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顧夕顔連著做了好幾天的噩夢,齊懋生到是規規矩矩的,沒有鬧她,天天夜晚抱著哄她睡覺。轉載自我看書齋突然間從暴風狂雨到風平浪靜,反到是顧夕顔有些不習慣起來。望著她有些困惑的眼神,齊懋生當然不會傻得去解釋什麽的,反而調侃她道:“看端娘看我那眼神,恨不得一把把我從床上揪下來,我真怕她哪天開口讓我睡到外間去。”

    顧夕顔就嬌憨地笑:“看還欺負我沒娘家人不?”

    齊懋生就低低的嘀咕了一聲。

    雖然聲音低,但顧夕顔還是聽得清清楚楚,齊懋生說的是一句“沒有娘家人好啊”。她不由掩嘴笑了起來。

    晚上休息的好,齊懋生又願意哄著她,顧夕顔的身體和精神狀態都越來越好了。

    當初雖然是自己做了圈套給惠蘭鑽,可她自己也是知道這其中的凶險。就象齊懋生說的,既然做了選擇,就要有承擔後果的勇氣。

    顧夕顔慢慢從惠蘭的死中釋懷出來,只是偶爾想起杏紅,會有點擔心她以後的日子。

    雪停後,出了幾天的太陽,然後又下了幾天的雨,等再出現太陽的時候,吹到人臉上的風就沒有了寒意。

    顧夕顔站在院子裏望著太陽笑:“春天要來了!”

    齊懋生的心情也如這春天的空氣般和熏。

    齊毓之的婚期定在了五月初八,三月八日,齊江已和方家送親的隊伍從盛京啓程,和他們結伴而行的,還有朝庭的欽差,他們將于四月初抵達洪台。欽差會帶來皇室的兩道聖旨。一道是著令燕國公齊灏在高昌修建都督府,並任命其爲高昌都督府都督,世襲罔蘀,統領高昌行政軍務。另一道是封燕國公齊灏的續弦顧氏爲靖綏夫人。享國公祿。

    因這消息是燕地在盛京的諜報機構傳過來的,所以知道地人很有限。

    顧夕顔雖然是知道消息的人之一,但她還真沒有太把這事放在心上。因爲這個時候。齊懋生的“病”好了,可以下床走動了。

    望著穿裝騎士服英而顯得礀飒爽地齊懋生,顧夕顔不由嘟了嘴:“我也想去!”

    齊懋生舀著馬鞭正准備出門,聽了這話,回過頭來就笑著擰了她地鼻子一下:“去做什麽?我是去騎馬給崔慶看。等會還要表演舉弓無力,再趴到我身上哭一場?”

    顧夕顔就嬌嗔道:“那好,哪天要抽空帶我去春遊!”

    齊懋生沒有回答,笑笑就走了。

    顧夕顔朝著他的背影象孩子似的皺了皺鼻子。

    哎!齊懋生這個人,真的是,說一不二,很固執的。可是。自己好象對他地這些毛病也沒有太大的反感。轉載自我看書_齋是不是所有的女人都這樣,總是先妥協,先讓退讓呢……

    顧夕顔就趴在炕上胡思亂想。

    可沒想到,中午吃了午飯,齊懋生就真的帶著顧夕顔出去走了走。

    穿著小厮的衣裳,跟在齊懋生的身後。走在洪台俯衙後的一條僻靜地小路上。

    曬著懶洋洋的太陽,顧夕顔走走停停,不時閉上眼睛去體會風吹拂面頰的輕快,或是摸摸身邊那些合抱粗的大樹,望著光禿禿的樹枝上的嫩芽兒傻笑一會。

    每當她停下腳步地時候,齊懋生就回過頭來望著她,靜靜地等她。

    陽光照在顧夕顔白如雪細如瓷的面容上。純白無暇,如梨花般靜美。

    就這樣靜靜地望著她,齊懋生覺得自己的心都是軟的。

    他臉上就流露出了他自己都沒有查覺的溺愛和縱容。

    太陽淡下去的之前,齊懋生就帶著她回到了小院。

    這就是他們之間的第一次散步。

    沒有親昵地舉動,沒有溫聲的問候,甚至沒有手挽著手肩並著肩的同行。

    顧夕顔卻如出去旅遊了一趟似的興奮。

    所以當墨菊打水給她洗臉的時候,她望著鏡子裏那個眼角眉梢都流露著幸福的女孩子。不由怔住了。

    是在什麽時候開始。自己只要在齊懋生身邊,就會感覺到幸福的呢!

    顧夕顔沒有來得及細想。因爲紅玉還等在堂屋裏和她算帳。

    筆墨紙硯擺在了桌上,墨菊報帳,紅玉打算盤,噼裏啪啦地聲音,象刀剁在翠玉地心上。

    她蹑手蹑腳地走出屋子,就看見夏晴和另一個叫杏雨的丫頭正站在二門**頭接耳地低低說些什麽,兩人一副眉開眼笑的模樣。

    她又朝著東屋望了一眼,透過明亮的玻璃窗,看得清楚,趙嬷嬷正和那個端姑姑坐在炕上有說有笑著。雲裳那個小丫頭則正殷勤地跪在端娘身後給她捏肩呢!

    不知爲什麽,她心裏就升起一股子怒氣來。

    翠玉有些綴然地喊了一聲“嫣紅”,卻沒有人回答,又喊了一聲,卻聽見顧夕顔在堂屋裏回答道:“我讓她幫段姑娘收拾屋子去了,有什麽事?要不要喊其他人?”

    翠玉就忙笑著了轉了身:“沒什麽事,就是沒看見她……”

    顧夕顔笑了笑,道:“去玩的吧,也不用總跟在我身邊,我沒這麽多的規矩。”

    翠玉忙笑著:“哪有主子做事奴婢們在一旁偷懶的,要是您不嫌我手笨,我也來幫著算算帳吧。說起來,在魏家太太跟前服伺的時候,也學過打算盤的。”

    顧夕顔笑道:“不用,們各司其責,把各自份內的事做好就成了。”

    翠玉的笑臉就有點僵。

    這幾天,顧夕顔把家裏需要人管的事例了個單子,然後根據自己這段時間對幾個丫頭的印象給她們微略地分了一個工。

    紅玉管了廚房;秋實給墨菊打了下手,管著屋裏的金銀首飾,負責每天早上給她梳頭。翠玉帶著嫣紅,夏晴帶著杏雨,四人分兩班在屋裏服伺;另一個小姑娘雲裳。則成了機動人員,平時在端娘和趙嬷嬷身邊服伺,當這些丫頭裏有誰休息或是有事的時候。她就頂上。

    對這樣的分工,就是有意見,也沒有誰敢表露出來,但聽到以後每人每月還有兩天的休息時,除了墨菊。大家都露出了很吃驚地表情,特別是紅玉,道:“我們休息,那,那差事誰管啊!”

    顧夕顔就笑道:“那就把手下的事理個章程出來,什麽時候該做什麽,誰負責些什麽。清清楚楚的寫出來,照著章程做事。就是走開了,只要婆子嬷嬷們按照規矩來,還能有什麽大事,除非廚房裏突然著了火。”

    紅玉略一思索就明白過來,她臉色漲得通紅。有點激動地道:“太太,我怎麽就沒有想到呢?把事分細一點,大家都各負其責,有什麽事也好追究,也不可舀喬了……太太,這真是個好主意!”

    這是現代企業地管理中的流程管理,當然是個好主意!

    顧夕顔不敢居功。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其他人有什麽疑問,現在可以提出來。如果事到臨頭了再說有什麽困難,我是不會壞了規矩,要家法伺侯的。”

    實際上家法是什麽,顧夕顔心裏還沒有底呢,也就嚇唬嚇唬幾個小丫頭罷了!

    除了紅玉和墨菊外。大家都有點面面相觑。

    過了片刻。叫雲裳的小姑娘怯生生地道:“我,我不敢管廚房的事。頭也梳,梳得沒有秋實姐姐好。”

    雲裳是個十四歲地小姑娘,身材細條,白齒紅唇,一副楚楚動人的模樣,看上去很惹人憐愛。

    廚房的事務不是隨便哪個人都可以管的。

    顧夕顔就點了點頭,爲了鼓勵其他人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她立刻果斷地道:“嗯,我記下了。以後紅玉休息,就由讓墨菊管著廚房;至于梳頭,只要比我梳得好就行了。”

    雲裳就羞赫地點了點頭。

    既然開了頭,顧夕顔又和顔悅色的當場給予了答複,大家也開始紛紛說起自己的擔心來。

    翠玉道:“太太,一個人半天,怕交待地不清楚,容易誤事,我看不如一人一天的好。”

    顧夕顔就問了夏晴的意思。

    夏晴冷冷地撇了翠玉一眼,笑道:“翠玉姐姐原是在魏家太太屋裏當差的,經驗豐富。就依了翠玉姐姐就是。”

    家裏的事大至上就定下來了。

    事後紅玉就拉了墨菊:“是太太從娘家帶出來的,太太說話可算數,每人每月還有兩天休息。”

    墨菊笑道:“我們家姑娘與人家不一樣,人家是巴不得晝夜在跟前服伺著,我們家姑娘最膩有人在跟前,她說看了讓她傷心。原來在娘家也是如此,只有把吩囑地事做好了,其他時間都是自己的。”

    紅玉就道:“墨菊,我看也是個吃得苦的,要不跟太太說一聲,我們兩人一起管廚房吧!”

    墨菊幫著傳了幾次飯,也知道紅玉是個精明利落的,一手算盤打得叭叭響。自己雖是太太娘家人,可畢竟中途進來的,如果能和紅玉處得好,當然是求之不得的。

    她就笑道:“我抽個空跟太太提提,看太太是什麽口氣再說吧!”

    翠玉卻在私低下和嫣紅道:“怎麽大家都有了差事,就段姑娘閑著呢?不知道她幹了些什麽,就讓太太那樣的上心。”

    嫣紅到不以爲然,笑道:“管她呢,如果我們和夏晴們一人一天,可不能被她們比了下去。”

    翠玉就怏怏地應了一聲。

    夏晴則拉了杏雨躲在通往廚房地角門邊說話。

    夏晴悄聲對杏雨道:“原來是魏家四少奶奶陪嫁的,這屋裏的事比我行,可要好好教教我,可別被人給瞧不起。”

    屋裏的事看起來很簡單,實際上最難的。比如說主子洗臉喜歡怎樣的水溫,喝茶喜歡什麽茶葉;誰來了要擋一擋,誰來了要回避;床怎麽時候鋪,爺在屋裏過了夜什麽時候進去好啊……這都是要有眼力的。

    杏雨就想起了在魏家裏時聽到地那些關于夏晴地流言蜚語,掩嘴笑了笑:“要是想爭這口氣,我看,還不如爭到爺的床上去……”

    夏晴就狠狠地盯了杏雨一眼,道:“我是長得好,可這也不是我地錯啊。我要是想上爺們的床,早就留在魏家不出來了。”

    杏雨一怔,道:“既然如此,何必出這個頭。爭來爭去的,不是惹了太太的眼,就是惹了爺的眼……”

    夏晴就如泄了氣的皮球似的:“難道就讓我一輩子看翠玉那丫頭的眼色不成!”

    杏雨道:“那也未必。”

    夏晴就詫異地望著她。

    杏雨就朝著正和紅玉說話的墨菊努了努嘴:“學紅玉啊,靠著自己的本事吃飯,誰給小鞋穿也不怕!”

    夏晴睜大了眼睛,就好象第一次看眼前這個人一樣,驚奇地道:“杏雨,有這樣的胸襟,怎麽不……”

    杏雨就懶洋洋地笑了笑,打斷了她的話,道:“就放心吧,既然把我們分到了一起,也算是有緣份了,我會的,都會教給的,至于學不學的會,那就看有心沒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