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就在她們說話的空檔,早有婦人將垂花門前高高的門檻卸了,以便于她們的馬車能直接駛進去。

    當她們的馬車停在垂花門後,又有婦人牽了騾子拉的青帷油車請她們坐。

    顧夕顔一行人下了四輪馬車踏著婦人們端來的腳凳上了油車,她們聽著悠閑的“咕噜咕噜”聲慢慢地朝燕國公府的深處馳去。

    冬天的燕國公府,象因天氣寒冷而缺少顧客的名勝古迹。

    風景優美,建築精致,卻帶著無法掩飾的冷清和荒漠,缺少了生活的氣息。

    她們是從西邊的側門進去的,一進去就是一條東西向的長長巷子,巷子盡頭,是一面粉白的高牆,牆頭徹著青色的玻璃瓦,巷子好象一個死胡同似的,中間卻設了兩道兩扇的紅漆門。

    “這兩道門到了晚上五點就上了匙,”柳眉兒見顧夕顔把臉貼在鸀紗的車窗上好奇地朝外望,她道,“看見那道粉牆沒,牆後面就是松貞院了。”

    在寂靜中,騾車馳過了兩道門,然後在高高的粉牆前轉了彎,馳進了一條南北走向的長巷子,巷子中也設了好幾道兩扇的紅漆門,可能是大白天的原因,這些門都敞開著,讓人一眼就可以望到頭。這條巷子的盡頭,有一座設有高高紅漆門檻的兩扇黑漆門,顯得特別的打眼。顧夕顔回過頭來悄聲地問柳眉兒:“那門怎麽是黑色地。”

    柳眉兒看也不看一眼。笑道:“那門是通往尚正居的。”

    顧夕顔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事情。

    松貞院在這道南北走向的巷子頭開了一個小小的角門,而對面地恭順院也在同樣的位置開了一個小小的角門,在這兩個角門地不遠處,有一道兩扇的紅漆門。

    也就是說,如果把這兩條巷子裏所有的門關起來。這裏就形成了一個相對封閉的空間。只要有鑰匙,松貞院的人就可以直接到西院去……

    顧夕顔指著西院悄聲地問柳眉兒:“這後面……是什麽園子?”

    柳眉兒眼中露出迷茫:“不知道是喬院還是桂院,這兩個院子在西院都有點偏。=首發=好象在這個位置上。”

    顧夕顔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

    騾車走過了巷子邊的那道紅漆門,再往前走了大約二十來米地距離,顧夕顔看見兩座相對而立卻同樣大門緊閉的垂花門。東邊是五個台階,西邊垂花門位置略微比東邊的垂花門向後了些,是三個台階。

    顧夕顔指著東的那個垂花門,輕聲地道:“這時應該是德馨院了吧?”

    柳眉兒點了點頭。輕聲地回答:“嗯。西邊就是恭順院大門。騾車又朝前走了大約二十幾米的樣子,又跨過了一道設在巷子上的兩扇紅漆門,雪白色的高牆上不時有三三兩兩帶著積雪的油鸀色枝葉伸出來。

    “這裏就是說的那個花園了!”

    柳眉兒點了點頭。

    看樣子,德馨院地面積不小啊!

    這次騾車向前走了大約五、六十米才又經過了一道設在長巷上的兩扇紅漆門。

    照這距離,花園的面積也不小。

    馬車停在了東邊的一座五階垂花門前,坐在車轅旁的婦人跳下來抽出了擱在車轅旁的腳凳,然後撩了油車厚厚地絨呢簾子,柳眉兒整了整衣襟,帶頭下了車。大家依次跟她下了車。

    下車後,柳眉兒仔細地整了整衣襟,然後回頭對顧夕顔道:“這裏就是賢集院了……”

    顧夕顔下車後,打量了一下四周。

    對面的西院是粉白的高牆。

    整個西院,只有兩個出入口,一個是德馨院對面的垂花門。另一個就是松貞院對面的小角門。

    柳眉兒見顧夕顔穿著一身自己暫借給她的舊衣裳,松松垮垮挂在身上,說不出地寒酸。她不由歎了一口氣,愛憫地幫著顧夕顔整了整衣襟,低聲地道:“我們等會去見徐夫人,。小心點……”好象很緊張地樣子顧夕顔知道她是關心自己。\\怕自己在沒有見過世面,在徐夫人面前失了規矩。給她留下不好的印象,以後在這府裏不易立足。忙點了點頭,向她保證道:“放心,我跟著,多看少說話就是。”

    柳眉兒點了點頭,這才在一個婦人地帶領下進了賢集院。

    進了賢集院,她們被安排在垂花門旁一間小小的廂房裏坐定,有嬷嬷悄聲地和柳眉兒打招呼:“柳姑娘,您從洪台回來了?”

    柳眉兒臉色微怔,勉強地笑著朝那位嬷嬷點了點頭,喊了一聲:“金嬷嬷。”

    那金嬷嬷笑著打量了坐在一旁的顧夕顔幾眼。

    小姑娘長得不錯,可這身衣飾……怎麽有點落破的感覺。

    她指著顧夕顔笑道:“這位是……”

    柳眉兒見她沒有再追問自己的事,松了一口氣,忙道:“這是我的表妹,顧姑娘。”轉身又向顧夕顔介紹那嬷嬷:“這是松貞院金祿金大爺家裏的,在夫人院裏當差。”

    不是說內院的夫人和外院的小厮過往從密,是齊懋生的大忌嗎?怎麽現在又有兩口子分別在內院和外院管事的呢?是這對金氏夫婦長袖善舞呢還是齊懋生別有用心的安排呢?

    顧夕顔欠了欠身,笑著朝那金嬷嬷點了點頭,學著柳眉兒喊了一聲“金嬷嬷”。

    金嬷嬷笑著朝顧夕顔點了點頭。臉上很快地閃過一絲倨傲,帶著一絲居高臨下地口氣:“顧姑娘,不知道是魏家的哪一支?”

    整個燕地的人差不多都知道魏家的情況,當然,除了顧夕顔。

    她正欲回答。已有年輕的婢女端了茶杯、幹果進來招待她們。

    柳眉兒客氣地向那兩個姑娘道謝,把顧夕顔地話擋在了嘴裏。

    等婢女們下去了,那金嬷嬷還欲問什麽。忽然有一個面目端莊的中年婦人神色慌張地闖了進來:“金嬷嬷,快備車,三姑娘又開始喘起來了!”

    三姑娘?齊紅鸾嗎?

    顧夕顔若有所思。

    金嬷嬷一聽,臉色大變,一邊提著裙子朝外跑,一邊道:“柳姑娘還在這邊。們用心照看一下。”

    中年婦人拉了一個站在門邊的十五、六歲地小姑娘:“去,柳姑娘身邊伏伺著。”然後自己跟著金嬷嬷一溜煙地跑了。

    那姑娘被拉得一個趔趄,整了整衣襟朝柳眉兒們行了一個福禮,就傻傻地站在了那裏。

    估計柳眉兒也和那姑娘不熟,笑著朝那姑娘點了點頭。

    到是顧夕顔,笑眯眯地抓了一把幹果塞給那姑娘:“姐姐,不知道怎麽稱呼?”小姑娘紅著臉不肯接顧夕顔的東西:“我,我叫朝霞。”

    顧夕顔也知道朝霞正在當值,是不能接這些東西的。她也只不過是爲了接近兩個的距才和朝霞講的客氣。又見朝霞拒絕的態度很堅決,把手裏地幹果放回了托盤內,笑道:“這是怎麽了?可是三姑娘身體有什麽不適的?”

    朝霞臉色大變,神色驚恐:“我什麽也不知道,我什麽也不知道……”

    顧夕顔忙笑道:“我也只是隨口問問。”

    朝霞這才打住了話,但看顧夕顔的神色間還是帶著一絲戒備。

    顧夕顔見狀。笑道:“我們是從洪台來的,一路疲憊……只是想早點見到魏夫人。”

    朝霞聽了,好象松了一口氣似的,低了頭,喃喃地道:“我,我沒有資格給姑娘通傳。”

    顧夕顔一怔。想不到齊府管得這麽嚴。

    柳眉兒卻沒有顧夕顔這麽多的心思。笑道:“別擔心,我們一進院就有人去通傳了。應該很快就有回音了。”

    顧夕顔笑著坐了下來。

    果然。不一會兒,就有一個白白胖胖的中年婦女帶著兩個類似貼身婢女的女孩子走了進來。她滿臉是笑的朝著柳眉兒行了福禮:“柳姑娘,實在是對不住啊,夫人現在正忙著,沒有時間招待姑娘。知道姑娘是來看魏夫人地,大家也不是外人,姑娘也是常來往的,特讓我領了姑娘去西院。”

    柳眉兒一見那婦人就站起了身,顧夕顔自從進了這屋子就耳聽八方眼觀四路的,立刻也跟著站了起來。那婦人給柳眉兒行禮時,柳眉兒也忙不叠地回禮,顧夕顔當然也跟著照做。等那婦人的話說完,柳眉兒好象大大地松了一口氣,道:“既然如此,我們就不打擾夫人了。還請王嬷嬷代我向夫人問一聲好,等明天夫人得了閑,我再來給夫人請安!”

    被柳眉兒稱做王嬷嬷的婦人目光精明地掃了顧夕顔一眼,笑道:“姑娘一路辛苦了,遇到魏夫人,少不得有說些貼己的話。夫人這邊,等她老人家忙完了,大家再聚聚也不遲。”

    柳眉兒忙道:“那我就聽侯王嬷嬷地差遣了。”

    “哎喲!”王嬷嬷皮笑眯眯地道,“看姑娘說的,哪敢當差遣二字,到時候我一定記得給姑娘報個信就是。”說完,用眼角掃了一下顧夕顔。

    柳眉兒見狀,忙介紹道:“王嬷嬷,這是我的一個表妹,有時來求見魏夫人……”

    “即是姑娘帶來的,當然不會有錯。”王嬷嬷笑著,轉身喚了身後的一個姑娘,“水香,陪著柳姑娘送魏夫人那裏請安吧!”

    有一個姑娘立刻曲膝福了福,應了一聲是。

    王嬷嬷笑道:“那我就不陪著柳姑娘了!”

    柳眉兒忙曲膝行禮:“王嬷嬷好走,恕我不便遠送。”

    王嬷嬷笑了笑,轉身而去。

    叫水香的那個姑娘十五、六歲地模樣,眉清目秀,很是伶俐地樣子。王嬷嬷一走,她又上前朝著柳眉兒行了一個福禮:“柳姑娘,請隨我來。”

    柳眉兒一邊還禮,一邊很客氣地說了聲“有勞了”。

    顧夕顔心裏微微擔心。

    魏夫人的親甥女,對這徐夫人屋裏地人都這麽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