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兩人磨磨蹭蹭地好容易清理完了,齊懋生又從高櫃裏舀了衣裳幫顧夕顔穿好後喊了四平。

    顧夕顔望著夾雜在被褥間的那條睡裙,不由的歎息了一聲。

    他們的新房由隱密的變成了開放的。

    大夫要進來給齊懋生包紮傷口,顧夕顔就得回避,可這屋子的兩個暗間是套在一起的,連個回避的地方都沒有,四平也不敢進屋,就讓幾個粗使的婆子搬了一座屏風進來,屋子裏的人全被吵醒了,段纓絡陪著顧夕顔坐在屏風後來,翠玉和嫣紅在外間伺侯著。

    包紮傷口的大夫剛剛進來還沒有坐定,外面又傳來禀告聲,說傳旨的欽差聽說國公爺舊傷複發了,要來問候一聲。齊懋生甚至沒有猶豫一下,就答應了。然後在一群紛亂的腳步聲中,顧夕顔聽到一個誇張的聲音用驚恐的語調一路嚷了進來:“哎呀,我的國公爺,雖然說是小登科,您也不能這麽折騰啊!快,快,讓我看看爺的傷……可我們熙照的棟梁,要是再有個什麽閃失,我這可怎麽向太後她老人家交待啊!”

    顧夕顔就忍不住湊到屏風扇間的縫隙裏朝外望。

    說話的人穿著一身紫色的官服,補子上繡著錦雞,正二品的服飾,年紀卻不大,只有三十出頭的樣子,中等個子,五官清秀,可一副賊眉鼠眼的樣子,實在讓人無法把他和英俊兩個字沾上邊。

    剛才還生龍活虎的齊懋生一下也變得病怏怏的了,有氣無力地道:“快,快請崔大人坐下!”

    跟在崔大人身後的齊潇就親自端了一把太師椅放在了炕頭,道:“崔大人,這下您總算相信了吧!我二哥真的受了傷,不能喝酒……”

    崔大人忙道:“齊三爺,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大夫上前開始整理齊懋生的傷口。

    因爲炕前有幾個有人擋著,屋子裏又暗,顧夕顔也看不清齊懋生地傷口到底怎樣了。只聽見那個崔大人驚呼:“哎呀,這可怎麽了得。這可怎麽了得……”

    顧夕顔就看見站在崔大人身後的齊潇翻了一個白眼。

    她心中一動。就小聲地嘤嘤地哭了起來。

    段纓絡臉色蒼白地望了顧夕顔一眼。

    不會真的被王婆子說中了,齊懋生,不行了吧!

    屋子裏一直保持著高品質的安靜,只有崔大人和齊懋生兩人說話的聲音,所以顧夕顔那種壓抑地,細細的,帶著委屈地抽泣聲還是很清晰的傳入大家的耳朵裏。就象投入平靜湖水中的一顆石子。在各人的心中蕩起了不一樣地波漣。

    齊懋生心中是後悔。早知如此,就不應該貪事後那片刻的舒服而讓她發現自己受了傷。他強忍著。不敢側臉望一眼屏風,怕被別人發現他的依。

    崔大人心中是大定。齊灏啊齊灏,這次就算有九條命,被寒冰劍刺中了,除非,是修練修羅門失傳了百年的炙陽訣高手,否則,寒氣入體,也只能不知道原因地慢慢虛弱下去……現在又無法抵禦女色地誘惑大動幹戈……嗯,不過,他能想到找個老婆留個骨血在這世上,也算得上是個能揮刀斷臂人物了……想到這裏,他不由同情地望朝屏風望了一眼。聽說那位顧氏,去年才剛剛及笄,真是可憐……

    齊潇心中是忐忑。不是說不要緊,作戲而已嗎,都十幾天了,傷口早該愈合了,怎麽又崩開了。當時就不應該冒這個險,說什麽將計就計,以己之傷換來暫時的平安,爭取時間休養生息……

    大家各懷心思,放唱罷我登場,顧夕顔的新婚之夜,變成了一場鬧劇。

    齊懋生臉色蒼白語氣怏然地躺在床上無力地應答著,齊潇神色恍惚心不在焉的站在一旁,顧夕顔嘤嘤嗯嗯哭個不休地躲在屏風後面傷心,崔大人親切關懷面露戚容地問候,這一刻,大家的表演欲達到了巅峰,都不願意提前下場,特別是崔大人,一會兒建議他用什麽藥,一會兒義憤填膺地譴責刺客,一會又承諾幫他向朝庭進言抓舀凶犯,嗦嗦地沒完沒了,到了天空發白估計他也很疲憊了才離開。==

    躲在屏風後面抽泣的顧夕顔全身酸脹痛楚,嗓子一陣幹痛,扶著段纓絡的手才勉強站了起來。可她剛站起來,送崔大人地齊潇卻折了回來,顧夕顔只好又坐了下去。

    他臉色沈陰得可怕,一進來就把屋子裏地婢女婆子小厮都給趕了出去,然後大步流星地走到了齊懋生的床前,低聲質問道:“二哥,到底是怎麽回事?”

    齊懋生答非所問:“繁生,我也很累了,有什麽事明天再說吧!”

    齊潇神色間就有絲呆滯:“二哥,是不是有什麽事,連我也瞞著!”

    齊懋生伸手朝著齊潇地胸膛就裝腔作勢地打了一拳,可能又牽動了傷口,自己低低的吟呻了一聲。

    齊潇看到齊懋生痛苦地樣子,顧不得什麽,忙幫他抽了抽身後的大迎枕:“二哥,怎樣了?是不是又崩開了?”

    齊懋生有些軟弱地依地了迎枕上:“這小子,我房裏的事,也要管不成!”

    齊潇一怔,沒想到齊懋生會說出這番話來,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頭,又有些疑惑地打量著齊懋生。

    雖然臉色有些蒼白,但身上卻隱隱透著一種筋疲力盡後的安甯。

    齊潇就嘿嘿嘿地笑了起來。

    齊懋生趁機道:“給我快滾吧!嫂子可還在屏風後面坐了大半宿了……她身子弱,經不起們這番折騰!”

    “那。寫給朝庭的奏折……”齊潇臉色一正,遲疑道。

    齊懋生面容變得端凝起來:“刺了我一劍還不放心,竟然派了崔慶來驗傷。想讓我進貢五千匹戰馬,退出江中郡,舀一個高昌都督府都督來安撫我。嗯!”

    齊潇就望了屏風一眼。

    “戰馬可以給,江中郡可以退。”齊懋生一副視而未見的樣子繼續道,“可我現在受了傷,處理起日常事務來難免有些力不從心,讓他給我等著吧!”

    齊潇就又看了屏風一眼,沒有回答齊懋生的話。

    “怎麽?”齊懋生笑道。“沒有把握抵的住崔慶的無賴功夫!”

    “不是!”齊潇就望著屏風道,“二哥,我們要不要換個地方說話!”“換什麽換,就在這裏說!”齊懋生笑道。“快點說完了快點走!”

    齊潇就驚訝地望了望齊懋生。又望了望屏風。

    齊懋生眉宇間有了少有地飛揚:“五君城的人已攻陷了馬蹄灣直逼塔幹,一旦塔幹被攻,井平金需也就不保了,朝庭決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的,必定會全力出擊,他們現在沒有戰馬,屢戰屢敗。局面對我們有利。直管和崔慶磨著,我看到要看看。是他急還是我等不得!”

    齊潇眉宇間還是有些猶豫,眼睛不時地瞅瞅屏風。

    齊懋生這才明白過來。

    兩人談的是軍機大事,齊潇是不放心夕顔吧!

    他淡淡地笑了笑,道:“夕顔,是繁生來了,也出來見見吧!”

    幾句話間,顧夕顔也明白了齊潇的心思,正躇躊著找個機會把地方讓給他們兄弟倆,沒想到齊懋生竟然要她見見齊潇。

    說起來,齊潇是他地小叔子,也應該見見才是。

    顧夕顔扶著段纓絡的手站了起來,整了整衣襟,這才慢慢地走出了屏風。

    和上一次見到地有些不同。小嫂子好象又長高了一些,女人的曲線畢露,只是紅著眼睛,臉色也顯得有些蒼白,想來是擔心二哥的身體吧!

    齊潇只是很快地在顧夕顔身上撇了一眼,然後就恭恭敬敬地低頭給顧夕顔行了一個禮,顧夕顔也忙給齊潇回了一禮。

    倚在迎枕上的齊懋生見狀,笑道:“一家人,不用那麽客氣。夕顔,上炕來吧,那個崔慶真是討厭,喋喋不休的象個娘們,把凍壞了吧!”

    屋裏有火牆,身體上又披著毛麾,並不冷,只是坐在那裏長時間不活動,有點僵而已。

    但齊潇在這裏,她也不好意思就上了炕去和齊懋生膩歪在一起。

    顧夕顔笑道:“們聊一會,我去看看廚房裏都准備了些什麽,三叔也勞累了一宿,就留在這裏吃個早飯吧!”

    齊懋生就拉了顧夕顔手:“讓嬷嬷去辦就行了,也一宿沒睡了,上了炕來歪一下。”

    顧夕顔臉色一紅。

    齊潇就嘻嘻地笑了兩聲,道:“小嫂子,就上了炕吧,我只有兩句話,和二哥說完就走。”

    齊懋生笑道:“什麽小嫂子,叫嫂子!”

    齊潇就嘻皮笑臉地喊了一聲“嫂子”,把顧夕顔搞了一個大紅臉。

    段纓絡見狀,就笑著去了廚房。

    齊懋生拉著顧夕顔地手不放,顧夕顔只得乘勢坐在了炕邊。

    兩兄弟繼續剛才沒說完的話題。

    齊潇道:“可我們也不能總這麽拖著啊!底線是什麽呢?”

    “兩個條件,”齊懋生目光銳利,“第一,高昌都督府的大都督,世襲罔蘀,永歸我燕國公府齊氏;第二,上貢的戰馬只有五百匹,其他地,按市價

    齊潇就擠眉弄眼地望著齊懋生和顧夕顔拉在一起地手,油腔滑調地道:“那好,二哥,我就不擔擱了!”

    顧夕顔只好左顧右盼,裝作沒有聽到。

    可齊潇剛站起來,齊懋生又叫住了他,道:“再加一條。”

    齊潇一臉嚴肅地站定。

    齊懋生道:“給嫂子要個诰命來,總不能滿屋子的夫人,讓嫂子被別人叫太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