去廚房。

    顧夕顔一踏進小廚房,就看見李婆子在發幹白合。

    劉嬷嬷看見顧夕顔。也是一怔,遲疑地道:“這位姑娘……”

    顧夕顔忙上前朝著王嬷嬷曲膝行了禮,然後自我介紹了一番,李婆子也丟了正在盆子裏舒展開來的幹百合給她們沏茶。^^首發君子堂^^

    “王嬷嬷讓我跟多學學。”兩人坐下,顧夕顔態度謙和地道。

    劉嬷嬷一聽,臉上就露出了笑容:“王嬷嬷走的時候跟我提過。說手藝不錯。我今天准備給夫人做一盅百合排骨八寶湯,姑娘等會幫我嘗嘗味。”

    顧夕顔高興地應承下來。

    所謂地百合排骨八寶湯,也就是百合炖排骨,然後裏面再放上八種蔬菜做配料炖成的一道養生湯而已。

    在這期間顧夕顔一直和她聊天,很快,顧夕顔就把劉嬷嬷的來曆摸了個七七八八地。

    果不然,這個劉嬷嬷原來在外院的廚房是負責齊瀚膳食的,所以專攻養生湯、藥膳之類的,在這之前。她是桂園小廚房的主廚。

    顧夕顔趁著幾個婆子院子裏頭理菜,一副八卦的樣子:“徐夫人和魏夫人年紀都漸長了,應該越來越注重養生才是,不如走點路子,到槐園地小廚或是賢集院的小廚房,也免得糟蹋了這一身技藝。”

    劉嬷嬷望著眼前一臉關切的小姑娘。笑了笑:“還年輕,有些事,不懂,這做人啊,還是別那麽打眼的好。”

    顧夕顔感覺到了劉嬷嬷看她的慈愛眼神,就如小孩子似的嘟了嘟嘴。道:“們總是這樣。嫌我們小。可正經請教們來,又一個比一個會推脫。”

    “們?”劉嬷嬷笑了起來。哪裏還有一點象中瘋病人的樣子,嘴也不歪了眼也不斜了,“都是誰啊?”

    “我的養娘哦!”顧夕顔這個時候真的想起了端娘,“和嬷嬷您一個樣子!”

    劉嬷嬷看她地目光更慈愛了些。

    顧夕顔跟著劉嬷嬷身後轉,不時給她遞這遞那的,等排骨湯炖好了,顧夕顔嘗了幾口,立刻贊不絕口。

    “嬷嬷,就收入我這徒弟吧!”顧夕顔一邊小口地品湯,一邊請求。^^君子堂首發^^

    劉嬷嬷又笑了笑:“只要瞧得上眼,就跟著我學吧!”

    接下來的幾天,劉嬷嬷到真的把顧夕顔當小輩似的,細心地教她做藥膳煲養生湯。顧夕顔以前做飯都是靠自己摸索和看些電視上的一些美食節目,現在有人細心指導,底子又好,那進步自然是一日千裏,加上她畢竟是穿越人士,見多識廣,常能舉一反三,這一切都讓劉嬷嬷又驚又喜,非常滿意。

    在齊家混了這麽多年,最後還被推到了尚正局地大廚房裏當差,可見是一個沒有什麽心眼的人。

    顧夕顔料得不錯,劉嬷嬷一旦把顧夕顔當成了自己人,那話匣子打開後就如倒豆子似的,顧夕顔問什麽基本都能得到什麽。

    比如說,有一次顧夕顔問她:“賢集院裏都有些什麽厲害的廚子啊!”

    劉嬷嬷回答道:“有一個善長做小菜的李嬷嬷,有一個善長做糕點的錢嬷嬷,有善長做鹹菜地沈嬷嬷……很多地,府裏有幾手的廚子幾乎都在那裏了。要不然,年節期間,鍾嬷嬷怎麽會沒有辦法,到各院裏借人呢!”

    顧夕顔就將肘支在桌子上,一邊望著劉嬷嬷斬雞指甲,一邊不解地道:“我聽說國公爺唯一地女兒三姑娘是徐夫人帶著的,那天我進府的時候,還聽說她的喘病發了,怎麽沒有善長做藥膳的啊?”

    劉嬷嬷警惕地望了望四周,發現沒有旁人,才輕聲地告誡她:“在這裏是個客。可別亂說話。”

    這段時間,顧夕顔好幾次在劉嬷嬷面前表現出擔心自己處境地憂心來。看樣子,劉嬷嬷到把她的話聽到了心裏。

    顧夕顔笑道:“這也不是什麽不好的話吧!”

    劉嬷嬷猶豫了一下,輕聲地道:“這後院,畢竟是徐夫人當家。想當年。葉夫人剛生産,瘦得只剩一把骨頭了,爺心痛夫人。特意把我調到德馨院的小廚房裏幫忙,就是想借助我會做藥膳的本事,可徐夫人,硬是說葉夫人虛不受補……我在德馨院呆了兩個月,一次竈台也沒能上。後來魏夫人知道了,也沒有辦法。更何況其他地人……”

    顧夕顔輕聲地“哎喲”了一聲。一副不相信的樣子:“難道,連爺的話徐夫人都敢……”

    劉嬷嬷就苦笑了一下:“爺那時候天天在西北大營忙著,每次好不容易抽空回來看看葉夫人,徐夫人就在一旁笑著說什麽都好,讓他別擔心……他哪裏曉得這些事。”

    “葉夫人,也不跟爺說嗎?”

    劉嬷嬷就歎了一口氣。

    “葉夫人,人是個好人,就是太……偏心了些。什麽事,都是熙照地好。燕地的不好。也不知怎地,再親,有誰親得過自己父母、丈夫去。她什麽也不跟爺說,更是很少到槐園來,到是事事處處都聽徐夫人的,魏夫人這邊……”說到這裏。她立馬住了嘴,“魏夫人在幾位夫人裏是最講漂亮的,她曾經說過,女人雖然爲悅己者容,可更要爲自己容,今天我們不如給她做道白芷多寶魚湯。即能凋養氣血。還能淡化色斑,魏夫人一定喜歡的。”

    顧夕顔怎能讓她就這樣糊過去。摟住劉嬷嬷的肩:“嬷嬷放心吧,我知道深淺地,有些話,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說的。”

    劉嬷嬷就勉強地笑了笑。

    “多寶魚,這地方還有多寶魚嗎?”顧夕顔也不會把人逼到牆角,順著劉嬷嬷的話道。

    劉嬷嬷松了一口氣,笑道:“姑娘還不知道這是個怎樣的府第吧,只有想不到的,沒有弄不到的……”

    顧夕顔的思緒卻轉到了遠在洪台的齊懋生身上。

    不知道這家夥什麽時候回來?

    戰事如何了?

    如果戰敗了,齊家的所有一切,恩怨情仇,血淚斑駁,都只是曆史背後地陰影而已……

    這樣的汲汲營營,到底有沒有意義呢?

    顧夕顔的目光漸漸變得迷茫起來。

    劉嬷嬷在一旁看得分明,不由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顧夕顔被這一聲歎息驚醒過來,擡頭就看見了劉嬷嬷帶著憐惜的目光。

    “姑娘,來這裏,是受了魏夫人所托吧!”

    語氣中,無限的唏噓。

    顧夕顔心念飛轉,點了點頭,面帶無奈:“……也是沒辦法了,又不願意這樣……”

    劉嬷嬷見話說明了,反而更踏實了些。笑道:“爺,不是個壞人。雖然對人很冷淡,可知道疼人。那麽忙,每次回來都去承禧院坐坐。如果有那一天,別被他嚇著了,要好好的伺侯他,爺可是我看著長大地……”

    顧夕顔猶豫道:“可別人都說,葉夫人,是爺給……”

    看樣子,劉嬷嬷對齊懋生非常有好感。顧夕顔的話還沒有說話,她臉上就立刻露出怒容,配上她那副歪嘴斜目,顯得非常猙獰,把顧夕顔嚇了一跳,硬把沒有說出口的話咽了進去。

    “那些人都胡說。”劉嬷嬷激烈地反駁道,“另人不知道,我在外院的小廚房裏,服伺著爺的熱水茶飯的,還不知道。想當年,老國公爺在世地時間,外院地小廚房也就是個擺設,到哪院過夜夫人們不是爭著服伺……只有我們爺,顧著葉夫人的體面,回來就在小廚房裏搭夥,總是隨便吃幾個白饅頭兼著兩盤鹹菜……”說到後面,好象很心痛地樣子,眼淚都掉了下來。“還有那些從熙照來的嬷嬷們。一口一個我們熙照如何,我們葉府如何,爺要進葉夫人的房,還要看那幫嬷嬷的眼色,徐夫人也在一旁說什麽夫人要恃重些的話來羞臊葉夫人……他們是夫妻,又不是什麽姘頭……硬是把管內院的高姑姑擠脫的沒地方容身了。”

    顧夕顔大感意外,也有突然買到了彩票中了頭獎的興奮。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壓住心口不斷翻滾的情緒,道:“可我聽說高姑姑是因爲沒有好好的照料葉夫人,讓葉夫人流了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