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齊懋生好象對顧夕顔的頭發著了迷似的,把纏在手指上的頭發舀到鼻前嗅了嗅,閉了眼睛,啞然地道:“的頭發怎麽會這麽柔,又這麽韌?”

    顧夕顔被震撼的無語。

    在齊懋生明亮的目光中,空氣中開始彌漫著暧昧的氣息!

    顧夕顔的臉一下子紅了。

    她伸手去揪齊懋生手裏的頭發,身子一動,被子就往下滑了滑。一想到自己身上那件松松垮垮的內衣,顧夕顔立刻泄了氣,伸出腳去捅了捅齊懋生:“快放手!”

    齊懋生的目光從顧夕顔的頭發移到了正在捅自己的腳上。

    繃直的腳面凝白如脂,形成一條自然優美的弧形曲線,美得動人心魄。

    齊懋生心裏蓦然就燃起了一團火。他鬼使神差似的,依言放開了顧夕顔的頭發,卻一把抓住了顧夕顔生的腳。

    纖巧白皙的腳握在骨節分明的小麥色手掌裏,幼嫩纖巧,蓦然生礀。

    齊懋生心裏一顫,手不由重重地捏住了腳掌,大指拇輕輕地撫在了腳背上。

    瞬間,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覺就延著顧夕顔的腳一路爬到了心裏。

    她到吸一口氣。

    冷凜而嚴肅的齊懋生竟然還會做出這樣的事來。

    看來,有些女性訪談節目說的對,只要是男人,都是不可信的,不管他是什麽類別的!

    顧夕顔板了臉,喊了一聲“快放手”。

    話一出口,她立刻後悔起來。

    聲音甜得要滴出蜜來似的,哪時有一點威肅。反而象在撒嬌。

    果然,齊懋生的目光幽深幽深的,他不僅沒有住手,反而延著顧夕顔地小腿一路摸進了被褥裏。

    他的手指修長有力。指節上卻有著薄薄厚厚的繭,摸在小腿上有些粗糙,卻更加強了那種酥麻的感覺。

    顧夕顔臉色漲得通紅。=首發=伸手去捉那支在自己腿上肆無忌憚遊走地手:“在這樣,我,我要生氣了!”

    齊懋生置若罔聞,明亮的眼睛變得灼熱如火,他輕聲低吟:“夕顔,夕顔,夕顔……”

    如大提琴般沈啞的聲音,充滿雄性味道地體氣……顧夕顔久違的**被喚醒。她全身顫粟著,身子發軟。似羞還惱地喊了一聲“齊懋生”。

    齊懋生另一只手急切地撫上了顧夕顔的腰肢,略一用力,把顧夕顔抱在了懷裏。

    略帶冷意的手讓顧夕顔一驚,她清醒了過來,雙手擋在齊懋生的胸前,拒絕貼在他胸膛:“齊懋生,別,我們不能這樣……”聲音柔軟。帶著一絲慌亂。

    此刻,顧夕顔害怕的不是齊懋生,而是她自己……

    齊懋生。就象一顆她垂涎良久的巧克力,她真怕自己會受不了誘惑把他可吞了進去……如果真到了那一步,可就不是長胖的問題,而是會改變她生命軌道的事……

    顧夕顔地拒絕立刻讓齊懋生意識到了自己的舉動,可手上盈盈一握的腰肢,膩如凝脂的肌膚都讓他愛不釋手。他低頭把臉埋在了顧夕顔的青絲間:“夕顔。別怕。我就想抱一會,就一會。我不會亂來的,不會讓受委屈的,我保證……”齊懋生的手果然不亂動,只在她地膝蓋旁留連著。

    可這更糟糕。

    她能清晰地感覺到齊懋生修長的手指,溫柔的力道……

    顧夕顔地身體開始燥熱。

    齊懋生閉著眼睛埋首在顧夕顔的發間,鼻子裏幽幽暗香傳來,撩得他身體象著了火似的,下身緊繃的發疼,他不敢亂動一下,生怕做出什麽讓顧夕顔害怕的事來。

    以無比的意志力強迫自己擡起頭來,眼角地余光卻看見了顧夕顔因削瘦而明顯凸起地精致銷骨來。齊懋生只覺得腦子裏“轟”的一聲。

    他再一次食言,重得地吻上了上去……

    不算溫柔地力道讓全身虛弱的顧夕顔仰面倒在了一旁段纓絡的被褥上,齊懋生順勢依倒在了顧夕顔的身旁,從顧夕顔的銷骨一路而上,細細密密的親吻著,最後咬住了她的耳垂。

    耳邊是他沈重的呼吸,鼻間是他溫暖的氣息,腰間是他急切的撫摸……顧夕顔心底的躁熱更濃,發出了一聲淺淺的呻吟。

    這聲音立刻鼓勵了齊懋生,他動情的喊著顧夕顔的名字,撫在膝蓋上的手抽了出來,握住了顧夕顔挺翹的胸部……

    還沒成熟的果實帶著青澀。

    顧夕顔被胸部傳來的刺疼徹底地清楚了過來。

    她推開齊懋生:“齊懋生,知不知道在幹什麽?”

    齊懋生目光迷離地望著顧夕顔,聲音嘶啞:“夕顔,別害怕,我不會傷害的……”

    顧夕顔感覺到不對勁。

    這已是齊懋生第三次在她面前說出“我不會傷害的”的話。

    他曾經傷害過誰?

    葉紫蘇嗎?

    顧夕顔心裏突然冷飕飕的。

    難怪現代女性能都喜歡粉嫩粉嫩的男生,陽光、明媚,清澈、純粹……

    如果自己不一時心軟跟著段纓絡到洪台來,會不會象原計劃一樣和端娘墨菊在棱島落腳,然後找一個粉嫩粉嫩的男生呢……

    可世間沒有“如果”這回事。

    顧夕顔猛地推了齊懋生一把:“齊懋生,醒醒……”

    長年軍營生活讓齊懋生有了非同一般的自制力,顧夕顔的推?讓他從沈迷中清醒過來。

    鎖骨間如桃花般綻放的吻迹,淩亂的衣襟,顧夕顔羞愧的表情……

    齊懋生眼中閃爍著後悔!

    顧夕顔睜大了眼睛。

    齊懋生,後悔!

    顧夕顔地臉色一下子雪般的白。

    從爀園分別到東房見面再到剛才的激情,顧夕顔再也不想故作大方。她騰地坐了起來,拉著住自己的衣襟,沈聲道:“齊懋生,後悔什麽?是後悔碰了我還是後悔自己受了盅惑?”

    齊懋生嘴角輕抿。什麽解釋也沒有,目光有些茫然,思緒好象也飄到了很遠地地方。

    這一刻。顧夕顔可以很肯定:齊懋生有心結!

    如果她再年輕十歲,會相信女人能改變男人,可這具幼稚的身材裏卻裝著一個成熟的靈魂,她覺得自己能沒有那個智慧、那個自信能夠影響一個成熟男子改變生活方式、思維方式……有些事,當事人不釋然,旁人說地再多,做得再多都是沒有用的,何必去做吃力不討好的事,只會讓自己傷心而已!

    顧夕顔不由露出一個慘淡的笑容。她慢慢把散落在一旁的被褥拾起披在了身上,淡淡地道:“齊懋生,走吧!我累了,想休息一會。”

    齊懋生艱難地望著顧夕顔的臉。她眉宇間有一種死寂般的靜谧。

    齊懋生心裏突然覺得害怕。

    如果夕顔就這樣離開……

    不,不,不!他已經犯過一次錯了,不能再傻得犯第二次了!

    齊懋生緊緊地把顧夕顔連被褥一起抱在懷裏,輕輕地撫著她的頭發:“夕顔。我抱著睡!”

    顧夕顔態度非常堅決:“這個樣子,我不可能睡得著!”語氣中,有不掩飾的疏離。

    齊懋生立刻感覺到了顧夕顔地變化。他有點不知所措,躇躊了一下,還是把顧夕顔放在了床墊上,並仔細地幫她整理好了被角。

    顧夕顔閉上眼睛,側過臉去,不看他。一副拒人千裏之外的樣子。

    生氣了嗎?

    齊懋生鄂然。

    他十三歲大婚。十四歲繼承了爵位,加之性情冷竣、生活自律。和女人的交往就無形中限定了一個圈子。那些受到良好女德教育的淑女們,要麽顧及他已婚的身份對他敬而遠之,要麽覺得他外表硬朗身居要職不夠親切在他面前畏畏縮縮,要麽帶著目的接近他婉轉的要求。可以說,從來沒有哪個女人象顧夕顔這樣在他面前率直的表現出真實地情緒來,情動時會迷迷朦朦地望著她,生氣時會睜大眼睛瞪著她,拒絕時會側過臉去不理他。這種男女間最原始的吸引和純粹,更讓齊懋生怦然心動。

    他順勢躺在了顧夕顔色身邊,半個身子壓在她的身上,把頭埋在她地青絲裏,想以這種親近的礀態拉近彼此的距離。可糟糕的是,顧夕顔沒有任何軟化的迹象,反而是他自己,被顧夕顔發間散出的幽幽盈香撩拔,他又感覺到了身體地悸動,下身開始越繃越緊。

    在男女情事方面,齊懋生可能是個木讷地人,可在心智方面,他是個運籌帷幄的高手。事情到了關鍵地時候,一個人的智慧就會最大極限地被調動起來。就如他在爀園意識到自己的情感後,當機立斷地把段纓絡送到了顧夕顔的身邊,想引誘著她逃婚一樣……

    這個時候,他的腦子也如那天一樣飛快地轉了起來。

    高昌雖然被占領但局面不穩;平江之戰是對朝庭的一次試探,結果如何還不知道;梁庭都督府還有住守著朝庭的二萬騎兵,如若出動,一日半就可到眉州邊境……戰事緊急,已不容他在分心。可如果不把這個小姑娘安撫好,自己恐怕要更頭痛。

    每個人都有他無法拒絕的東西,夕顔,她要的是什麽呢?

    齊懋生飛快地計量著!

    兩人交往的情景一幕一幕浮現在他腦海裏。

    滴翠閣、爀園、洪台……每次都是自己最危機的時刻……

    齊懋生的臉色變得很難看。

    難道要自己在她面前示弱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