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紅鸾的早飯是一碗燕窩粥,栀子的早飯則是一碗稀飯,兩個饅頭,一碟子鹹菜頭。紅鸾吃的別別扭扭的,栀子則吃的津津有味的。

    貞娘看見顧夕顔在打量栀子,解釋道:“栀子是我從外面撿回來的孤兒,受過苦,知道感恩,人很機敏,我讓她陪著紅鸾……有一個同齡的孩子,總是要熱鬧些。”

    顧夕顔點了點頭,笑著對栀子道:“好孩子,可要象對待姐妹一樣對待我們家的紅鸾哦!”話音剛落,她不禁暗自心驚,自己這僞善的口氣,怎麽聽著那麽象徐夫人啊!

    栀子畢竟是個小孩子,看見身份尊貴的夫人露出那麽甜美的笑容,還那麽和氣地和自己說話,忙不叠地道:“夫人放心,我一定會把三姑娘當成自己的主子服伺的,會對她很好的。”

    顧夕顔就獎勵似地摸了摸栀子的頭。

    貞娘也很高興的樣子:“說起來,多虧了栀子。雖然小小年紀,卻能不厭其煩地陪著紅鸾……沒有她,我有時候真不知道該怎麽好……”她剛說了幾句,坐在她懷裏的紅鸾就哭了起來。

    貞娘忙放下碗去哄紅鸾,象對待嬰兒似的抱著她在屋子裏踱步。

    顧夕顔關心地朝紅鸾望去。

    那孩子,幹嚎,沒有眼淚!

    哈!

    顧夕顔心中一動,就抱了栀子,笑道:“我們栀子可真是個可人的孩子!誰也比不上!”

    貞娘應酬著顧夕顔,道:“是啊,是啊,我還沒有見過比栀子更貼心的孩子了!”

    果然,紅鸾哭得更厲害了。而且還舀腿去蹬貞娘。

    貞娘有些狼狽,不停地輕輕拍打著紅鸾背,哄著她。

    栀子被顧夕顔一抱。人都結巴起來:“夫,夫人,我,我沒有三姑娘好,三姑娘可好了……”

    “哦!”顧夕顔就露出懷疑的目光望著栀子。

    栀子感覺到顧夕顔的意思,臉就紅了起來,象似證明什麽似的大聲道:“三姑娘。三姑娘會做算術……”

    “會算術啊!”顧夕顔烏黑的眸子熠熠生輝,笑道:“那會不會?”

    “小孩子家,懂什麽?”哄著齊紅鸾地貞娘在手忙腳亂中露出一個勉強的笑容,打斷了栀子的話:“只是閑地時候教紅鸾數了數……那哪能叫什麽算術……”

    顧夕顔就笑了起來:“能數數,對孩子來說,也是很了不起了……是嗎,栀子?”

    栀子眼中就流露出困惑,還欲說什麽,貞娘已回過頭來瞪了她一眼。

    顧夕顔覺得今天的收獲已經很大了。就轉了頭,笑著對貞娘說起了自己的來意。

    貞娘一邊踱步哄著齊紅鸾,一邊認真地聽著,最後笑道:“自從夫人帶我去晚晴軒看過後,我就一直想搬了。只是這段時間見大家都忙著,也不好主動提起。”

    兩人都沒有提到金嬷嬷的事,商量了幾個搬家的細節後,貞娘就叫一個姓白的嬷嬷進來,讓她通知巧園的人開始搬家。

    紅鸾地東西非常多,但貞娘都安排的井井有條的。先搬什麽,後搬什麽,誰負責哪一塊,具體幹些什麽。都用一張紙條寫得清清楚楚,分發到了各人的手中。她自己則始終抱著紅鸾,象總指揮似的督促著仆婦們搬東西。

    一看就知道不是臨時起意做的決定。

    顧夕顔也在一旁幫忙。

    說是幫忙,實際上就是在巧園坐著喝了一盅茶,然後又到晚晴軒的那幢叫曉月的屋子裏坐了坐。

    晚晴軒的屋子都很小巧,曉月也不例外,小小地客廳。小小的臥室。小小的書房,小小的抱廈和暖閣。雖然小,但也五髒俱全,頗爲精致,可比起齊紅鸾先住的巧園,就顯得儉樸了多了,而且還有點局促。

    貞娘解釋道:“這屋子小,緊湊,正合格紅鸾住……屋子大了就空曠,冷清……孩子怕生……”

    顧夕顔優閑地喝著茶,笑道:“們滿意就好!”

    貞娘一直抱著齊紅鸾,額頭全是汗,就求助似地望了望顧夕顔一眼。==

    顧夕顔左顧右盼,裝著沒看見,道:“看,們是在松貞院地小廚房裏搭夥呢,還是在梨園的小廚房裏拾夥呢!”

    估計貞娘抱紅鸾抱得實在是吃力了,就坐到了顧夕顔對面的太師椅上,把紅鸾放在了自己的膝上,笑道:“要是能在晚晴軒裏開夥是最好的……紅鸾很多東西都是不吃的,我有時候想給她做點,都沒有地方!”

    顧夕顔笑道:“先前就聽爺說起,說貞娘是燕地有名的才女,沒想到還善長烹饪……”

    貞娘就謙虛地笑了笑:“只是做點孩子們吃的東西,其他的,到是不敢舀出手。”

    顧夕顔就沈吟道:“只是松貞院裏是不開明火地,平日裏燒水做飯,都是用的炭,如果再在晚晴軒裏開個小廚房,那費用方面,就得重新算一算了……不如等我晚上商量了爺,再給回話,看如何。”

    貞娘就怔了怔,道:“三姑娘屋裏,不是每月有六百兩銀子的開銷嗎?”

    顧夕顔笑道:“貞娘沒有當過家吧!”

    貞娘臉色有些不自然,道:“在娘家的時候,母親也是教過的。”

    顧夕顔就給把去年齊紅鸾在德馨院裏的帳目報給她聽,最後道:“這裏面,柴米油鹽都是不在帳上的,如果晚晴軒要開火,就得從梨園地帳目上走,我還只是剛接手,梨園歸在松貞院,松貞院裏每月到底要多少錢開銷,有多少用度。我心裏還真沒個底呢!”

    貞娘就勉強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就等夫人商量了爺再說吧!”

    顧夕顔又和她聊了兩句。看天色不早了,就站起身來:“這眼看著是吃晚飯地時候了,我還要去徐夫人那邊看看,這裏就有勞貞娘了。”

    貞娘忙抱了紅鸾起身送客。

    兩人出了晚晴軒,貞娘就笑著要齊紅鸾跟顧夕顔揮手道別,齊紅鸾埋在她懷裏怎麽也不擡頭,顧夕顔笑道:“也別折騰孩子了。她想怎樣就怎樣吧!我們都別計較了。”說完,在貞娘有驚訝的目光中和段纓絡去了賢集院。

    路上,段纓絡道:“姑娘也真是地,趁著這機會幫貞娘抱抱孩子,一來可以拉近彼此之間的關系,二來也可以和孩子親近親近,到好,就眼睜睜地看著人家貞娘汗流浃背地!”

    顧夕顔不以爲然地笑了笑,道:“以爲孩子是一天就長大的!”

    段纓絡沒有聽懂。

    顧夕顔冷冷地哼一聲。道:“她不是要在我面前表現慈母的情懷嗎?怎麽抱了齊紅鸾不到一個鍾頭,就開始左手換右手,右手換左手了……那是常常抱孩子地人嗎段纓絡的眉梢就一挑,還想爲貞娘辮解兩句,但轉念就想起了顧夕顔是怎樣識破自己的騙局的。就有些讪讪然地閉了嘴。

    顧夕顔滿肚子的火去了賢集院,徐夫人正和方少芹樂呵呵地坐在炕上吃飯,看見顧夕顔進來了,方少芹忙下了炕給顧夕顔曲膝行了禮,顧夕顔又曲膝給徐夫人行了禮,徐夫人笑道:“來的正好,吃了沒有,要是沒吃,就和我們一塊吃吧!”

    顧夕顔忙笑道:“在晚晴軒一直忙到了現在。急著趕過來服伺著晚飯,沒想到還是晚了些。”

    徐夫人笑了笑,道:“也不晚。”

    並沒有請她上炕坐。

    顧夕顔就立在一旁給徐夫人布菜。

    方少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顧夕顔就笑道:“是晚輩,就陪著祖母樂樂吧,我見了,也歡喜。快上炕去。”

    方少芹聽顧夕顔這麽一說。臉上就有些不自在起來。輕聲喊了一聲“祖母”。

    徐夫人好象這時才醒悟過來,臉上就有了兩份歉意。道:“夕顔,說起來明天懋生就要走了,這邊,也別服伺了,快去懋生那邊看看去吧!”

    顧夕顔沒有和她客氣,曲膝行了禮,道:“既然母親吩咐了,那媳婦就選告退了。少芹,可得一幫到底,蘀我好好地陪陪祖母才是。”

    方少芹忙應了一聲,要起身送顧夕顔出門,徐夫人卻道:“坐下坐下,剛才說的那個笑話,還沒有說完呢……”

    顧夕顔在兩人地說話聲中快步出往松貞院去。

    段纓絡就有點感概地道:“難怪我們修羅門的女人很少有嫁出去的……看這陣勢,一般人可真是受不住!”

    顧夕顔就沒有說話,轉身拉了段纓絡:“我臉色好不好!”

    段纓絡就借著霞光仔細地打量了顧夕顔幾眼,疑惑地道:“挺好的,紅仆仆的,怎麽了?”

    顧夕顔就踩了踩腳:“有沒有什麽辦法讓我的臉色看上去有點蒼白的!”

    “要幹嘛!”段纓絡不解地道。

    “我今天幫著齊紅鸾搬了一天的家,又在徐夫人面前立了一天的規矩,還要服伺方少芹,最後還餓著肚子回梨園,”顧夕顔大大地眼睛忽閃忽閃的,“總有點疲憊的樣子吧!”

    段纓絡恍然大悟,指著顧夕顔道:“,……要騙齊

    顧夕顔就拉了她的衣袖:“什麽騙齊灏的,我那是騙嗎?我說地哪一樁事不是事實的……”

    段纓絡看著顧夕顔滿臉的認真,忍俊不住,就捂著嘴笑了起來。

    顧夕顔就用手肘拐段纓絡:“到底有沒有?段纓絡彎著腰笑了一會,才喘著氣道:“有,有,有,讓我打一掌,估計臉上就有點蒼白了!”

    顧夕顔就瞪她:“我跟是認真的……看人家四平,要什麽有什麽……”說到這裏,她眼珠子一轉,“不如我在這裏等,悄悄去找了四平,讓他給想辦法……”

    段纓絡張大了眼睛:“就不怕他告訴齊灏!”

    顧夕顔不以爲然地道:“懂什麽……欺上不瞞下,只要我得勢一天,四平就不會吱聲,哪天他吱聲了,估計我和齊懋生也就走到盡頭了,有什麽好怕的……要是有瓶延顔就好了,可以讓臉色變得黃一點……”

    段纓絡不由搖了搖頭,笑道:“我包袱裏有一瓶用來易容的打低膏,塗一點在臉上,不是易容的高手,一般看不出來,覺得怎樣?”

    “在燈下看,那就更看不清楚了!”顧夕顔拉了段纓絡就走:“那還等什麽!”

    (姊妹位,到了月底了,吱吱來求粉紅票了!下午18時左右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