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齊懋生苦笑起來:“李氏學說?”

    顧夕顔點了點頭。

    這一刻,顧夕顔無比感激曆史上曾經出現過李朝陽這個人,她至少不必爲自己這些思想的來源說越來越多的謊話。

    齊懋生臉上的表情漸漸變得肅穆起來:“夕顔,我知道的心意,我也盡量的照著的要求做了,可也要站在我的立場上爲我想一想。李氏學說也好,古夏文化也好,對我來說,只要是適應我的需要,我都願意學習、接受甚至是效渀。可在人際交往中,我們卻必須遵守大多數人都接受的,獨立特行,就會被人排斥在外……這麽簡單的道理,以的聰慧,應該很清楚才是……”

    顧夕顔垂下了頭。

    齊懋生歎了一口氣,握住了顧夕顔的手:“可別再發脾氣了!”

    顧夕顔低低地“哦”了一聲,喃喃地道:“其他事都可以,就這件事,不可以!”

    齊懋生就想起她對端娘嚷著“不如舀根繩子把我給勒死了算了”的話來,不知道爲什麽,心裏一樂,就“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顧夕顔聞聲擡頭,望著齊懋生滿臉的笑意,立刻淚眼汪汪起來。

    齊懋生一看不妙,忙道:“那好,我們就說定了,除了這件事,其他的事,都得照大多數人的規矩來。也不可在別人面前再提李朝陽地胡言亂語了。行不?”

    顧夕顔美美地睡了一個回籠覺,直到練拳回來的齊懋生把她給吵醒。

    然後兩人有說有笑的吃了早餐。

    嬷嬷們撤炕桌地時候,貞娘帶著回紅鸾來給顧夕顔請安。

    紅鸾這段時間進步了不少。看見齊懋生雖然有些瑟縮,但也不再無聲地哭泣。

    齊懋生只是很冷淡地點了點頭,就讓貞娘把紅鸾抱走了。

    顧夕顔就抱怨:“和那孩子說兩句話,就咬了的舌頭。”

    齊懋生望著顧夕顔頸後一團豔麗的吻痕,狡黠地笑道:“不是被咬了舌頭嗎!”

    顧夕顔望著一旁低頭含笑的夏晴,就狠狠地瞪了齊懋生一眼。==

    齊懋生笑道:“只有抱孫的,哪有抱子的!抱就是了……”

    兩人正說笑著,就看見端娘親自端了茶盅進來。都不約而同地打住了話。

    齊懋生喝了茶,起身去了勤園。

    顧夕顔送他出了二門。

    折轉回屋,就看見端娘喜笑顔開地望著她:“爺對可是沒話說,以後可再也不能鬧了。”

    顧夕顔支支唔唔地叉開了話題,跟端娘說起了齊懋生的擔

    端娘面色凝重,道:“爺的擔心是有道理地。夫人是不知道一些內宅的龌龊事……還好現在沒什麽,要是有了身孕,又讓有心的人瞅了空子,這麽一杯茶下去,還指不定會出什麽事。這晚晴軒,也是要好好的整整了……只是我們出手,怕是以後有些閑言碎語的……”

    顧夕顔聽得一怔。

    端娘怎麽就那麽肯定自己沒有懷孕?

    念頭一閃而過,她心略有些不安,好象有什麽東西被自己忽視了,可具體的是什麽,又說不出來,那邊端娘已經開始絮絮叨叨起來,顧夕顔很快把自己心中一閃而過的不安抛在了腦後。

    聽得出,端娘是很想利用這次齊懋生發話的機會把貞娘給趕了出去。說了幾個做法,顧夕顔都覺得不是很妥當。

    “我原是怕懋生太過于信任貞娘,不好出手,現在他有了這話。我還有什麽不放心的。既然懋生根本不知道貞娘的心思,我們何必打草驚蛇。”

    端娘到是很贊同顧夕顔這種做法地:“也是,何必讓她在爺的面前惹了眼……”

    顧夕顔淡然地笑了笑,就叫了秋實進來給她梳頭:“我們去魏夫人那裏串門子去,順便問問她,有沒有什麽合適後選人!”

    端娘笑道:“這個鬼丫頭!”

    顧夕顔狡黠地笑:“家裏多的是長輩,誰裏輪到我做主了!”

    兩人去了魏園,魏夫人正和周夫人在一起說話。看見顧夕顔來了。周夫人很恭敬地站了起來,顧夕顔心中暗暗吃驚。臉上卻不露半分地給周夫人執晚輩禮請安敬茶。

    周夫人對顧夕顔的客氣頗有不安,到是魏夫人,笑道:“她是晚輩,有什麽不自在的。直管坐下來喝杯媳婦茶就是了。”

    周夫人這才有些拘謹地坐了下來,小心翼翼地接過了顧夕顔的茶,喝了一小口。

    顧夕顔進來之前,魏夫人好象正和周夫人說著什麽,魏夫人到也不避諱顧夕顔,繼續著剛才的話題:“那也要管管繁生才是。雖說我們都是姨娘出身,可也不能由著他這樣的專寵……不管怎麽說,娴容總是正經的嫡妻,又沒有哪裏做得不好的。”

    周夫歎了一口氣,道:“我也知道。可娴容這性子啊,也太不對繁生地脾氣了,綿得象什麽似的,沒一點點脾氣,繁生說什麽,就是什麽……我這個做母親的,能說什麽啊!”

    魏夫人聽著,就似笑非笑地望了顧夕顔一眼,道:“讓她帶了碧鸾和紫鸾多往松貞院走走。一來和紅鸾做個伴,二來,她們兩人可是嫡親的妯娌,不比什麽崔氏李氏地,再親熱,都隔著一層。”

    周夫人婉約地笑了笑。道:“紅鸾可好些了!”

    “嗯!”魏夫人笑道,“終于下地走路了,就是不知道什麽時候開口說話。我心裏可愁死了。今天都七歲了,過兩年就要說婆家了,說,她這個樣子,但凡有些骨氣地,不會要,那沒骨氣的,怕是嫁進去了吃得連骨頭都不用吐出來……說。我怎麽就落了個這樣一個不爭氣的……”

    魏夫人和周夫人就象老姊妹一樣唠著嗑,沒有絲毫地防備和警戒。

    顧夕顔吃驚之余,不由地打量了周夫人幾眼。

    許是感覺到了顧夕顔的目光,周夫人回過頭來朝著顧夕顔友善地笑了笑,道:“您就放收吧,這不是還在少夫人嗎?家裏的親眷,都對她贊不絕口。”

    魏夫人的目光就笑盈盈地落在了顧夕顔地身上,謙虛道:“她年紀還小,都虧了們這些做長輩地擡舉……”

    顧夕顔有點意外。

    沒想到魏夫人會以這種與有榮焉的口氣和周夫人客氣。

    周夫人好象一點也不意外,又誇耀了顧夕顔幾句。就起身告辭了。

    魏夫人也沒有多挽留,對顧夕顔道:“代我送送周夫人!”

    顧夕顔低眉順眉地應了一聲,然後送周夫人出去。

    回到魏園,顧夕顔問了問魏夫人這段時間地起居,很快就把話題扯到了紅鸾地身上:“想給她尋個有經驗的養娘,又沒有合適的,家裏的人您都是知根知底的,就想找您來舀個主意。”

    “早該如此了!”魏夫人點了點頭,“照我看,這府裏。沒一個合適的,不如從外面找還妥當些。”

    顧夕顔就笑道:“從外面找,自然是好的。只是我這邊……讓爺插手吧,又怕壞了爺的名聲!”

    魏夫人面色端凝地沈思了一會。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幫著找一個吧!”

    顧夕顔一聽,懸著的心終于落了地。

    她笑容滿面地給魏夫人行禮道謝。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齊懋生這段時間的起居,平時都吃些什麽,穿些什麽,什麽時候睡,什麽時候起,魏夫人都問得仔仔細細地。顧夕顔輕聲慢語地一一回答了。

    魏夫人就滿意地點了點頭。關切地道:“身上可有動靜了?”

    顧夕顔怔了怔,這才知道魏夫人問地是什麽。她眉頭微蹙地搖了搖頭。

    魏夫人低聲道:“要不,幫懋生補補身子!”

    顧夕顔就有些哭笑不得。

    爲什麽魏夫人總是懷疑自己的兒子……就他那身板,還能補啊!

    “您還不如幫我補補……”顧夕顔小聲地嘀咕道。雖然聲音小,但魏夫人還是聽了一個清清楚楚。

    她“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道:“身邊不是有趙嬷嬷嗎,她平時難道沒有給品品脈?”

    顧夕顔一怔,臉上卻不敢露出半分,含含糊糊地應了一聲。

    魏夫人正欲說什麽,寶娘撩簾而入,問魏夫人午飯擺在什麽地方。

    魏夫人就留了顧夕顔吃午飯,顧夕顔掂記著齊懋生,就婉轉地拒絕了,魏夫人卻一改常態,叫了寶娘:“讓人去勤園說一聲,就說我留了他媳婦吃午飯。”

    寶娘笑著應聲而去。

    顧夕顔卻有些尴尬。

    難怪懋生反感魏夫人,要是等會她繼續這話題,自己還真不好應付!

    盡管如此,她還是低聲地囑咐端娘幾聲,讓她回梨園去服伺齊懋生。

    吃飯的時候,顧夕顔就站在一旁給魏夫人布菜,魏夫人擺了擺手:“上炕坐吧,我不講那些的。”

    顧夕顔見她說的誠懇,就半坐在了炕邊,陪著魏夫人吃了午飯。

    魏夫人的飯菜都很清淡,但油水很重,顧夕顔吃得不是很習慣。

    吃完飯,寶娘端了茶進來,顧夕顔就站起來端了一杯茶敬給了魏夫人。

    魏夫人神色惬意地呷了一口,笑道:“那天給我送的薏仁鸀豆百合湯,味道不錯。後來王嬷嬷照著的單子做,可味道就是差那麽一點點……”

    顧夕顔討好地道:“夫人要是喜歡,那我以後經常做些送過來就是了。只是這已是到了秋天,這湯不合宜了,我過幾天做幾道適合秋天的湯品送過來您嘗嘗,看有沒有喜歡的。”

    魏夫人笑著點了點頭,道:“明天夜裏出了什麽事?怎麽還升了明火?”

    松貞院裏就是廚房裏做飯,都是用地碳,不用明火的。

    顧夕顔眼角一跳,笑道:“沒什麽。爺出去喝了酒,回來有些燥熱,睡的有些晚。”

    魏夫人疑惑地望著了顧夕顔一眼。

    顧夕顔大大方方地笑著,讓魏夫人看不出什麽異樣。

    魏夫人目光閃爍,突然道:“這段時間,沒有去賢集院請安嗎?”

    (姊妹們,下午16:00左右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