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齊懋生心裏湧起說不清道不明的悸動,緊緊地抱住夕顔,滾燙的唇貼在她的鬓角,臉龐,嘴角……帶著歎息,帶著呵護,一路吻下去。

    顧夕顔微微側了側臉,避開了齊懋生的親吻。

    齊懋生感覺到了顧夕顔的回避,怔怔地放開了她:“夕顔?”

    現在不是時候。

    顧夕顔猶豫著,想找一個比較婉轉的說辭。

    “是在怪我沒有把我們的事對魏夫人說明嗎?”齊懋生疑惑地問。

    當然不是。

    只是有些事,我還沒有確定。等我到了雍州,找到了我想要的答案,懋生,我就會讓……予取予求。

    顧夕顔腦海裏突然浮現出兩人在一起的親密片段,臉色如酡,微微地低下了頭,喃喃地:“不是……是我,還……沒……准備好。”

    顧夕顔的聲音細若絲線,而且越來越低。

    齊懋生沒有聽清楚。他貓著腰,低下頭去,想要看清楚顧夕顔的表情,卻看見了绯色的面頰。

    是在害羞嗎?

    憐惜地把那個小人兒抱在了懷裏:“夕顔,是在我面前呢……”

    熱氣吹在顧夕顔的耳邊,讓她的背脊都酥麻了。

    不行,這樣子太危險了!一個把握不住,兩人就會又滾到一起去,昨天他忍得住,今天誰敢保證……

    顧夕顔用力想推開齊懋生。

    “別,別,夕顔,”齊懋生把她抱得更緊了,“我再也不說這話了。好不好。別羞,我再也不說這話了。嗯。讓我抱一會,就一會。”齊懋生的聲音帶著怅然,“我明天就派人送回雍州去。等到了雍州。我們見一面都難了……”

    不是說過幾天再走嗎?怎麽突然就變成了明天?

    顧夕顔鄂然地擡頭望著齊懋生,修長的眉頭微蹙。

    出了什麽事嗎?

    齊懋生的目光帶著驚豔望著她。

    夕顔,有一雙會說話的眼神。首發

    彎彎的眉毛象小鳥地細羽一樣密密匝匝的收斂著,弓一樣服貼在額間。

    怎麽有人長得這麽漂亮!

    情不自禁,齊懋生輕輕地吻著顧夕顔地眉毛:“傻姑娘,我在前院,在後宅……在大婚之前,我們都不會再見面的……”

    也好。在結婚之前,我也要好好地了解了解。看是不是我的良人。

    顧夕顔對這樣地安排很滿意。

    前來投靠富貴豪門的小孤女,低眉順目、畏畏縮縮的藏在無人的角落裏……顧夕顔抿嘴而笑。

    一定會知道很多事情辛秘哦!

    顧夕顔抿著嘴,偷偷地笑。

    她的情緒感染了齊懋生,他感覺到顧夕顔散發出來的愉悅。

    暖香在懷。

    他心旌蕩漾,手悄悄地伸進了顧夕顔的衣襟。

    “齊懋生,。……”顧夕顔又急又氣。

    果不然,給三分顔色這家夥就會想著開染房!

    “夕顔,給我抱抱!”齊懋生的聲音裏有著隱隱地痛苦和衷求,“我最快也要到過年的時候才能回雍州,就是回了雍州,也只能找個機會遠遠地看一眼。夕顔。寶貝。給我抱抱,嗯……”說話間。手已急切地握住了她胸前地豐盈。

    細膩,滑潤,手裏象握著一團凝脂!

    怎麽有人的身體可以這麽柔軟。

    他以自己都沒有查覺到的力道揉搡起來。

    顧夕顔感到微微的刺疼,更多的,卻是指尖上薄薄的繭子帶來地悸動。

    她大爲尴尬,迷迷糊的想,大婚前都不會面……真是好風俗……

    齊懋生也自己的反應嚇了一跳。

    抱著她,**總是來得這麽快。

    盡快送她回雍州,真是個再明智不過的決定了。

    力量太過懸殊,顧夕顔狠狠地掐了齊懋生。

    透著厚厚的布料,四肢有點發軟,當然沒有什麽效果。首發她又羞又惱:“齊懋生,快放手!”可惜聲音太過甜糯,就帶了幾份頤指氣使嬌縱,象個被寵壞了的孩子。

    齊懋生心裏就透著了得意。

    只有那些有依仗地孩子,才會有這樣地口氣。

    夕顔,已是有家不能歸……她還敢這樣和自己說話,是不是,在她心裏,自己就是她的依仗……是她地一切呢!

    他蓦然就覺得自己在顧夕顔面前高大了不少,想起了那些甜蜜的抱擁。

    柔軟的身體,象藤一樣纏在自己的身上,象藤一樣……攀付著自己……

    敞開懷抱,全然的信任。

    “夕顔,夕顔,”齊懋生低低的喃語象最醇的巧克力盅惑著顧夕顔,“給我抱抱……嗯,只是抱抱……”

    齊懋生抽出了在衣襟裏遊走的大手,緊緊地抱住了顧夕顔,動情地低語:“夕顔,夕顔,我的心尖尖……”

    手從衣襟裏抽走。

    不用和自己的**掙紮。

    顧夕顔大大地松了一口氣。

    可那口氣還沒有喘完,就被齊懋生的那聲“心尖尖”雷倒了。

    口水在喉嚨裏打轉,她被嗆在了那裏,咳了起來。

    齊懋生很緊張,急急地問:“怎麽了,夕顔,哪裏不舒服?”

    一邊嗆得說不出話來,臉漲得通紅。齊懋生,再給記一筆。

    怎麽說出這麽……嗯,土,的情話來……寶貝不行嗎,或者是甜心也可以啊,怎麽能說……心尖尖……

    齊懋生拍著她的背。

    力道不輕不重。節奏不緩不慢。

    顧夕顔慢慢地平靜下來。

    齊懋生僵硬的手臂松懈下來:“夕顔,沒事吧!”

    顧夕顔搖了搖頭。

    望著夕顔咳得紅彤彤的臉。齊懋生不由暗悔自己的孟浪,他緊緊地把她抱在了懷裏,剛才湧動地**如潮水般的退去。只留波濤湧洶後地甯靜。聞著顧夕顔衣襟裏隱隱散發出來的女人香,齊懋生身心都沈浸在恬靜中。

    兩人靜靜地依偎著,只有燭台上的火花偶爾發出劈裏啪啦地爆節聲。

    如果,事情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齊懋生真的對葉紫蘇做過些什麽,自己該怎麽辦呢?

    一想到這些,顧夕顔臉色煞白,就覺得剜心般的痛。

    自己真的能舍棄這溫暖的懷抱,這奢侈般的縱容嗎……

    這一刻。顧夕顔對自己沒有一點把握。

    齊懋生也象想起什麽似的,他從一旁地大麾裏舀出一個巴掌大小的核桃木地匣子遞給顧夕顔。

    顧夕顔還沈浸在那種那種心痛的猜測中。她茫然地接過小匣子:“是什麽?”

    齊懋生一刻也不想離開這個暖玉生香的人兒,抱著顧夕顔:“打開看看!”

    顧夕顔打開了匣子。

    裏面靜靜地躺著兩枚紅色的果子,象瑪瑙石雕成的長笀果,晶瑩剔透的。

    “是什麽?”顧夕顔舀起其中地一個。

    涼涼的,軟軟的。不是工藝品,好象是一種水果。

    齊懋生臉上閃過憐惜:“夕顔。這是參果。”

    “哦!”傳說中價比黃金的參果。顧夕顔湊在玻璃燈罩下又仔細地打量了幾眼。

    出身于彪垂史冊的江南舒州顧家,卻連這個也沒有見過。

    齊懋生覺得有什麽東西凝在了喉管裏,讓他說不出話來。

    顧夕顔好奇地望他:“是要我帶給誰嗎?”

    “傻姑娘!”齊懋生摸了摸顧夕顔的頭,“這是給吃地。”

    “我?”顧夕顔微怔。

    是藥三分毒。自己沒病沒災地,吃這些東西幹什麽。

    齊懋生握住顧夕顔手。

    脆生生,白嫩嫩的細腕。

    “瘦得這麽厲害。”齊懋生摩挲著腕關凸出地骨節。“把參果切成片。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含在嘴裏,能養氣修顔。”還是自己留著吧!”顧夕顔把匣子推給了齊懋生。“從盛京到現在,還沒有好好休息一回呢。還是自己留著用吧!”

    齊懋生根本不予理會。他從匣子裏面舀出一個寸余長的細竹篾,輕輕地切下一塊薄如蟬翼的參果遞到顧夕顔的嘴邊:“來,聽話,含在嘴裏。”

    顧夕顔接過參果把它塞到了齊懋生的嘴裏:“含著吧,再給我切一塊。”

    齊懋生望著顧夕顔的眸子,張嘴把參果和夕顔的手指都含在了嘴裏,吸允著,還輕輕地咬了她一下。

    酥酥麻麻的感覺從指尖傳到了背脊。

    顧夕顔覺得自己要是還和不和他保持距離……搞不好自己先撲上去了……

    齊懋生只是想逗一逗顧夕顔而已,卻沒想到……夕顔明麗的大眼睛裏就升起氲氲的霧氣……

    那個生命中最黑暗的夜晚又出現在他的腦海裏。

    “懋生,別哭!那不是錯。”溫柔的聲音裏帶著無法掩飾的同情,“知道嗎,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骨頭,找到了,她就會護著的胸,保護的心不受傷害……懋生,只是還沒有找到而已!”

    當時他不信。

    父親曾經說過,只要用心,就能幹成想幹的任何事。

    可最終……他的用心,讓她變成了一根刺,深深地紮在自己的心裏。

    現在,他相信了。

    夕顔,就是他身體裏的那根骨頭。

    他什麽都沒做,她卻能想著他的想的,感受著他所感受的。

    齊懋生的胸肺間被一種叫喜悅的東西充盈的滿滿的。

    他緊緊地抱住了顧夕顔,恨不得把夕顔揉到自己的身體裏去,本已低醇的聲音更加暗啞如嘶:“夕顔,我的心尖尖……夕顔……”

    又發了什麽瘋?

    顧夕顔被齊懋生勒得腰都快斷了。

    “懋生,懋生……把給我弄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