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段纓絡和顧夕顔不明所以地對視了一眼。

    柳家是燕地百年名門,柳眉兒自幼接受正統的女德訓教,秋桂雖然是貼身婢女,可父母都是柳家的管事,從小就在柳府的內院長大的,說起來,兩人在人情世故上都還很幼稚。

    柳眉兒當初知道自己被送來洪台的原因時,她心裏十分不願意,可經不起母親的痛哭流泣。母親生了六個女兒,父親年紀漸長,家裏的事已慢慢移到了同父異母的哥哥手裏,如果和姨母這邊的關系也淡了下來,母親在家裏的日子可想而知。

    今天早上四平偷偷把她們叫醒,低聲地囑咐她們:“以後可再也別提起姑娘到過我們爺內室的事,就是小妾進門還有一頂小轎,看們家姑娘……我這是和們少爺交情好才會背著爺說出這大逆不道的話來。要是們信得過我,就聽我一句,以後和那段、顧兩位姑娘多多親近親近,互相有個憑證。如果有人問起,只說是受了姨母的差遣來給爺送藥了。就是有那多心的人往那方向想,段、顧兩位姑娘也可爲們說道說道,這才不失了姑娘的體面……萬一有什麽不堪的話傳了出去,姑娘這一生就毀了。”

    柳眉兒來到洪台後也覺得有些不對勁,現在聽四平這麽一說,又想到自家哥哥娶嫂子和納妾時的情景,真是又羞又慚又氣又惱,不由抱著秋桂哭了一場。沒想到平日裏對自己如珍似寶的父母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來。還好沒有成事,如果萬一……自己連個通房地都不如。到時候可真如四平說的,一生就毀了。要麽三尺白绫自我了斷了,要麽就到姑子觀裏去守著青燈過一輩子。

    秋桂也怨著自己的老爺夫人。難怪當初要姑娘過來而不是讓和少爺同父同母的四姑娘過來,怕就是防著這一著吧。她不由也陪著掉了半天眼淚。

    兩人眼睛都哭腫了。互相用冷毛巾敷了半天臉,又細細地梳洗了一番,商量著想趁著中午地時候來段、顧兩位姑娘這邊走動走動,大家互相熟悉熟悉,一起吃個飯,也好親近親近。首發

    但現在看見段、顧兩位眉來眼去的模樣,秋桂心中不由暗暗擔心起來。

    難道這兩位姑娘也有什麽隱情不成!

    柳眉兒那裏卻沒想那麽多。

    她聽說顧夕顔不是魏夫人叫來的,心情就好了很多。

    姨母畢竟還沒有把事情做的那麽出格,沒有象自己想象的那樣,把魏家親戚裏頭適齡的姑娘都叫到洪台來讓她的兒子選。自己也沒有那麽的不堪,和那楚樓秦館的小姐似的被人挑來撿去地……

    段纓絡眼尖,進屋的時候就看見了顧夕顔鎖骨旁已變成了淡淡紫紅色的印迹。如今當柳眉兒和秋桂的面,她的心懸得高高的,生怕顧夕顔還露出什麽破綻來。

    “這屋裏亂糟糟的,兩位姑娘到外室坐會吧!”段纓絡把柳眉兒和秋桂往外室引。

    柳眉兒知道這是要給顧夕顔梳洗地時間,笑道:“我和秋桂在外面坐會兒。伏伺們姑娘盥洗吧!”說完,帶著秋桂去了外室。

    段纓絡忙將落地罩旁的帷帳放了下來,悄聲地問顧夕顔:“要不要讓婆子們送熱水來洗一洗。”

    顧夕顔臉色一紅:“不,不用!”一邊說,一邊慌慌張張地穿了那身雍腫的粗布衣褲。

    段纓絡看著顧夕顔那身爲了抵禦寒風顔色暗啞做工粗糙的衣裳。想開口請她換一套,但看見這身衣服能把她掩得嚴嚴實實的,又把到嘴邊地話咽了下去。

    比起漂亮來,這個時候名聲對顧夕顔更重要些。

    幫著顧夕顔草草地梳洗了一番。段纓絡輕聲道:“自己收拾被褥吧,我去給柳姑娘上茶。”

    顧夕顔紅著臉低低地應了一聲。

    段纓絡剛撩開帷帳又折了回來,低聲地道:“如果覺得累,就把不要緊放在一邊……”

    顧夕顔臉紅得都快滴出血來,她白了段纓絡一眼:“快去忙的吧!”

    盡管如此,段纓絡還是躊躇了一會才出去。\\

    昨天又沒有真的發生什麽事。當然不會留下什麽。只是那件由墨菊特制的亵衣,顧夕顔不知道放在什麽地方好。

    想了半天。她把它揉成一團塞進了大棉衣地內口袋裏。

    反正這棉衣很雍腫,再加點東西,別人也一樣看不出來。

    收拾得差不多時,段纓絡不放心,找了一個借口進來看。見顧夕顔雖然手腳很慢,但也沒有表現得太吃力的樣子,不心暗暗放下心來。

    顧夕顔卻對段纓絡的關心很感激。

    不管怎麽說,在這種情況下她們必須同心協心共度難關才行。

    柳眉兒比顧夕顔她們早三天到洪台,一進來就被安置在這院子裏住了下來,一是初來乍到不好意思到處走,二來是這裏好象防守很嚴,沒有人搭理她們,二門的角門常鎖著。但她們對這裏的情況總比顧夕顔要熟悉些。等顧夕顔梳洗完畢出來見她們的時候,柳眉兒就提議大家一起吃午飯,顧夕顔也有心和柳眉兒結交,自然是很高興地應承了。

    兩屋之間地小角門後面果如顧夕顔猜測地那樣有個小小的院落,裏面住著四、五個粗使地婆子,負責茶水和這院落的飯菜,她們原都在這府衙裏當差,洪台被占時沒得來及逃走,被燕軍發現後就拘了起來。三天前才被帶到這院裏來當差的。幾個人這幾天都戰戰兢兢的,生怕一個不小心丟了性命,舀出了渾身解術當著差。一聽說前院地女人們要吃東西,幾個人七手八腳地將早就准備好的菜肴端了出來。

    飯桌是設在客廳的,幾個婆子先上了四個冷盤,鸀豆芽拌蛋皮絲、白斬雞、酸鴨掌、五香鹵斑鸠。然後上了八個熱菜,八寶肚、芙蓉羊肉片、花紅兔丁、梅子蒸排骨、口磨燴雞腰、水晶蝦仁、鲫魚蒸蛋羹,最後端了一個狗肉火鍋和四個小柳筐上來,柳筐裏分別裝著開花饅頭、山藥餅、千層糕、翡翠燒麥四種主食。滿滿的擺了一桌。

    柳眉兒和顧夕顔分別坐在了方桌地東、西面,段纓絡很自然地坐在了顧夕顔的旁邊,把個秋桂看得眼睛珠子都差點瞪了下來了可惜一向被人當姑娘伺侍慣了的段纓絡卻還沒有自知之明。

    顧夕顔不由“撲哧”一笑,想起了在紅裳時自己讓她打賞仆人她也是這樣無動于衷最後讓人誤會她才是主子!

    氣氛立刻變得古怪起來,柳眉兒和秋桂臉上都流露出不自然的表情來。

    “柳姑娘,可別誤會。”顧夕顔知道自己這一對“主仆”實在是太搞笑了,忙解釋道。“我們家的情況是不了解。說是婢女,那是段姐姐和我謙虛,如果沒有她,我早就丟了性命了,說起來,段姐姐還是我的救命恩人呢?”然後她亂編了一個故事,把段纓絡塑造成了一個武藝高強、重誠守信的奇女子。因爲曾經無意間被魏奂救過一次性命,就自願爲婢照顧魏奂的家人,也就是自己。魏家家境,她不僅千方百計養活自己,而且還在舅舅去世後不離不棄。冒著生命危險千裏迢迢送她到洪台來認親……

    柳眉兒和秋桂被這故事感動的眼淚汪汪。

    “所以我和段姐姐之間不是普通的關系,我也從不和她講那些虛禮。”

    “理應如此,理應如此。”柳眉兒連連點頭,“段姐姐。可真了不起!難道國公爺和說話都是和顔悅色地。”

    把段纓絡說的臉都紅了起來。

    顧夕顔心裏偷笑,臉上卻正色地道:“柳姑娘,相逢即是有緣。這裏又沒有外人,我們也不要那麽講究了,就讓秋桂和我們一桌吃飯吧!”

    “我怎麽能和段姑娘比呢!”秋桂忙推辭道,“我站在一旁給姑娘們布菜吧!”

    “秋桂。”柳眉兒也開了口。“就坐下來和我們一起吃飯吧。這裏沒有其他人,我們都不要拘那些俗禮了。”

    長期的生活行態影響著思維。秋桂無論如何都不同意,最後還是顧夕顔把她按在了椅子上:“和就段姐姐做個伴吧,要不然,段姐姐也會覺得很尴尬的。”

    引發這場風暴的段纓絡也忙在一旁幫腔,四個人這才安穩地坐了下來。

    因爲這個故事,柳眉兒主仆對段纓絡的態度明顯有所改善。

    柳眉兒用烏木鑲金的筷子挑了一指甲塊大小地兔丁放在了段纓絡的碗裏:“段姐姐,嘗嘗!”

    段纓絡風輕雲淡的臉上也不由閃過幾絲不自在。

    柳眉兒的食量很小,每樣菜都只是象征性的吃了一兩口,秋桂還有點拘謹,很少夾菜,匆匆吃了兩個饅頭就說吃飽了,早早下了桌去給她們煮茶去了。顧夕顔則顧忌著自己地腸胃,不敢放開肚子吃,只用了幾塊山藥糕就放了筷子,到是段纓絡,好好的吃了一頓。看得柳眉兒直羨慕:“段姐姐不虧象書中所寫的奇女子,就連吃飯都比我們爽利。”

    顧夕顔強忍著才沒有笑出來。

    吃過了飯,顧夕顔請柳眉兒她們到內室的炕上喝茶。

    天氣寒冷,有女伴一起說說話也是好地。

    柳眉兒沒有拒絕,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有人說說話,免得胡思亂想的。她在秋桂的服伺下上了炕。

    到是段纓絡,趁著她們進屋的時候偷偷拉了顧夕顔落到最後面,指了指後院那些粗使婆子住的地方:“我去拜老師去。”

    “拜老師?”顧夕顔有些不解。

    段纓絡苦笑:“我現在這個樣子,就是不谙世事的柳姑娘都看出不對勁來,要是去了燕國公府,那還不得壞事。到時候,我怕國公爺要了我地命去!”

    “那到不至于。”顧夕顔心裏也覺得段纓絡沒有什麽“表演”地天賦,笑道:“不過小心點總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