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熙照三百零二年,在整個熙照的曆史上,都是值得濃彩重墨的一筆。

    三月間,梁國公鄭鵬飛的獨子鄭言突然在盛京失蹤了,到了四月間,梁地最大的兩座金需安山金需和井金金需都發生了需工暴動,特別是安山金需,破壞嚴重,本應送往熙照的五萬兩黃金不翼而飛,四月末,熙照加派五萬大軍進駐梁庭都督府,直到六月末才平息了暴動。一進入七月,江南地區開始普降大雨,斷斷續續地一直下到了九月初,嶺南、江南兩郡受災厲害,大部分産糧大區都顆粒無收,糧價到了有價無市的程度,偏偏這時候,民間又有謠言傳出來,說是“太子監國,有失倫常,有諱天和”,這才引起顯天大神發怒。以文華殿大學士雷鳴之首的士林黨再次上書,要求皇上親政……

    不管是江南的大水災還是堂廟上的爭執,都讓顧夕顔覺得很遙遠。

    自從今年正月十五徐夫人病情略有好轉後,顧夕顔就主動地將齊府主持中饋的大權交還給了徐夫人,爲此,魏夫人還專門把顧夕顔叫去了一遍,顧夕顔當著她的面淡然地道:“徐夫人只是說讓我暫時代管德馨院的事。”

    魏夫人氣極而怒:“算我白操心了!”

    顧夕顔笑道:“夫人別生氣。如今,齊家上上下下都知道媳婦的賢名,說起來,都虧了您。徐夫人原不願意把主持中饋的權力交給兒媳都不要緊了,反正大家的眼睛雪亮的。她擡舉媳婦,那是媳婦有這個能力,是應該是的;她要是不擡舉媳婦,那是她眼下無塵,容不得人。夫人何必和她一般見識。”

    魏夫人微怔,然後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可一進入二月,顧夕顔就“病”了,這一“病”,就病到了九月份。不僅沒有去參加齊毓之庶長子齊繪的滿月酒,就是齊毓之嫡長子齊绯的滿月酒也沒有去。

    齊家的三姑六舅不免有些閑言閑語傳來,風癱後很快恢複過來了的徐夫人就托著一只不能使喚地手帶老少兩代的妯娌十多人一起來看望顧夕顔,當她們聞到滿屋子的藥味,再看看臉龐削瘦、臉色蒼白的顧夕顔,再也沒有人懷疑她是裝病了。

    顧夕顔真的病了。@@

    是心病。

    自從知道齊懋生的心思後,顧夕顔開始還當成一個樂趣時時逗逗齊懋生,可到了二月間,她身上還沒有動靜時。顧夕顔再也顧不得什麽,叫了趙嬷嬷給自己品脈,趙嬷嬷卻一口咬定顧夕顔沒有任何不妥之處,愕然中,顧夕顔想到李朝陽。

    李朝陽,好象也是沒有子嗣的,還有那個裏的項少龍,也是沒有子嗣的……

    沒有孩子……對齊懋生意味著什麽。沒有人比顧夕顔更清楚。

    突然間,她心灰意冷,無心戰,躺在了床上。

    齊懋生一開始還沒有查覺到她地不對勁。

    二月中旬,沈家和鄭家聯袂派了一個信使來,想請齊懋生在廟堂上支持他們,讓鄭言回梁地待疾,齊懋生婉轉地拒絕了。但卻讓齊潇暗中送了若幹把燕地特有的鋼刀和幾十匹駿馬。

    到了五月間,晉國公派了信使來,想大量購買燕地馬騎。朝庭在這方面是有限制的,燕地每年所産馬匹均要登記造冊,按照一定的比例上貢熙照,只是這幾年管得松了一些,漸漸有些失控了。但國公府之間私下賣買,也是一項不輕的罪名。

    可今天晉地糧食豐産,出手極大方,齊懋生也不由得有幾份動心,整個五月至七月間,都在偷偷地運籌此事。

    等他發現顧夕顔在他面前也無法掩飾郁色的時候,他才驚覺顧夕顔的消瘦。

    幾個月的隱忍,顧夕顔也到了極限,不由就伏在齊懋生懷裏大哭了一場。

    齊懋生卻沒有想那麽多。安慰她:“年紀還小,這種事情常有。”話雖如此,但他還是調整了自己去西北大營地日子。

    就這樣,直到大雪覆山的時候,顧夕顔還是沒有任何動靜。

    魏夫人把齊懋生叫了去。

    第一次,母子倆相對無語。

    魏夫人沈默半晌,讓齊懋生把多寶格上的那個玉桃石料盆景搬到梨園去:“父親親自到棲霞觀裏找當時的紫霞道姑開過光的……帶過去,把它擺到們床頭。”

    齊懋生皺著眉抱了那個玉桃石料盆景回了屋。卻正好看見床頭放著一碗冰涼的湯藥。

    這段時間。趙嬷嬷一直在給顧夕顔調理身體。

    “怎麽了?”齊懋生柔聲地坐在了床緣邊,“是不是藥苦。我讓嬷嬷給加一顆楓糖好不好?”

    望著目光柔和的齊懋生,顧夕顔的眼淚忍不住湧了出來。

    她恐懼地撲到了齊懋生地懷裏,緊緊地抱著齊懋生的腰:,無助地喊著齊懋生的名字。

    齊懋生抱著全身發抖的顧夕顔,沈聲道:“別哭了!等開了春,我們光明殿敬香去……實在不行,我陪走一趟盛京的棲霞觀……”

    “,去盛京……”顧夕顔滿臉是淚地望著齊懋生,震驚地道,“不行,不能去,不不能去……”

    齊懋生笑著親了親她的面頰,低聲道:“我們倆人偷偷去,不讓他們知道……不是總想和我偷偷出去玩嗎?”

    “不,不,不,”顧夕顔堅決反對,“這是兩碼事……”

    兩人正說著話,就聽見外面墨菊禀道:“少夫人,蒜苗胡同的魏姨娘來給您請安了!”

    顧夕顔怔了一會兒,這才反應過來,這個魏姨娘,是指二月間嫁給齊潇了地夏晴。

    夏晴是魏家的家生子,祖上早就跟著主子姓了魏。

    她忙擦了臉上的淚,露出一個笑臉來:“讓她進來吧!”

    齊懋生又親了顧夕顔的面頰一下,道:“夏晴來了,要不要把貞娘也叫來。們打打葉子牌,免得無聊。看,天天窩在屋裏,瘦得不成樣子了……”

    顧夕顔不想駁了齊懋生的好意,可自己的確也沒有打牌的心情,就嬌笑道:“好啊,原來是嫌棄我瘦了……”

    齊懋生見顧夕顔又恢複了笑容,心裏覺得亮敞了不少,語氣暧昧地逗她:“我什麽時候嫌棄了。天天晚上服伺……”

    這話當然有點誇張。

    只是,自從齊懋生不再按照趙嬷嬷的單子避開房事後,他們之間地關系慚慚趨于平和起來,溫情地時候多,激烈的時候少。這樣的頻率,正好合了顧夕顔的喜好,兩人之間的纏綿反而更盛從前。

    顧夕顔就紅著臉捶了齊懋生的肩膀一下:“快別胡說了,夏晴要進來了。”

    齊懋生收斂了笑容。正襟危坐在炕上,等夏晴給他請了安,他轉身就去了勤園。

    夏晴如今已經有四個月的身孕了,因穿著有些厚的冬衣,而且行動很靈巧,根本就看不出來。

    齊懋生走後,她就坐到了顧夕顔地身邊,朝著一旁地翠玉呶了呶嘴:“我和少夫人有話說。”

    夏晴雖然是齊潇的姨娘。但還經常會回來給顧夕顔問安。有時候是一個人來,但大多數地時候,都是和鄭氏一起。她在鄭氏面前言詞謹慎,舉止乖巧,鄭氏好象很喜歡她。有一次,還在顧夕顔面前誇獎夏晴:“模樣好,性情也溫順。爺心裏也很喜歡。”

    顧夕顔就半開玩笑半認真地道:“心裏就不酸啊!”

    鄭氏歎了一口氣,笑道:“酸有什麽用。難道象四嬸似的,硬生生地逼出一房平妻來。”

    顧夕顔奇道:“四叔認了,家裏的不認,那四喜胡同的還能怎樣不成!”

    鄭氏笑道:“是不知道,四叔如今已經開始將名下的産業繼繼續續地過到了那邊地兒子身上,四嬸這才不管不顧地嚷開了的……要不然,也不會僵到這一步。”

    顧夕顔也好奇起來:“可見過四叔的那位外室。”

    鄭氏搖頭:“沒見過。不過,看樣子是極有手腕的。聽說,四嬸還上門鬧了一次,最後四叔大半年就宿在那裏沒回去,最後還是齊滿出門把他爹給請回來的。”

    齊滿,堂兄弟裏排行第十二,比齊潇只小半歲,是他四叔齊炻的嫡長子。

    翠玉聽見夏晴的話,就看了顧夕顔一眼。

    顧夕顔回過神來。笑道:“們下去吧!”

    翠玉就露出一個勉強的笑容。和嫣紅一起曲膝給夏晴行了禮,然後退了出去。

    夏晴看見屋裏沒有人了。就從懷裏掏出了一個五彩地流蘇,真誠地道:“少夫人,這是我上次陪三爺去白州的時候在那裏的光明殿求的,說很靈的,把當挂在東邊的帳角上,肯定有用的。”

    顧夕顔一怔。

    難道家裏地人都知道她沒有身孕的事的嗎?

    顧夕顔勉強地笑了笑,著接了過來。

    夏晴見顧夕顔並沒有露出高興的模樣,就有些誠恐地道:“少夫人,要不,我幫您挂起來吧!”

    顧夕顔笑道:“就身子骨,還給我挂起來!”

    夏晴紅了臉,喃喃地道:“那,那我去叫杏雨去!”

    顧夕顔笑著拉了她的手:“是雙身子的人,快坐下吧!”

    夏晴笑道:“不敢多坐,東西送到了,我也安心了些,馬上就要回去了。紫鸾昨天堆雪人,受了涼,有些發熱,我怕姐姐一個人照顧不來,早點回去,幫著照看一下也好。”

    顧夕顔點了點頭,輕聲地道:“,在蒜苗胡同,還習慣吧!”

    夏晴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幸福的光采:“姐姐和爺對奴家都很好!”

    婚姻猶如飲水,冷暖自知。

    看來,夏晴是真瞧上了齊潇,顧夕顔見狀,也蘀夏晴高

    她欣慰地點了點頭,然後讓翠玉送了夏晴出門。

    自鳴鍾滴滴答答的鍾擺聲清晰可聞,更顯得屋子裏靜谧幽沈。

    顧夕顔望了望手中那個五彩流蘇,又擡頭望了望自己東邊帳角上挂著的兩個一模一樣地流蘇,臉上不由流露出了苦澀的微笑。

    帳上挂的,一個是齊懋生送的,一個是崔氏送的,看來,有心人都應該知道了。

    大家在評論區的留言,吱吱都看到了。不知是什麽原因,評論區有時登陸不上,所以沒有及時給大家回複,還請大家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