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播放平台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http://www.langleymontessorischool.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播放平台html小明免费播放平台
    第二百八十七章風雨yu來(一)

    紅yù嫁後沒幾天,高姑姑也來辭行。讀看看網更新我們速度第一)??5????本書章節^諾^書^網^^看免費提供^^

    顧夕顔望著她滿頭的白頭,真心地留她:“姑姑不如就留在府裏養老吧!hūn裏雖好,但年紀大了,身邊總要有人照應是。”

    高姑姑淡然地笑:“說起來,我年紀的確大了,還真想向少夫人討個恩典,留個人在身邊。”

    是想爲趙嬷嬷出面嗎?

    自從hūn裏回來,顧夕顔這邊就按照齊府的舊例請了三個燕地的名醫在家裏,有個什麽頭痛腦熱的,也是三名大夫一起會診,趙嬷嬷閑了下來,顧夕顔就時不時地派她出去給龔府的孩們看看病,她醫術不錯,據韓氏說,經常是yà到病除。

    顧夕顔微笑著:“高姑姑說說看,只要合適,我一定盡心達成姑姑的願望。”

    高姑姑了然地笑:“我想讓嫣紅在我身邊服伺幾年,等我百年歸山了,再讓她回來服伺少夫人。意下如何?”

    先前兩個人相處的好,顧夕顔是知道的,只是沒有想到高姑姑竟然這樣的喜歡嫣紅。

    顧夕顔就喊了嫣紅來,問她的意思。

    嫣紅也有點意外。

    顧夕顔心裏略安。

    看來不是事先商量好的了。

    她的語氣變得和煦起來:“跟了我這幾年,是知道我的脾氣的。我一向鼓勵們要學一技之長安身立命,這也是個機會。要考慮清楚了。”

    嫣紅只思忖了片刻,道:“那我還能回來嗎?”

    顧夕顔笑道:“那是自然。只要願意,齊府的大én永遠爲敞開著。”

    嫣紅聽了,大大地松了一口氣,忙不叠地點頭答應了。

    墨菊知道後,哭了一場。

    魏家地幾個丫頭,各有各的際遇。本書實時DU58сΟ如今留在顧夕顔身邊的,只有杏雨、雲裳了。自己和紅yù雖然在府裏當差,可畢竟是有了自己的家,以後還能不能繼續象這樣在少夫人身邊服伺,誰也說不准。

    高姑姑離府的那天,天氣晴朗,萬裏無雲,嫣紅抱著藍布包袱。(請記住讀看看網的網址俏立在車轅旁向大家揮手。

    四平落寞地站甬道的拐角處,望著馬車辘辘遠去。

    他的年紀也不小了,不再適應在內院、外院間來來去去了,放出去,也就是這一兩年地事了,四平這個名字,也要換人來叫了。

    只不過等到那時,嫣紅可還記得自己這個人。

    離別的傷感隨著時間漸漸淡去。進府地四個丫頭在杏雨的指點下已開始在梨園當值。到了十月中旬,熙照那邊有诰書來,封了皇後方氏所生嫡爲皇太,大赦天下。

    皇上獨寵皇貴妃余氏,已是朝野盡知之事,現在突然封了只有五個月大的嫡爲皇太。想來是政治角力的結果吧!

    聽到這消息的顧夕顔只是愕然了片刻,她現在太忙了,沒有時間過多的考慮這些事情。

    暾哥已經有五個月大了,別人的孩怎樣,顧夕顔不知道,但暾哥已經能自己翻身坐起來了,所以稍不留神,他就從這邊滾到了那邊。不僅如此,他地好奇心還特別的重,看見什麽東西都要抓到手裏看一看。然後塞到嘴裏嘗一嘗。一不如意,就嚎啕大哭。

    顧夕顔盡量地滿足他的要求。抱著他反複地告訴他認東西。

    盡管她huā了很多的jīn力,可暾哥喜歡和魏夫人一起玩,被抛得高高的然後輕輕地落下來,被抱著在梅huā樁上轉悠,都是他非常喜歡的遊戲。

    因爲風吹在身上已經有了寒氣,魏夫人就不讓她們去給自己請安了,改成每天一早魏夫人來梨園看暾哥了,暾哥好象已經會認人了,一看到魏夫人,就扭著身朝她哼哼,誰也不要,魏夫人得意得不得了,看得顧夕顔心裏酸溜溜的。本書實時DU58сΟ

    不過,進入了冬季,她的事情也多了起來。

    顧夕顔當家之初,就給各個管事定了職責地,到了這個時候,是兌現的時候了,她和紅yù、墨菊到各個院裏去檢查了,然後根據大家的完成情況把優劣的名次公布出來,也把對大家的獎勵公布出來了。

    一石擊起千層làn,有人歡喜有人憂。還因此有人找到了魏夫人那裏,魏夫人眼睛一瞪,道:“我又不管這些,找我有什麽用!”

    來人讪然而去,魏夫人卻又找了顧夕顔來:“少折騰折騰吧!有這功夫,還不如把暾哥的nǎ掐了,想辦法把懋生叫回來……們這樣隔山隔水地,還是小心點,免得後悔也來不及!”

    顧夕顔真是哭笑不得。

    齊懋生前幾天來信,說沈世雅一路向東,先後占領了隴中郡的岷州、庭州和疊州,如今朝庭囤兵五萬在隴中的西州,正准備和蜀軍一決高低。如果他預料的不錯,這仗估計要打到明年的hūn天,在這之前,燕軍都會暫時駐守在南山郡,他准備回來過年。

    想到這裏,顧夕顔不由低頭看了自己一眼。

    寶娘教的動作還真有些作用,身材好象恢複得不錯。要不然,魏夫人就不會說讓她想辦法讓懋生回來,而是再次挑剔她的腰身了……

    顧夕顔從槐園出來就立刻叫了針線班上的人來做衣裳。

    懋生要回來過年了,自己也要收拾收拾好。說起來,自從懷了暾哥以後,好象很久都沒有仔仔細細地照鏡了。

    就在顧夕顔滿心歡喜地等著齊懋生回來的時候,朝庭突然派了欽差到雍州。

    接旨地是齊潇。

    他神sè凝重地來見了顧夕顔。把聖旨jā給她。

    顧夕顔看了一眼,就怔在了那裏:“封了暾哥做都指揮佥事?那是幹什麽用地?”

    齊潇笑道:“也不幹什麽,就是一個恩職,正三品地武官。”

    顧夕顔就望了一眼坐在炕上正和杏雨搶荷包往嘴裏塞的暾哥:“正三品,武官?”

    齊潇點了點頭。

    顧夕顔汗顔。

    就這小屁孩,從今天開始就是一個正三品地武官了。正三品,那可是顧寶璋想了大半輩也沒有想到了的……

    齊潇並沒有多做停留。逗了逗暾哥,就轉身去了勤園。

    顧夕顔拿著那聖旨。把它jā給了端娘,抱著暾哥去了魏夫人那裏,把這算是喜訊的事情告訴她。

    等顧夕顔從槐園抱著孩回來,就看見四平躲躲閃閃地在二én。

    他可能沒想到會碰到顧夕顔,所以看見顧夕顔地時候,他很明顯地怔了怔,然後lù出了一個刻意的討好笑容給顧夕顔行了禮。喊暾哥:“世爺,您現在可是正三品地大人了。”

    顧夕顔目光璀璨,喊了四平進去說話:“欽差還沒有走嗎?”

    四平笑道:“嗯,三爺負責接待呢。”

    顧夕顔笑顔如huā:“都說了些什麽?”

    “哦,”四平說話的語速有點慢,“沒說什麽,就是說爺在梁地立了大功,封了世爺一個正三品的武官銜……”

    “這麽說。是聽清楚那欽差都說了些什麽的了?”顧夕顔淡淡地問。

    “聽清楚了!”四平話一出口,就後悔的恨不得把舌頭吞進肚裏,“我,我也不是聽得十分清楚……”

    顧夕顔笑盈盈地望著他。

    這幾年相處下來,少夫人的脾氣,他多多少少都ō清了一點。

    自己已經說了“聽清楚了”。要不是把知道的全說出來,少夫人要是聽到了什麽風聲,那自己地好日估計也就到頭了。少夫人生不出孩的時候,爺都不願意納妾,怕少夫人受了委屈,何況,現在少夫人誕下了嫡,只怕以後是寵擅專房了……再說了,這種事,瞞得了一時。瞞不著一世。少夫人遲遲早早會知道的……自己不也是不忍少夫人被瞞著,所以站在二én前猶猶豫豫不知如何是好的嗎?

    想到這裏。四平象泄了氣的皮球,認命地道:“還,還說,把建安公主下嫁給,給爺,給爺爲平妻!”

    “給爺做平妻?”顧夕顔不置信地問。

    “嗯!”四平點了點頭。

    自己和暾哥都是得到了朝庭封诰的……熙照明明知道齊懋生已娶妻生,還賜了一個公主……這是什麽意思……還說什麽爲“平妻”……難道就因爲對方是公主,是熙照的貴族,所以奪人之夫後還覺得自己受了委屈,還覺得自己降尊纡貴了……

    心中的怒意立刻象火一樣燒遍了她地全身,血朝頭頂湧去,耳朵裏全是砰砰地血管跳動聲。

    四平望著滿臉通紅,神sèjī動的顧夕顔,惴惴不安地喊了一聲“少夫人”。

    顧夕顔沒有理睬四平,放在炕桌上的手緊緊地攥成了拳,手指的關節白的嚇人。她冷冷地問四平:“三爺是怎麽說的?”

    四平一邊小心翼翼地觀察顧夕顔地神sè,一邊低聲道:“三爺說了,這是爺的家務,他做不了主,要等爺回來了定奪……”

    “是已經下了旨意來,還是來商討這件事!”

    “沒有看見旨意,好象是帶的口訊。”

    “那欽差是怎麽說的?”

    “說,這是天大的榮耀,還說,朝庭賜嫁公主給國公府,這是熙照開國以來第一次……”

    (姊妹們,還債啊,還債,2500月票加!)……

    多手打全文字章節請到【——諾書網——】【-網】,地址: